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军论坛:在火热的强军实践中汲取丰富营养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徐贵祥编辑:李渊
2015-11-20 13:08

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标志着当代中国的文艺创作进入一个正本清源的时代,进入到一个理性回归的时代:回归文艺的本质关怀,回到人民的立场,回到生活的土地,回到真善美的理想信仰,回到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价值观。文艺从来就是传播思想和信仰的广阔天地,是弘扬正气、激励意志的旗帜,是抑恶扬善、鞭挞丑恶的利剑。文学,尤其是军事文学,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要让崇高理想的光芒去照亮读者的心灵。

习主席指出,“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我们能不能承担这份殊荣,能不能担当起灵魂工程师的使命,这是每个文艺工作者必须回答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要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首先就要建筑好自身心灵的工程。在市场利益的诱惑下,我们能不能坚守自己的艺术理想;在多元文化碰撞的背景下,我们能不能保持自己的艺术品格;在知识更新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我们有没有足够的思想积累、文化修养和艺术储备,确保我们始终保持旺盛的创作激情和动力。我们能不能以德艺双馨的形象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我们的作品能不能以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统一占领社会文化阵地。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认真反思和修炼的。

当代中国军事文学,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程,根本原因就是得益于生活的慷慨馈赠。那个时期的作家,多数是战争的亲历者和目击者,有丰富的创作素材,有直接的现场感受,有鲜活的人物和故事,也有强烈的情感冲击。同时,作家在生活中体验,在体验中生活,作家本身的行动,也为中国当代军事文学如何发展、军队作家在强军实践中如何发挥作用、如何提供正能量等等命题,提供了独特的思考。

但是,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在社会转型时期,军事文学创作一度处于低谷,习主席指出的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在军事文学创作领域同样存在。当前,日新月异的军事变革,让富有创作经验的老作家在生活的新状态面前捉襟见肘,而年轻作家从生活中汲取营养的观念和能力尚未成熟,因此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军队作家不是生活在真空,文艺作品的商品化、文学事业的市场化,经济利益和功名利益的双重诱惑,对少数军队作家同样发生作用,譬如职业道德滑坡、职业精神弱化、创作能力萎缩、后劲不足等等。在这样的背景下,深入生活往往在利益权衡之下大打折扣。有的即使到了基层,和官兵之间的感情也存在一定的隔阂。

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说到底,文学是心灵的事业,是情感的产物。军队作家,更需要培育一颗热爱党、热爱人民、热爱军队的赤胆忠心,这是我们进行军事文学创作的根本动力所在。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一名军队的女作家选择在立冬之后启程到西藏去,她对领导说,我就是要看看,在最冷的季节里,西藏的女兵怎样生活。她来到了日喀则解放军第八医院,住在原十八军进藏时修建的土坯房里,四处漏风,枕头边上放着手电筒和治疗胃病的颠茄片。在最严寒的季节,在最孤寂的高原,她坚持了一个多月,跑了十几个有女兵的部队,采访了上百名官兵和家属。生活积淀的厚度成就艺术创作的高度,西藏归来,她写下了报告文学《她们在高原》和《有这样一个文工团》,此后不久,总后即下发了有关改善西藏女军人生活条件的通知。九年之后,这位女作家出版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在天堂等你》。我在采访的时候问她,你为什么老是往西藏跑?她说,因为我和西藏同属成都军区,西藏官兵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在我的创作半径之内。这个回答,言简意赅地表达了军队作家神圣的使命感和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

在我看来,从本质上说,军事文学就是战争文学,即便是我们写和平时期的军队建设,所反映的也是一种战争准备状态。我们的军队、军人、军事训练、军事科技的发展和我们的潜在对手形成了一种对峙状态,战争准备也是战争的一个阶段,实际上战争一天也没有离开我们。

军事文学有多重要?从革命战争年代到和平建设时期,一首好歌、一幅好画、一台好戏、一部好的文学作品,都可以激励斗志,激发起巨大的战斗力。我曾两次上过前线。第一次到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是新兵,部队连续几晚上放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看得我们热血沸腾,怀着保卫祖国的信念,交上血书就上战场了。我的连队出了个战斗英雄,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第二次到边境执行作战任务,我记得阵地上的猫耳洞洞口两边用青草和泥贴着一副楹联:图私利前线铺满黄金龟儿才去,为祖国阵地遍布地雷老子我来。多少年来,它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影响着我。回忆起前线的战友情和那些时光,我写作的时候心里面就是干净的、纯洁的。

军事文学的根本使命在于弘扬正气、鼓舞士气、引领风气,要为提高战斗力提供正能量。军队作家要有一双敏锐的眼。所谓观察,不仅要用眼观看,更要用心体察,不仅要看到既有事实,更要洞悉事实的背后,不仅要看到表象,更要看到遥远和深层。军队作家要有一双勇敢的腿。进入21世纪,军事生活形态发生重大变化,我军遂行的任务形式多样、科技含量高,作家要排除一切困难,在各类重大行动中迅速抵近第一现场,获取第一手信息。创作出能够引起深思、能够激发情感、能够激励斗志的军事文学作品,是军队作家的基本责任。军队作家们需要时刻保持对社会和军队发展变化的敏感,要从当代正在进行着的深刻的军事变革中捕捉到信息,从中寻找一些能够而且值得进入文学视野的东西。

作为军队作家,只有根植于生活的厚土,只有将自己的触角穿透生活的核心部位,同自己的创作对象水乳交融,才能获取丰富的创作资源,才能最大程度地燃烧创作激情,最大程度地擦亮创作灵感,最大程度地释放自己的创作能量。我们要在这个蓬勃的春天里找准属于自己的土地,根朝下扎,树往上长,甘于清贫,固守高贵,始终坚持在生活一线,在火热的强军实践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创作出有温度、有道德、有血性、有筋骨的军事文学作品,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

(作者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