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郭峰总想着打仗 “兵教头”废除11项陈旧训法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丁海明、张良、武元晋、特约记者 赵国涛编辑:向雄
2015-11-14 09:44

士兵的明天

——走近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三级军士长郭峰(下)

 

题记

一个士兵的每一天,就是一支军队的每一天。每个士兵不仅拥抱今天而且瞩望明天,一支军队才会拥有更灿烂的明天。

——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政委 徐思虎

 

这是一个士兵的“荣誉树”。

这棵“荣誉树”,挂满了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三级军士长郭峰光彩夺目的昨天。17年军旅,他走得如此精彩。

但这不是郭峰的一切。郭峰珍爱荣誉,然而荣誉只是鲜花掌声的一瞬。就像所有士兵一样,郭峰的常态,是漫漫长路的坚守,是在履行钢铁职责中度过今天,是在瞩望未来战争中迎接明天。

我们描述郭峰心中的明天,试图描绘的是中国军队的低头赶路、抬头望天,是我们心中的强军梦。

只想着今天,有些事可以不做;但拿明天一考量,这些事非做不可

在郭峰一连串闪光的荣誉背后,是这个士兵对自己平凡战位的不凡诠释,是他对坦克乘员训练改革奉献的一串串“郭峰创造”。

几年前的一个初春,郭峰上交一份报告:《关于在坦克乘员训练中实施诸专业一体化训练的建议》。

“……一切坦克技术都应为作战服务,所有坦克技术都应向战术甚至战役层面推进……建议在下一阶段的合成训练中,把坦克驾驶、通信、射击3大专业统一联训、考核,同时,把坦克修理融入3大专业联训中……”

战友们知道,郭峰是基地首个坦克专业全能的“装甲兵王”“全能教头”,他的设想,是实战所需,更是忧患使然。但是说起来容易,干起来可非易事——这将从根本上改变坦克乘员的训练方式,效益无疑将大幅提高,而组训难度也将为之陡升。

这的确是道难题,但这也的确是道好题。为了实战,为了明天,干!此后,延续多年的组训模式升级,虽然困难重重,甚至走了些弯路,但训练效益在乘员整体战斗素质跃升中得以彰显。

夜黑如墨,装甲开进,学兵队夜间驾驶体验训练正在进行。郭峰伫立训练道一侧高地,掐着秒表测算速度。

3分钟,5分钟……只闻远处轰隆隆,却迟迟不见坦克踪影。郭峰心生疑窦,立即通过电台呼叫询问,原来,是担心夜暗之下的训练安全,头车助教压低了车速。

这怎么行?郭峰拍案。可接下来,争论几乎持续了一夜:

“夜间驾驶是体验课目,不作为考核内容,不宜标准过高……”

“夜间驾驶危险系数高,学兵训练应以安全为要……”

郭峰不同意这些论调。第二天一早,他便递交报告,建议将坦克夜间驾驶由体验课目改为重点课目。

和诸专业联训一样,这一改,工作强度、保障难度和安全压力都将成倍增加……但天平的另一边分量更重:“夜战,是我军的传统优势。全道路、全天候作战能力不能只是纸上谈兵!”

建议被采纳后,郭峰又接连提出关于夜间驾驶训练创新训法、用技术手段提高夜视能力等一系列补充设想,为坦克在学兵手中成为“夜老虎”铺平了道路。此后,毕业考核一再证明,科学的训法带来了训练效益和安全效益双跃升,学兵毕业评定的等级率远远高于大纲标准。

以对明天的忧患和执拗,郭峰在坦克教练员岗位的5000多个“今天”里,提出建议并成功废除了11项与实战脱节的陈旧训法,超前预研了未来战场上可能遇到的数十个技术保障难题,研究并解决了坦克乘员训练、应急抢修与未来实战衔接中的一批关键难题。

“只想着今天,有些事可以不做;但拿明天一考量,这些事非做不可!”这是一个士兵关于战争准备与迎接战争的方法论,也是他关于今天与明天的辩证法。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