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忘却的诺门罕之战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解俊、解放军报记者 郭建跃 编辑:解俊 发布时间:2015-11-01 10:59

亲历者的战争记忆

“天上飞着无数的飞机,到处是乌拉乌拉的喊杀声,火炮从早打到晚,浓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时隔70多年,亲历那场战争的德力格尔对当时惨烈的战争场面记忆犹新。

日本军国主义的头目们胃口很大,占领中国并不能满足他们,迈入远东与希特勒瓜分肥沃的俄国“熊”,也是他们的如意算盘。1936年8月7日,日本召开“五项会议”决定:日本将奉行“陆军北进、海军南进、全面侵华”这一实现侵略扩张的国策基准。为此,在全面侵华开始之前,日本天皇的“皇军之花”——关东军就一直在巩固东北防线,积极备战,等待最有利时机。

陈列馆内描述诺门罕战争油画

1939年5月4日,因外蒙古的马群越过了哈拉哈河,伪满洲国和外蒙古爆发边境武装冲突。日本关东军驻海拉尔第23师团的司令官小松原道太郎立刻想到,可以利用这一事件挑起与苏联的战争,请示远在长春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获得批准后,便立即派兵进入诺门罕。当时,苏联刚刚进行了党内大清洗,给红军指挥机构和战斗力造成的损失,是日本几十个师团也难以做到的。日本国内的参谋部非常支持小松原道太郎借机发动战争,以揭开进攻苏联“北进计划”的序幕。日本军方不断把各类军种的部队从日本本土和中国东北各地调到诺门罕地区,其中就包括了日本当时唯一的坦克师团——安刚坦克师团。

日本来势汹汹,苏联一方又是怎样应对的呢?斯大林发现了日本的企图,他很清楚,打赢这场与日本的战争对于苏联以及整个远东地区未来的影响非常大,一定要抢在欧洲战争爆发前,彻底制服日本。他精心挑选著名将领朱可夫担任远东之战指挥官,苏军最高统帅部也当即把西线精锐部队调往远东,大量的战争物资被运往哈拉哈河西岸附近。

苏军抵抗日军进攻

从战争一开始,关东军就总吃败仗,冷血的日军决定使用细菌战。1939年7月初,在诺门罕布尔德和胡乐斯台之间,突然开进了一支自称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的队伍,而实际上它是臭名昭著的“瘟神”石井四郎带领的日本731细菌部队。22人的敢死队逆哈拉哈河而上,在水源地撒下了20多公斤的鼠疫杆菌和伤寒病菌。

然而,细菌战并没让日本的战局获得好转。苏联从中国的东北抗日联军处获得了相关的准确情报,马上采取了防疫措施。反而地处哈拉哈河下游的日本士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饮用了河水,几千人因此而死亡。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