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一部厚重的教科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马誉炜编辑:解俊
2015-11-23 08:52

得知《解放军报》举办“我与军报·纪念创刊60周年”征文活动,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回眸入伍近40年的路程,同全军官兵一样,与《解放军报》结下不解之缘。《解放军报》堪称我的大学,我在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里学政治、学军事,学处世、学做人;在这所只有开学日期而至今仍未毕业的大学里,找到了努力方向,汲取到无穷力量。《解放军报》就是一部厚重的人生教科书,伴随着我成长进步,激励着我一路前行。

1976年春天,我从家乡的县文化馆入伍来到部队,读军报成了每天必不可少的精神大餐,每当散发着墨香的军报一到,我总是先睹为快。是军报的“谢顾问答读者”,帮我逐渐适应军营生活,正确对待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难关与问题;是军报的“长征”文艺副刊,给我带来训练间隙的欢乐,陶冶情操,激发勇气;是军报的“思想战线”专版让我增强理性思维,提高思想理论水平;是军报刊载的唐山抗震救灾英雄事迹,指引我在救灾一线奋不顾身、连续战斗,入伍仅半年就火线入党并荣立三等功。在之后担任领导干部的多个岗位上,读报用报始终是我坚持不懈的学习路径和工作方法。尤其是我在某炮兵旅任政委的6年里,旅里成立了读报评报小组,每月编辑一期反映官兵读报情况的《我看军报》专刊,使报纸成为官兵不可多得的“不见面的指导员”,同时也给军报提供了来自基层官兵的建议。解放军报社曾专门在旅里召开“读报评报座谈会”,交流读报用报经验,旅里也多次被评为解放军报读报用报先进单位。后来我到内蒙古边防任职,和班子成员一道,积极协调上级机关铺设通往边防哨所的网络,实现了边防官兵“军报天天看”的愿望,将北京的声音及时传递到基层末端,彻底改变了冬季大雪封山时哨所半年与外界音讯隔绝的历史。

在读报的同时,我尝试着给军报写稿,夜以继日研究军报、坚持爬格子,常常是从稿子投进邮箱那一刻起,就望眼欲穿地盼着发表。记得那是在入伍第二年,我就在当时的理论版“思想战线”上连续发表了几篇“星火小集”。由此被团领导发现,将我作为士兵理论骨干调到了团报道组。当年由于结合工作搞报道荣立三等功一次。这之后,无论是在基层还是在领率机关,在南疆参战还是在北疆守边,在军校学习还是在首都卫戍部队工作,我都注意在工作实践中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反映问题,坚持用手中的笔歌颂真善美,鞭笞假恶丑。这些年我几乎在军报的各个版面上都发表过稿件,每年都有数十篇稿件见诸军报。有的多年没有联系的战友曾深有感触地说,要了解我的行踪,看军报上刊登的稿件即可。军报“长征”文艺副刊刊载我写的散文《母亲的手》《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冷的边关热的血》等作品,多次被《中国剪报》《报刊文摘》《散文选刊》等报刊转载。随笔《读吴冠中大师的“负”》经军报推荐获得中国新闻奖报刊副刊作品银奖。我还连续两届获得《解放军报》“长征文艺奖”。我任旅政委时撰写的《用好这把双刃剑——论信息技术引入部队政治教育》一文,获得军报专题理论征文一等奖。

这些年来,《解放军报》也十分关注我的成长,帮助我及时总结工作实践中的经验体会。2002年4月初,军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载反映我爱兵事迹的通讯《说说我们的马政委》,并配发《人心换人心,玛瑙兑黄金》的专访。后来还多次介绍我所在部队用先进文化育人、发扬基层民主、运用网络开展政治教育、扎实做好训练中心理服务工作等经验做法。这些既是鼓励更是鞭策,使我干起工作来有使不完的劲儿。

军报,我的大学!我愿意永远做您的学生!今天在这所“大学”即将迎来六十华诞之际,我要对报社领导和诸位编辑记者说一声:谢谢你们——我那见过面又绝大多数未曾谋面,默默耕耘育人的老师们!

(作者系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