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八路军让我获得第二次人生

——我被强征入“伪满国兵”2年零6个月的回忆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刘凤志 刘贵军、梁君 编辑:赵林孟 发布时间:2015-05-15 15:22

我叫刘凤志,今年93岁,是位兴安盟突泉县革命离休干部。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虽然已经高龄多病,但依然清醒地记得70余年的往事。1943年3月1日至1945年8月15日,2年零6个月的时间段里,我被强征入“伪满国兵”。那段往事,人鬼不如,不堪回首。

1943年,“伪满”时期的我,只有20岁,风华正茂,正在突泉县兴学校当教员。那年年初,在日本鬼子地操权奴役下,我被强行拉挑国兵硬征入伍,所在部队为“伪满”第三军管区二营6连。在洮南北大营受新兵训练,受训6个月,连长为日本人赖户山浩上尉。受训结束后,入关长城娘子关,开赴河北省青龙县。在营盘台驻地,叫我们转入粮食和军火,修工事,受苦受累受奴役。

日本人对被强行抓来的“伪满国兵”新兵天天施行残忍恶毒的军法。河北省平泉第三宪兵队队长小山重嘉中尉,这个毫无人性的日本人在训练新兵时,一旦发现有新兵私自跑了就抓回来,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家看着军犬活活咬死“逃兵”。如有触犯军法者,就被坐老虎凳、灌辣椒水、脱光衣服跪、滚玻璃渣子。我曾被小山重嘉用军训木枪托打断左手中指手筋,右肩被钢刺鬼鞭子打伤,终生落下伤残。更无人性的折磨是电刑,前胸后背同时通电,数7个数,1……7!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日本人的法西斯军国主义累累罪行,罄竹难书,至今历历在目。

1945年8月东北解放,日本鬼子垮台了,苏联飞机散“告东北同胞书”宣传单,是苏联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手令。看到后,我们欢心鼓舞,内心无比欢庆解放。当时,士官以上的官兵都去蓟县开会,把我们小兵留在营地,驻守在长城白马关大有屯、王仗子。我们联络到九百多人。大家异口同声,气壮山河,喊出口号:“打回老家去,去见爹和娘!”

携带八二式迫机炮两门, 92式重机枪2挺,歪把式11式轻机枪12挺,96式轻机枪9挺,掷弹筒8门,驼马6匹,大家全副武装,离开大有屯、王仗子,直奔长城娘子关。在半道不断遭遇汪精卫“黑鬼子兵团”300多人、“伪满警察讨伐队”300多人、营盘台鬼子兵“88部队”200多人的围追堵截。边打边走,战斗非常激烈。但所幸没有伤一兵一卒就打到长城娘子关。

在长城垛口,我们看到了穿灰色衣服的八路军,我们万分高兴!如见亲人一般!我们得到了八路军某大队关荣政委接见。八路军对我们说:“你们弃暗投明,回到祖国身边,我们欢迎!”就这样,我们九百多人把轻、重武器全都架好、放好,交给八路军。关政委说:“你们办的对,再不当亡国奴了!”随后又热忱招待我们,同时给我们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关政委还说:“要参军我们欢迎,也可以选择回家去。”我们突泉6人,包括我、戴春芳、佟明德、孙玉书、张文芳、李树林,思乡迫切,一致都说:“回家去!”关政委也不阻拦,给我们突泉6个人起了一个证明,长条方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44军13支队”,外加关荣政委的名章。(注:八路军关政委写的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44军13支队”长条方印章,外加关政委名章关荣。此证明在“文革”时期被抄家拿走,下落不明。)

吃完晚饭后,八路军把我们领到长城脚下,在滦河渡口处用木船分批次送过河。临别时,关政委真情难离,他说:“你们放下武器,就是给革命和人民立下了一个大功!同志们,再见吧,希望你们平平安安地回家去!革命不分早晚,将来我们共同建设我们的国家!”就这样,难舍难离地分了手。1945年农历8月15日,中秋节,我们顺利到家,阖家团圆,欢天喜地。

回家以后,我始终牢记关政委的话语和指示。于1946年6月10日,我在突泉县太东区北阳村(今郝家屯)开始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农民会文书、人民教师、文化馆馆长、莲花山铜矿总务主任、饮服公司经理,以擅长的笔墨才气为革命事业、祖国建设谱写了自己的努力和奉献。九十高龄浮云过,独有笔情意深长,离休后的我,始终如一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充满无限热爱,天天畅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苍天再给我十年逆流人生,我会书写出一幅很好的作品,那就是《中国梦》!

岁月如梭,抗战胜利70年了。每年的中秋节,我都会回想起1943年3月1日至1945年8月15日这段往事,心潮澎湃,老泪横流,不断嘱托告诫我的儿孙们一定要记住这段故事。我本不想向众人说起此事,总是觉得被硬征“国兵”2年6个月,是我人生历史中的耻辱、污点。我又想:我已要走完人生里程碑了,快到生命尽头了,要对大家说,快拿起笔来,记述传承历史真相,口诛笔伐“小日本”,对后人高声呐喊:“勿忘国耻,以史为鉴!”

在此,我今生永远不会忘记关荣政委的音容笑貌,永远不会忘记共产党八路军的大恩大德!我将告诉儿孙后代:是共产党八路军解脱了我们这代人当亡国奴的命运,获得了第二次人生!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