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一心,陷日寇于人民战争汪洋大海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仲华 编辑:赵林孟 发布时间:2015-07-20 09:14

1943年,山东军区部队积极进行反“蚕食”斗争拔除敌人的据点。

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日本为巩固占领区,变中国为其“南进”的后方基地,着手调整侵华方针,对国民党从军事进攻为主转为政治进攻为主,军事进攻重心移向敌后抗日根据地,“扫荡”和反“扫荡”、正义与邪恶的大较量、大搏斗就此拉开帷幕。

从战略相持阶段起,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抗击了58%至75%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伪军

敌后战场上升为抗日主战场

华北在敌后抗战中占有特殊的重要地位。八路军三大主力相继挺进冀中、冀南、冀鲁豫边区和山东地区后,日军连续实施“治安肃正计划”,加紧推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企图分割扫荡抗日根据地,达到由“点、线”到“面”的占领。

齐会、梁山、香城固、雁宿崖……一次次反“扫荡”胜利,把一个个普通的山村地名载入史册。1939年11月黄土岭一战,晋察冀军区部队一举击毙敌独立混成第2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使罪恶的“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1940年8月,八路军打响了举世闻名的百团大战,把从河北正定到山西太原这条两侧筑有敌坚固据点的所谓“钢铁封锁线”砸得稀烂。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描述:“从晋北山区到东海岸,从南面的黄河到北面的长城,都成了战场。战斗日以继夜,一连厮杀了五个月。一百团人打击了敌人的整个经济、交通线和封锁网,战斗是炽烈而无情的”。第129师参谋长李达回忆,“我亲眼看到彭副总司令、刘师长、邓政委和左副参谋长,冒着枪林弹雨,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指挥部队勇猛杀敌”。

我党在反“扫荡”战场上的浴血奋战,沉重打击了日寇嚣张气焰,极大减轻了正面战场的压力,大后方弥漫的悲观空气为之一扫,国民党暗涌的投降逆流得以抑制。就连蒋介石也不得不表示:“贵部窥破好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勉”……

从战略相持阶段起,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上升为抗日主战场,抗击了58%至75%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伪军。华北日军在“扫荡”连遭失败后,只能承认华北局势“无论从数量和质量上看,中共军均已成为抗日游击战争的主力”“如此下去,华北将成为中共军的天下”。

“在长期和残酷的战争中,游击战争将表现其很大的威力,实在是非同小可的事业”

人民军队在人民战争中发展壮大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党我军在漫长艰苦的革命征途中练就的过硬本领。不管形势怎样,我党我军总能凭借坚定的理想信念,总结成功经验、汲取失败教训,变得越加强大,成为一支打不倒、拖不垮的钢铁劲旅。

华北敌后抗战最困难的时期,根据地面积缩小了1/3,八路军总部机关也一度遭遇严重威胁。1942年5月,日军发起“C号作战计划”,在山西辽县麻田对八路军总部形成合围,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壮烈牺牲。当天夜里,彭德怀召集冒死突围出来的干部战士,悲愤又坚定地说:“同志们!台坍了不要紧,搭起来再干!”

八路军从挫折中总结经验教训,优化战略战术,逐步掌握主动权。1943年初,第129师总结提出“变敌进我退,为敌进我进”,号召部队向敌后之敌后进军。第115师主力和山东军区部队也提出与之内涵相通的翻边战术,主张“敌打到我这里来,我打到敌那里去”。八路军总部迅速将这一战略战术推向全华北。各区抽调1/3至1/2的主力部队,组成数以千计的精干武工队深入敌占区。武工队员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既能打仗又能做政治工作,如袖中匕首、怀中利剑,令敌人闻风丧胆。

与此同时,各战略区军民结合的群众性游击战法精彩纷呈。除了耳熟能详的地雷战、地道战,还有三三两两打冷枪的“麻雀战”,敌人走到哪我们打到哪的“车轮战”,牵着敌人兜圈子的“推磨战”,一村打响四方驰援的“蜂窝战”,等等。

毛泽东就在《论持久战》中富预见性地指出:“游击战争没有正规战争那样迅速的成效和显赫的名声,但是‘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在长期和残酷的战争中,游击战争将表现其很大的威力,实在是非同小可的事业。”反“扫荡”作战的实践证明,我军的战术战法完全符合敌后抗战的特点规律,是战胜敌人、壮大自身的必由之路。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