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马明:几十年如一日为烈士树碑立传

来源:山西日报作者:惠金义编辑:李渊
2015-11-19 11:25

马明在烈士碑前讲解。燕雁摄

他把追寻烈士踪迹,由山西扩展到整个华北战场,由抗日战争延伸到解放战争

『编者按』

18岁的马明,参加了山西新军抗日决死队,在“山西十二月事变”之时,又被捕入狱。侥幸被组织营救成功,成为一名幸存者,不久,党派他从事地下隐蔽工作。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又被派上吕梁前线,任新华社随军记者,在枪林弹雨中,参加了解放晋西南、汾(阳)孝(义)、晋中三次战役的军事报道。新中国诞生后,他由新华社山西分社一名记者逐级擢升为主要领导人。有了这段血与火的经历,他对烈士有着特殊的感情。没有人布置,没有人督促,他几十年如一日自觉地为烈士做着树碑立传的工作。在那些平凡的日子里,他默默地付出,感人至深。马明不曾忘记烈士,我们不会忘记烈士,也不会忘记马明。

马明辞世半年了,而他那见了人微微一笑的神态,时时在脑海里闪现。马老和蔼可亲外柔内刚,革命战争铸就了他优秀的品格,时时感染着周围的人,使我最难忘怀的是他那炽热真挚的烈士情结。

寻找烈士遗骨

上世纪60年代,马老在工作之余,就默默搜集烈士的英雄事迹。“文革”中,他的搜寻工作一度被迫中断,他一恢复自由,就开始实现他藏在心灵深处的一桩心愿。

那是1978年一个风和日丽的秋日,他乘火车转汽车又徒步风尘仆仆来到太行山中的大南沟村,向老农打探39年前牺牲在这里的7名战友遗骨的下落。按照老农的指引,他爬上村西的山坡,找到昔日烈士的葬地。他弯下腰两手用力扒拉,一会儿,一片头盖骨裸露出来。他悲喜交集,与他朝夕相处的政治部主任陈士平、组织干事张师周等7位战友的音容笑貌,闪现在眼前。他含着泪水将那片头盖骨小心翼翼地拣起来。

离开大南沟村,他又来到阳城县岩山村,那里关押过几十位被捕难友,当他得知有24名被枪杀在秋川河,又跋山涉水60里,怀着沉重的心情,在秋川河畔寻觅,终于找到了烈士零散的墓塚。为了弄清烈士的全部名字、事迹,他又寻访那些老战友、知情者,返回太原又到省档案局查阅历史档案。

他伏案疾书。不久,一篇《幸存者的回忆》文章发表了,追记了31名烈士被捕后的遭遇和斗争事迹。

那片头盖骨,他带回来,向老伴讨来一块锦缎包起来,珍藏在办公室里。经过深思熟虑,他向山西省委写了一篇报告,建议将31名烈士遗骨迁入阳城太岳烈士陵园。建议很快被采纳,他又参加了筹迁工作。1979年12月28日,在阳城烈士陵园举行了隆重的迁葬仪式暨纪念大会。并在新墓前竖起一通“十二月事变殉难烈士纪念碑”,碑上刻着他含泪撰写的碑文,碑前摆着薄一波、安子文、杨献珍、戎子和等老同志敬献的花圈。看到这一切,马老心里得到了安慰。当天赶写了一篇消息,新华社向全国播发。

为烈士立碑

马老不仅对待牺牲的战友感情炽烈,对待其他根据地的烈士也一往情深。1942年5月,在反击日军对太行革命根据地反扫荡中,华北《新华日报》社长、总编辑兼新华社华北总分社社长何云、经理部秘书主任黄君珏等46名新闻工作者壮烈牺牲,成为新闻史上最悲壮的一页。1984年山西新闻工作者协会酝酿为这批太行新闻烈士立碑,他作为老新闻工作者积极支持、推动。在多方努力下,一座太行新闻烈士纪念碑终于在何云等46名新闻工作者牺牲地——左权县麻田村竖立起来。他以山西省新闻学会副会长的身分应邀参加揭碑仪式,在揭碑仪式上他听到了烈士的战友们讲述的许多鲜为人知的事迹,当场采访,激情满怀地撰写了一篇纪念活动的消息,新华社作为通稿播发,多家报纸采用。以后又由他执笔,几位老同志参与,写成《丰碑耸立太行山》长篇通讯。

