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爬滚打过一天:尘土改变不了郭峰的“颜值”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丁海明、钱晓虎、张良 覃照平编辑:向雄
2015-11-13 09:15

士兵的一天

——走近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三级军士长郭峰(上)

题记

如果说坦克的冲锋,是每一块履带对大地的亲吻;那么坦克兵的出征,是每一颗心与大地的共振。

——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司令员 陈 跃

这是一张作息时间表。

这张表,记录着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三级军士长郭峰的一天。与坦克和坦克学兵打交道的5000多天军旅岁月,他几乎天天在这张时间表里穿梭度过。

这是一个中国士兵的一天。所有中国士兵的一天又一天,叠加出中国军队的车辙与年轮。我们记录郭峰的这一天,试图记录的是中国军队的日月晨昏、枕戈待旦。

凌晨

山川尚在梦中,士兵已经醒来

闹钟响了,军营醒了。

这是凌晨4点的太行山麓。这是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一大队教练营一连二排营房。

为保证坦克学兵训练达到摩托小时最佳值,上午的操课将从五点半开始。郭峰和他的战友们要赶在此时起床,完成操课前的一切准备。

一窗窗灯光亮起,一个个身影晃动,走廊上响起急促脚步……

4:10,宿舍安静下来。

4:20,水房安静下来。

4:30,饭堂安静下来。

郭峰打着手电,带领他的战友集合出发。灯熄了,整栋楼仿佛又睡着了。

营区门口一片阒寂,路边的村舍仍在梦中。没有口令,只有脚步声,整齐,美妙。郭峰对随行的记者低语:“乡亲们还在睡觉,所以我们不喊口令。”听着郭峰的话,与这群坦克教练员一起踏月晓行,能真切感受到一种军人独有的兴奋,一种藏在心底的崇高。

约摸走了十来分钟,前方黑暗处突然传来一声:“站住,口令!”紧跟着,一束电光射了过来。

“××,回令!”郭峰大声答道。

哨兵闻声识人。郭峰举起手中电筒,把光线射向前方一个小山坳:“看,我们的战友在那儿等着我们呢!”那是黑压压的坦克集群。

5:15,郭峰站到了这个坦克群的正前方。他手持电筒,打出一连串灯光信号——坦克在信号指引下发动引擎,轰然开进,耳畔马达声如雷,脚下大地颤巍巍。

5:25,18辆教练坦克调整到位。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