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带头与鬼子白刃格斗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戴岳 编辑:向雄 发布时间:2015-10-04 06:43

1937年9月,八路军第115师在平型关采取伏击战术,歼灭日军板垣师团,取得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仗。已经过去快80年了,老八路曹留桂对参加这场战斗的情形依然记忆犹新——

曹留桂和老伴回忆军功章背后的故事。

人物小传:曹留桂,1924年4月出生于山西省曲沃县,1937年7月入伍。抗战期间,参加过平型关战役、鲁房突围、范巴战役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中,所在排被命名为“曹留桂排”,军事博物馆至今保留着“曹留桂排”的军旗。

日前,记者慕名来到沈阳军区联勤部吉林干休所,聆听老前辈曹留桂讲述当年亲历平型关战役的往事——

1937年秋,我刚参加红军不久,部队就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那年我只有13岁,是八路军第115师的一名通信兵。部队奉命于9月下旬开进山西平型关地区,准备迎击进占内长城防线之敌。平型关是古长城上一个险要隘口,也是日军南下太原的咽喉要道。上级决定利用这一险要地形设伏歼敌。

9月25日天亮前,部队进行了伏击部署。我所在的686团借着丛林的掩护,潜伏在老爷庙至蔡家峪一线,主要担负“关门打狗”的任务。经过近一夜的冒雨行军,官兵们都十分劳累,但谁也没有困意。为确保战斗力,年轻的炊事员一概编入战斗班,50岁左右的老兵编入炊事班,我们这些娃娃兵也由通信兵临时转为炊事员。炊事班临时设在山后的老百姓家,附近的老百姓纷纷把家里的山药蛋送到炊事班。我们把一筐筐山药蛋洗干净,烀熟了再装入小布袋里,背着送上一线。之后,我们就待在掩体里不走了。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们先是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达声,接着就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敌人汽车的影子。汽车越来越近,看得也越来越清。只见头一辆汽车上插着一面“膏药旗”,坐着几十个日本鬼子,他们头戴钢盔,身着黄呢大衣,怀里抱着带刺刀的步枪。后面的汽车和骡马炮队慢慢地进入了伏击圈。当敌人快接近老爷庙时,进攻的信号腾空而起。阵地上的机枪、步枪、手榴弹、迫击炮一齐发射,战场上的硝烟随即笼罩了山沟,鬼子的嚎叫声、马叫声从沟底阵阵传来,我们这帮娃娃兵纷纷拿起小石块向谷底投去。遭到我军突然打击,鬼子们惊惶失措、乱作一团,纷纷躲到汽车下面拼死抵抗。我军随即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山谷冲去,与鬼子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最激烈的战斗是争夺老爷庙这个制高点。鬼子缓过神来,向老爷庙高地发起冲击。山谷中,一时杀声震天。因鬼子的火力较强,我们的战士一个一个地倒下去,战斗十分激烈。

这时,伤员们一个接一个送了过来,有的满身是血,看不清伤在哪里。有的满脸是血,分不清是谁。我们全都围了上来,帮着擦血迹、缠纱带、抬担架。后来听说,副团长杨勇在紧急关头跳出战壕,带着3营官兵向老爷庙方向冲去,侧翼连队火力掩护支援3营冲锋。他们在公路边上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因双方处于近战胶着状态,鬼子的大炮、骑兵全都失去了作用。战士们面对强敌毫不畏惧,奋勇拼杀,终于冲过山谷公路,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战斗进行到下午1点,687团从后面攻上来,敌人的后尾顿时大乱。我军一鼓作气,很快就把老爷庙与兴庄之间的敌人消灭在山沟里,战斗胜利结束。

战斗结束后,就数我们这群娃娃兵最开心。我们头带鬼子的钢盔,手持缴获的战利品,在战壕里欢腾雀跃,面对山梁大声呼喊,到处奔走相告。我们每人还分到了一小袋食品,当时我们不知道这叫什么,问了很多人才知道那是饼干。我们都很激动:“用双腿行军、靠山药蛋充饥、使长枪长刀杀敌的八路军,竟然把装备精良的小鬼子打得落花流水!”

这场战斗的胜利,打破了“大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出了我们八路军的军威,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

追忆往昔,曹老感慨地说道:“我们当年战胜日寇,靠的是一种精神。今天,我们要不被人欺负,同样要有这种精神!”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