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忆包围卢沟桥:当场枪毙日军谈判代表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方军 编辑:赵林孟 发布时间:2015-04-30 10:19

守卫卢沟桥的战士在掩体后面准备战斗

原标题:卢沟桥上的激烈对峙战

金振中,原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〇旅二一九团三营营长。在1937年7月,金振中是保卫卢沟桥的直接指挥官。他立下了“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决心,誓死保卫卢沟桥与宛平城。何基沣将军称赞他为“真正抗日的中华民族英雄”。

关于这场保卫卢沟桥的战斗,金振中有一段珍贵的口述史回忆,载于辽宁人民出版社《二十九军老兵在卢沟桥上最后一次集结》。本刊摘编部分内容。

接防宛平和卢沟桥面临的尴尬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在报纸上曾发表声明,着重说出“攘外必先安内”,就是说把国内共产党平下去,才能抗日。但卢沟桥是北京的咽喉,如果卢沟桥再被日寇窃踞,北京就形同死城,接着华北就要变色。原驻宛平和卢沟桥的队伍兵力单薄,因此,师部命我接替宛平和卢沟桥的防务。听到这番命令后,我就在考虑,我若接防宛平和卢沟桥后,如果日寇进犯,轻则把城和桥让出,这不战而退的罪责完全落在我的肩上。若战,则又触怒上级的旨意,这真是翻贴门神左右难,于是我又反复考虑了一个通宵,究竟何舍何从,两计不能求全,最后决定,我宁可牺牲个人的小小职位和短短的生命,也决不辜负举国同胞殷殷期待抗日的热潮,这是我预定接防宛平和卢沟桥后所抱定的决心。

队伍布置就绪后,我每天挤出时间,随时随地要向队伍作一二次精神讲话,以历代军人模范和勇敢善战等激励官兵,并制定两句誓言,就是“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来捍卫城和桥,在每次开饭前和睡觉前必须先把这两句誓言背诵一遍后,才许吃饭或睡觉。

卢沟桥对峙战的简单经过

7月7日晚10时,绥署许处长来电话问我,据日方说,他方的演习兵被宛平华军捉进一名,他方要进城搜查。我说在此雨夜,迎面都辨不出人的面貌,日方为何能来我城桥警戒线内演习,这明明是想偷袭我城和桥,因我守备森严,无隙可乘,乃又捏造我方捉他演习兵一名,他这种讹诈,我方是不能接受的。这电话刚落音,震天动地的枪炮声,穿落我城和桥以及周围,双方就发生激战。我就急急忙忙奔到城上指挥战斗,以“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两句誓言激励官兵,继而转战桥上,最后我又奔到右翼第十二连,仍以两句誓言激励官兵,在这一过程中,我所带领的随从兵被日寇子弹穿死两个、伤一个。

在这反复冲杀的激烈战斗中,至凌晨2时,日方提出两点建议:1、双方立时停止射击,双方阵地所遗留的死伤官兵可允许各自运回。2、由绥署二人、日方四人(内有日高级顾问缨井德太郎)一共六人,预定天亮后,6时,乘汽车两辆,进入宛平城内调查昨夜所出的事故。

谈判过程曲折复杂,日寇提出无理要求,我坚决给予驳斥。8日上午9时半,日寇队伍整顿补充等已就绪,仍得不到他方代表出城回答他的要求,再次向我城和桥进行猛烈攻击。缨井德太郎等四个日寇乘此紧急关头,向我提出骗言来愚我。我听到这一系列的骗言后,勃然大怒,连忙厉声说,先把你这四个日寇头砍下来,纪念我方死伤的官兵,也不足泄我官兵之愤恨。枪毙了一个日寇后,缨井德太郎拧住我右胳膊,松井拧住我左胳膊,辅佐寺平拧住我背后衣下襟,我命随从兵把这三个谈判日寇个个背手捆缚起来,连成一串,随我到城和桥上,给攻我城和桥的日寇看看这三个日寇的丑态。

然后我就率领第九和第十两连队伍,冒着极密集的炮火,出击围攻我铁桥东端的日寇,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恶劣战斗,才把围攻我铁桥东端日寇击退至二华里以外,战况才得到稳定。

午后二时,日寇联队附森田派华人持信又来吓唬我。我立时在来信信皮背后,回答两条:1、城和桥的守兵,誓与城和桥共存亡,任何威胁是吓不倒的。2、缨井德太郎一行四人,也愿与我城和桥共存亡,望你不要顾虑。

战斗持续到10日上午8时,日寇联队长牟田口廉也(日联队比中国的团大)亲临指挥,先以强大炮火,把我城和桥以及周围,炸得尘土狂飞,浓烟滚滚,弥漫天空。我军经反复肉搏战,仍未摧垮顽固之日寇,而我铁桥东端阵地,卒被日寇占领,这时已至下午1时,双方队伍均疲惫不堪,双方相距仅400多公尺,形成对峙状态。

我为恢复失地,打垮日寇嚣张气焰,于晚8时,召集所属军官,说明于本夜凌晨2时,全面出击,夺回我铁桥东的失地。至凌晨2时,各出击队伍均到达出击预定位置,转眼间,震动天地的枪炮声混为一体,我所率领的第三营队伍与日寇发生争夺战的激烈战斗,经过一小时之多,即转为相继不绝的肉搏战,才把占我失地的日寇击溃,我的失地才恢复,各连队伍均兴高采烈地只顾追击击溃之敌,忽略未逃脱零星之敌,我也只顾随追击队伍前进,不意未曾逃脱零星之敌,在黑暗隐蔽之处,以手雷炸我,把我左腿下肢炸断,紧接着又有子弹从我左耳旁钻进,透过右耳下出,当时得到随从兵抢救,抬出战场,来到保定斯诺医院进行治疗。

闻悉我受伤,毛泽东同志在百忙中,特派了男女同志共四人,专程来到保定我病房慰问我,使我禁不住的热血沸腾,顿时喜泪盈眶。我回归部队后,又担任一七九师六七三旅副旅长,兼任一○六五团团长。参加汉口外围大会战固守汉口东大界岭一带,与日寇厮杀三个月,其中肉搏战近百次。

军人天职是保国卫民,而日寇已侵入我国内,是我辈军人奇耻大辱,在这场小小的战斗中,纵各有点滴功绩,实不足以弥补日寇祸入我国之羞,复承举国同胞推出代表,不惮边远和酷暑,纷纷来到宛平和卢沟桥,慰问我守城和守桥官兵,并以大批珍贵物品,如卷烟、橘子、饼干、鞋袜、衬衣等赠给我官兵,我官兵感愧之余,只有努力杀敌,以报答举国的期望和厚意。

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坚决抗战、反对妥协、反对退让的伟大通电,这个通电是一个伟大宣言书。宣言号召:全国同胞们……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冯治安部英勇抗战!我们要求南京政府,切实援助第二十九军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这个伟大的通电奠定了我抗日的信心和决心,我们的官兵杀敌精神也为之振奋。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