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世界军事史,军兵种由单一走向多样、由独立走向合成的趋势愈发清晰——

联合作战,军事变革的必然选择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志军编辑:向雄
2015-11-09 09:59

建设联合作战体系,提高联合作战能力,已经成为世界军事发展的潮流。美国等西方国家起步较早,占据了先发优势,更多国家处于后发位置。在新的挑战面前,如何打造联合作战体系,发挥后发优势,是这些国家军队面临的共同问题,直接影响着军队建设发展的方向。

用联合谋求整体合力

回顾世界军事史,军兵种由单一走向多样、由独立走向合成是必然的发展趋势,谋求整体合力是军队建设的永恒课题。巴顿将军曾说:“如果军乐队演奏一支曲子时,先用短笛、再用圆号、再用单簧管、再用小号,那么这将会产生一种令人烦恼的噪声,而决不会产生音乐。为了得到和谐的音乐,每种乐器都必须和其他乐器互相协奏。”由于历史条件的变化,每个时代有各自的课题。拿破仑时代,法国陆军将步、骑、炮兵组合起来,创立了师级合同指挥机构,而在同一时期其他国家军队仍主要使用单一兵种作战,在战术上不敌拿破仑军队。恩格斯对此作了精辟的解释:“由于三个兵种合编在一个较小的军队单位里,各兵种间的相互支援达到了最大限度……这就形成现代军队巨大的战术优势了。”

20世纪以来,随着军兵种数量和规模的增大,军种之间协同配合要求提高。二战中,马歇尔意识到,“整个战场——包括空中、地面和水面,必须由一个人来指挥。如果盟国不能实现统一指挥,那么他们‘必将遇到极大的危险’”。马歇尔说服了丘吉尔,最终盟军在各战区任命了最高指挥官,并且建立了统一指挥各战区的联合机构——联合参谋长委员会,联合参谋长团成为美英最高军事决策机构。

二战后,艾森豪威尔进一步认识到:“地面、海上和空中作战各行其是的时代已经结束。万一我们再次陷入战争,我们的所有军种将会拧成一股绳,群策群力,共同作战。”为此美军围绕建立超越军种的联合作战体系进行了深入探索。经过半个多世纪努力,美军形成了领先于世界的联合作战能力。伊拉克战争中联军地面部队司令麦基尔南说:“没有任何一天、没有任何一分钟,我们没有运用我们的力量,包括空中部队、地面部队、海上部队以及特种部队等,对萨达姆政权施加连续不断的攻击。”这一认识和实践过程告诉我们,谋求军队建设和作战的整体合力永无止境。面对高度联合的军队,如果哪个国家仍坚持使用单一军种作战,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联合作战潜力巨大

回顾二战以来世界军事发展历程就会发现,尽管美军联合作战体系建设取得了很多成果,但这些成果仍是初步的。放在世界军事发展史上来看,它可能只是联合作战体系建设史的开端。

众所周知,美军在上世纪50年代组建了国防部,改进了参联会,建立了战区联合司令部,实行了军政军令分开,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设上迈出了重要步伐。但在此后的30多年时间里,各军种仍然强调各自的重要性,主导建设和作战的状况没有实质性改变,存在联合理论没有确立、联合训练层次不高、信息系统互不联通等问题。

美军在总结海湾战争经验教训时指出:“各军种对待联合作战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但是,‘沙漠风暴’行动也表明个别军种仍然不愿意将其部队和装备完全置于总部司令的统一指挥之下。”吸取海湾战争的教训,美军才真正将军队建设重点由“军种”转移到“联合”上来,联合作战体系建设有了重大进展,到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联合作战有了明显改观。美军参联会时任主席迈尔斯将军说:“回顾上一次海湾战争,那时我们基本上是一种分散单打的模式。而现在,我们身处各军种所拥有的各种能力中,我们的模式是将这些作战能力以某种方式一体化,并在战场上加以应用,根据我们希望产生的效果,在我们选择的时间和地点,在拥有极好的指挥与控制、情报、监视与侦察的情况下能够将其聚集在一起。”

持续推动部队联合作战并不意味着美军联合作战体系已经完美,美军高层在谈到伊拉克战争经验教训时说:“美国军队的发展进程充满痛苦,经历了‘消除冲突—协调—融合—内聚式联合’4个阶段,很有可能在此之后还会有第五个阶段。”近年来,美军不断调整军队建设思想,提出新的联合作战概念和构想,一方面展现了联合作战体系建设前景广阔,另一方面也说明联合作战体系建设前路尚远。对于后发的国家来讲,尽快跨过联合作战的门槛,就有机会缩短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汲取历史经验发挥后发优势

近代以来的军事制度创新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在继承本国历史或者学习他国经验基础上,结合新的实际而进行的改造与创造。拿破仑战争时期,反法国家学习了拿破仑所创造的军事制度,反过来打败了拿破仑。19世纪下半叶普鲁士通过改造军需总监部而创建的总参谋部,曾被世界各国奉为效仿的模板。二战以来美国在联合作战体系建设上处于领先地位,不少做法值得其他国家学习借鉴。正是由于这些国家的探索,世界军事才呈现出“接力式创新”和“螺旋式上升”的特征。

经过70余年的探索实践,主要国家联合作战体系在保持多样化的同时,越来越多地表现出一致性,为其他国家走出一条起点更高、见效更快、质量更好的发展路子提供了重要基础。比如,普遍建立了军种之上的军队最高指挥机构,建立了战区联合司令部和职能联合司令部,完善了军种领导体制,实行了军政军令分开,开发了统一的军事信息系统等。有的组织形式不同,但功能出现了趋同现象。

比如,美军尽管没有采用总参谋部模式,但通过1986年国防部改组法,强化了参联会主席的影响力,建立了强势的参联会模式,其功能与总参谋部有了相似之处。俄罗斯军事改革几经反复,尽力保持本国特色,但“新面貌改革”中改组统帅部、建立联合战略司令部等举措,与美军做法也是一致的。综合这些趋同现象,便不难抓住联合作战体系的核心要素和本质特征,这对于其他国家凝聚共识、少走弯路是非常重要的。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只要积极学习借鉴,后发也有优势,甚至成为集大成者,可能实现后来者居上。

(作者单位:总参某部)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