1989年,太原解放40周年来临之际,他又为解放太原牺牲的新华社记者萧逸立碑而操劳。萧逸当时是新华社派往第20兵团的记者,解放太原时在双塔前线牺牲,太原一解放,部队为纪念他在牺牲地立有墓碑。马老也参加了解放太原前线采访,因不在一起,不认识萧逸,他查找有关资料,萧逸的生平事迹逐渐清晰起来。他了解了萧逸的生平事迹后,对萧逸更加敬重,几乎年年到墓地凭吊。有一年他又去凭吊,却发现碑不见了。1989年,太原解放40周年之际,市里搞较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他认为机会来了,为萧逸重新立碑四处奔走,以新华通讯社、山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山西新闻学会的名义向太原市委写了为萧逸重新立碑的报告。他又亲自找时任市委书记孙英申诉理由,太原市委很快就批准由城建部门落实。不久,城建部门将萧逸烈士纪念碑刻好。他又亲自到牛驼寨烈士陵园选择安放位置,亲自主持了揭碑仪式,并撰写了怀念文章。以后他又多次组织新闻单位到墓前悼念。现在萧逸烈士纪念碑矗立在牛驼寨烈士陵园,已成为新闻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让新闻烈士彪炳千秋

马老想,战争年代在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革命根据地办有多种报纸和新华社的分支机构,要把整个华北战场牺牲的烈士从尘封的历史中发掘出来,激励后人。于是他把追寻烈士踪迹,由山西扩展到整个华北战场,由抗日战争延伸到解放战争。

他开始翻阅各根据地出版的报纸、书刊和新中国成立之后出版的各种新闻史料,两年之后,就找到90多名,可惜多数材料不全,有的只有一个人名。于是他又走访烈士的战友、亲属,收集烈士的照片、信件,材料成熟一个,他编写一个,不时地在报刊上发表。这时他已进入耄耋之年,深感精力不如从前,担心不能按时出版,就请出时任山西日报总编辑陈墨章和他一起当主编,康溥泉、秦洪彦、桂静青等老新闻工作者当副总编。他为烈士立传的精神感动着许多人,新华社的老新闻工作者邵挺军,给马老写信介绍了晋绥解放区新闻界在战争中牺牲人员的详细情况;曾任过新华社人事局局长的肖明同志,原是八路军120师《战斗报》编辑,弄清了《战斗报》记者丁基生前参加学生救亡运动和在国民党监狱坚贞不屈的斗争事迹,整理成文,提供给马老。这些老同志的支持,激励着他继续前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前夕,缅怀新闻英烈的《热血铸丰碑》一书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

《热血铸丰碑》的发行,在社会上引起反响,有的家属给他写信说,看了他的书,才知道了亲人的具体牺牲地;有的写信告诉他,有了他的书,他们的亲人在当地才有了烈士名分。书出版了,可马老宣传烈士事迹的工作并没有停止,每到一些重大节日,总有一些怀念先烈的文章和回忆某个历史事件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有的单位搞革命传统教育,请他到烈士陵园讲述革命事迹,他从不拒绝。他的后半生,好像就是为革命烈士而活着。

链接一萧逸,原名徐德纯,中共党员,江苏南通人,延安鲁艺学员。抗战胜利后,历任晋察冀日报的记者、新华社晋察冀分社记者,参加过保(定)南、清风店、涞水等战斗。1949年北京和平解放,他随部队进城,见到了岳父茅盾,倾吐了他写解放战争长篇小说的计划。他接受了茅盾的意见,要求参加解放太原的战斗,于是调到20兵团。在双塔前线采访中,他亲自对敌喊话,被敌人冷枪击中身亡。

链接二惠金义,原新华社山西分社高级记者。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