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黄杏总关情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刘 瑞 编辑:张志伟 发布时间:2015-07-03 08:51

前几天老公从部队回家探亲,带回了一包新鲜的杏子。女儿放学回来,看到归来的爸爸和可口的杏子,高兴得跳了起来。杏子的味道很熟悉,是从连队院子里的两棵大杏树上摘下的,女儿从牙牙学语时就尝到过它的味道。

第一次带女儿去部队探亲,她刚刚一岁。在杏树底下的阴凉里,女儿在学步车上欢快地跑来跑去。一个小战士从树上摘下一个青杏洗洗,调皮地放在女儿手里。小家伙高兴地用门牙咬下一点咂了咂,顿时酸得口水流了下来。看着女儿的狼狈相,我们开心地大笑起来。那个小战士羞涩地告诉我,他的家里也有两排茂盛的杏树,每当杏子熟了,母亲都会弄到集市上去卖钱,供他和姐姐读书。他的父亲身体一直不好。说到这里,我看到他的眼中有点点亮光,触景生情,在这熟悉的大树下,小战士肯定是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坚定地说:再有几个月姐姐就要大学毕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看着他使劲地点点头没敢作声,怕压不住喉咙中的哽咽。第二年当我再次站在连队的杏树下时,那名小战士已经退伍。虽然再也不曾见面,但我相信,他家的生活肯定一天天好了起来,因为他的家尽管艰辛却充满了希望。

也曾有一个南方的小战士,在我和女儿刚到的时候,用衣服兜了一些杏子给我们送过去,兴奋地告诉我:“嫂子,这是杏子!”这种在北方平常的水果,也许在他的家乡很少见到。

去部队探亲,常常在初夏季节,硕果累累的杏树下一直是女儿的乐园。她经常仰着小脸儿等着熟透的杏子掉下来,然后捡起来熟练地在水管里冲冲便香甜地吃起来。当没有杏子可吃时,她就会蹲在地上同小蚂蚁玩得不亦乐乎。有时也会一阵兴起,学着叔叔们的样子,在吊在树上的沙袋上狠狠地打几拳踢几脚。杏子性热,女儿常因为吃多了流鼻血。为了管住她,我紧紧地看着她不许到杏树下活动,也常有热心的战士帮我把她从杏树下“押”回家,一旦有机会她还是会溜过去,因为那里是她的乐园。当官兵们训练的时候,女儿就会羡慕地看着,有时也会在杏树下自己一顺地甩着小胳膊小腿大声地喊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

杏子熟了一季又一季,官兵们也走了一批又一批。女儿也由第一次来时那个牙牙学语的小不点长成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老公也由那个青涩的毛头“小武”成了老兵“老武”。

颗颗黄杏总关情。我相信,在这个连队待过的官兵们,那些曾来队探亲的家属们,以及像我的女儿一样在连队杏树下长大的“兵孩子”们,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把一颗甜软的杏子放入口中的时候,就一定会想起在连队的岁月,想起那难以割舍的军旅情。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