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救八路军一生守护白求恩大夫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蔡楠 编辑:张志伟 发布时间:2015-07-15 09:33

枪炮声渐渐稀少,不久就停了下去。伤员不再抬来,6里以外的齐会战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诺尔曼·白求恩走出了真武庙。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他率领战地医疗队连续工作了69个小时,救治了115名八路军伤员。但他还是不敢休息,唯恐有新的伤员突然而至。他在真武庙的临时手术台上稍微打了个盹儿,就来到了屯庄村口。在4月早晨温暖的阳光下,他向着远方望去。如果战争顺利的话,他11月份就可以回到加拿大了。

尹闯夫妇就是这时候走进白求恩的视线的。那时候,尹闯牵着一头小驴,他媳妇背着筐头,手里牵着3岁的女儿。他们要到地里去。

白求恩突然跑过来,张开双臂就要抱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尹闯夫妇看到一个黄发碧眼,人高马大的洋人,一下愣住了。医疗队的翻译郎林赶紧过来解释,原来,敏感的外科医生白求恩看见了小女孩的豁嘴,想抱起她去给她做个整形手术。

手术很简单,也很顺利,不几天就拆药线了。尹闯拽着媳妇,给白求恩送去一篮子红枣和柿子。白求恩抓了一把红枣,香甜地吃了一个,把篮子递给了尹闯。白求恩说,老乡,我是八路军的医生,不收礼物,给孩子治病是应该的,要谢就谢八路军吧!

白求恩的这句话,改变了尹闯的一生。他想了一整夜,终于想出了一个感谢白求恩的最好办法。他参加了八路军,跟着贺龙的部队上了前线。尹闯走的那天,年轻的媳妇流着泪,抱着康复的女儿追了很远。

尹闯再次见到白求恩,是在涞源战场上。一场战事正在涞源与摩天岭之间的战线上展开。尹闯的腿被日本鬼子带毒的弹片穿透了。他昏昏沉沉地被抬到了一个小村子里。

很快他就上了手术室。手术室设在村子的木头戏台上。戏台前面挂着几幅白布,挡住了他的视线。一会儿,白布幔被掀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进来。

白大夫……尹闯叫了一声,想坐起来。白求恩按住了他,别动,你的伤很严重,要立刻手术。

显然,白求恩没有认出他来。他开始给尹闯做手术。

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哨兵跑进了手术室,报告道,敌人从我们后方过来了,要马上转移!

白求恩头也没抬,说做完手术再走。他又对护理员说,快,把剩下的伤员都抬上来,一次3个,时间还来得及!

一发炮弹,落在了戏台旁边,白布幔被撕扯去了一片。

该死!白求恩大声骂了出来,助手们都飞快地转过身来。但见他做了一个手势,没什么,我刚把手指划破了。他举起了没戴手套的左手,浸到了旁边的碘酒溶液里,然后又继续给尹闯手术。

尹闯抬起头,声音微弱地说,白大夫,你撤吧,我不要你因为我不走!

白求恩轻轻地把他的头按了下去,这是医生的事情,如果手术停下来,你这条腿就要完了!

尹闯说,白大夫,你可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啊!

白求恩没有听见。尹闯的泪水在越来越近的枪炮声中肆无忌惮地滚了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白求恩因给八路军战士做手术划破手指,不幸感染,患了败血症,在唐县逝世。那是1939年11月12日,5时20分。是他原定回国的日子。

后来的事情大家就不知道了。那个被白求恩治好腿伤的八路军战士尹闯,重返抗日战场。打走日本鬼子,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全国解放以后,解甲归田。回村后,他带领媳妇女儿,在河间屯庄真武庙前,跪了整整一天,然后挨家挨户走了一圈,开始募捐。

1年后,尹闯请人建起了白求恩手术室纪念馆。按照自己的印象,塑了一个白求恩雕像。尹闯就在纪念馆内,盖了1间小房,常年守护在那里。

1995年,尹闯病逝。政府对纪念馆进行整修,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基地就掩映在绿树环抱的屯庄内。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