生日饭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胥得意编辑:解俊
2015-11-25 09:38

朱凡 绘

李龙愣呆呆地看着桌上丰盛的午餐,不愿动筷子,在家最爱吃的东北大米在他的嘴里直打转。坐在旁边的班长悄悄地看着这个入伍3天的新兵。

班长知道李龙在想心事。李龙到底想什么呢?从早晨起来他就像有心事一样。问他身体不舒服吗,他只是摇头不说话。班长心里打鼓,这个南方来的新兵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刚来的前两天李龙不这样,爱说爱笑的,吃饭一顿能吃下两大碗。

这没过3天功夫,他的脸呼啦一下变了,像是川剧的变脸,太快了。

就在班长被李龙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时,排长出现在门口。一向严肃的排长此时乐呵呵地,快步走到饭堂中间,温和地巡视了一圈之后,大声地说:“战友们,今天咱们新战友中有一位过生日,炊事班特地为他做了一份长寿面。他就是李龙,下面让我们鼓掌,祝他生日快乐!”

在掌声中,炊事班长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递到了排长手里,排长又亲手把面条端到李龙面前,然后坐到了李龙的身边。

新兵们不无羡慕地看着李龙,有的班长在一边小声说:“这是咱连的规矩,到了你们过生日的时候,也会有这种待遇的。”

李龙低头吃着面条,还是一直没说话。

新兵渐渐散去,饭桌上只剩下排长、班长和李龙3个人。班长在排长旁边端坐着等李龙吃饭,他还在想着李龙为什么不高兴。李龙吃过了面条,擦擦嘴,看了看排长。

排长解释说,“咱们的条件就这样,离城市远,买不到生日蛋糕。东北过生日都讲究吃长寿面。”排长正兴致勃勃地讲着,李龙的眼泪却流了出来。一看这架势,班长有些急,忙问:“李龙,咋地了?”

少顷,李龙擦了擦眼泪,小声说:“没怎么。以前在家都是妈妈给我过生日,我还以为今年我过不上生日了呢。”

班长忽然明白了开饭时李龙为什么闷闷不乐,原来他是在想过生日的事呀。

李龙回到班里情绪明显好多了,不出1个小时,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没过多久,李龙向班长请假给家里打电话。

电话接通,李龙毫不避讳的家乡话一连串地在走廊里回响。李龙觉得班长和战友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声音也显得没有多少顾忌,不知为什么还和家人在电话里吵了两句。路过的排长,愣愣地看了李龙一会儿,便走开了。

转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排长站在饭堂中间,脸上挂着微笑说:“今天我们排有个新战友过生日。”排长的话一出口,班长们就议论开了,“怎么又有人过生日了,统计生日时没弄错吧?”“是不是有人也想吃长寿面了?”

“按照他们家乡的习惯,过生日时要吃蛋炒饭。现在我们补做了一份蛋炒饭。下面,我们祝他生日快乐!”

正在大家还在疑惑是谁时,排长端着蛋炒饭走到了李龙面前。新兵们看得有些愣神,继而又报以热烈的掌声。

李龙感动地望着排长,一直等战友们都走出了饭堂,他才把蛋炒饭吃掉。让排长和班长吃惊的是,吃过饭,李龙的眼圈又是红红的。

排长问,“李龙,你最讨厌吃面条,中午你就不吃呗,干嘛非要难为自己?”“不吃?”李龙迟疑地看了看排长,“不吃多扫兴呀。你们费了那么一片苦心。”

“那吃了蛋炒饭,你还哭啥?”班长忍不住急着问。

“中午,我打电话跟我爸说了吃面条的事。老爸告诉我,无论面条好不好吃,都是连队关心新兵的一种方式。你是一个兵了,哪怕你最不喜爱吃面条你也要吃下去。今天下午,我一边训练一边想着老爸说的话,突然觉得中午的生日面真好吃。”李龙讲得有些动情,“可是,我没有想到,晚上,连队又特地为我做了蛋炒饭。一下午我已经想通了,一定要努力适应环境,改变自己。”

排长的手轻轻地在李龙的头上拍着,“李龙,在部队这么多年,我已经感觉到面条非常好吃了。每年过生日,如果不吃一碗就好像缺少什么似的。”

李龙吃惊地抬起头,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排长,他没有想到,眼里噙着泪花的排长,竟讲着和他一样地道的家乡话。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