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作战地图与《战场画报》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王效波 本报特约记者 郭冬旭 编辑:赵林孟 发布时间:2015-06-10 09:49

图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王效波摄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坐落在山西省武乡县,背倚秀丽的凤凰山,面临幽静的漳水河。1979年9月,在审查纪念馆陈列设计方案时,邓小平同志曾指出:“不要单纯反映领导机关和领导人,要把所有的八路军将士和根据地人民同仇敌忾反击侵略者的壮举都反映进去,历史是人民书写的。”

1988年,这座全面反映八路军和根据地史实、突出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太行腹心基地,并由邓小平同志题写馆名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开放。在夏日的骄阳下,记者来到这座纪念馆,一下子就仿佛穿越到了那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在如林的展品中,记者追寻着抗战岁月的痕迹。

一幅地图,运筹帷幄

在庄严肃穆的八路军抗战史陈列馆第3展厅,一幅高63.5厘米、宽50厘米的百团大战战役部署略图立刻让记者驻足。这是一张手绘图,纸张已残破,但还能清楚地看见图上方“百团大战战役部署略图”这几个字。上面的红、蓝两色已有些褪色,可运筹帷幄指挥着千军万马的气势犹在。

时间倒转到1940年8月20日,一颗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夜空,参战部队、游击队似猛虎下山,扑向日军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整个正太路和同浦路、平汉路、德石路、津浦路、平绥路、白晋路等部分铁路交通线,都淹没在八路军和人民群众大破袭的火网之中……历时5个月的“百团大战”拉开大幕。

1974年,重修武乡县的八路军总部砖壁村旧址时,工作人员从八路军总部院内地下挖出了一台机器,24张地图,地图上字迹已斑驳不堪。经过八路军老战士们鉴定,都说是打字机和军用地图。为了进一步求证,1979年冬,有关部门专程赴北京拜访了当年在总部工作过的作战科长王政柱,他一见到这些物品十分激动,指着机器和其中一张地图说:“这是1939年8月至1940年11月,在总部工作过的英国记者乔治·何克先生用过的外文打字机,这张地图就是当年总部指挥百团大战时使用过的军用作战图,千真万确。”他告诉工作人员,当时因总部撤离时带不了太多东西,又怕在转移途中遗失,就埋在总部院里了。

一本画册,激发斗志

另一件让记者意犹未尽的陈展品是《战场画报》的创刊号。鲜红的封面上,简单朴实的线条勾勒出昂首吹号的战士与正在行进的队伍。《战场画报》以彩色绘画和木刻印画为主要艺术表现手法,还插有摄影、剪纸等,每组画还都附有文字故事和诗歌,是敌后抗日根据地图文并茂、集趣味与教育一体的优秀刊物。

在艰苦卓绝的岁月里,八路军129师政治部为了提升官兵的战斗信心,创办了《战场画报》。早期制版十分困难,只能刊登木刻和线条简单的美术作品。1944年6月,部队领导决定出版摄影画报。129师政治部副主任黄镇给129师的战地记者高帆下达了命令:到晋察冀画报社学习请教。高帆化装成老百姓,还在腰里塞了两颗手榴弹,便带着刘伯承、邓小平的信件和一沓照片,在武工队的护送下,越过重重封锁线,赶到晋察冀军区。历经惊心动魄的40天,高帆不仅在晋察冀军区把照片制成铜版,还带回了摄影制版材料,从此,《战场画报》以崭新的面貌出现,鲜活的摄影作品,成为鼓舞军民、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

抗日战争胜利后,高帆再次到晋察冀画报社学习,这回他不仅带回晋察冀画报社支援的摄影器材,还“挖”来了专业人才。《战场画报》更名为《人民画报》后,高帆首任画报负责人。1948年10月,《人民画报》与《晋察冀画报》合并为《华北画报》,就是现在《解放军画报》的前身。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