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什么样的画面,最能让军人生命之河荡起涟漪?

来源:解放军报北京分社微信平台 作者:王文健 编辑:张志伟 发布时间:2015-04-09 15:12

生命就像一条河流,向着远方静静流淌着,在不经意间却又荡起那一朵朵涟漪,让人刻骨铭心,久久难以忘怀。至亲至爱,平静中回忆,回忆中却又无法平淡,曾近的画面成为我人生中最珍藏的感动,让我心存感恩、茁壮成长。

眼神——最伟大的母爱

午后的斜阳倾洒在绵延弯曲的沥青路面上,相依的水渠里泛起的小浪花眨着最耀眼的光芒,母亲一手提着给我准备的干粮,斜着身子朝着路边走去,我紧紧跟在她的身后,从初中到大学,从十岁跟到二十二岁,从一路小跑到慢慢跟随,而母亲从健步到蹒跚,从提到扛,那个压的母亲身子半斜的干粮袋从布袋子变成硬皮箱,这段路上她从来没有交给别人,即使是和我拼抢也要倔强坚持。远方的汽笛紧逼着那颗离别的心,“路上注意安全”,“嗯,你回去吧”。数次挥手,终是无奈的跨过车门,然紧紧开始寻找母亲,透过侧窗直至后窗,到渐渐模糊的再也看不清。那一刻,心痛如绞,那个午后、母亲那饱经风霜而干瘪了眼神,充满着渴望,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刻骨铭心,也正是那一刻我发誓我要出人头地,我要用我努力回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

背影——抹不去的亲情

腊月寒冬,兰州的晨依旧飘着浓郁的牛肉拉面的香,城市还没有整个喧闹起来,下了公交车的我在人群中寻找,寻找一别三年的面孔,我的兄长。哥没有读完高中,家庭的贫困让他及早就进入社会,只身一人去了南方,三年时光我已上了大学,这次他从南方归来,专程来看看我。几个转身终于看到了他的背影,他瘦了,穿着江南那单薄的衣服瑟瑟发抖,一个偌大的皮箱,更显得他那么瘦弱。“哥”,一声呼喊,两脸笑容。接过皮箱,我带他吃了一碗拉面。“买身衣服吧,马上过年了,再说还是第一次。”,拒绝没有用,无奈之下他硬拉着我进了刚营业的几家店,样式、颜色,都是他替我精心挑选的,黑色的茄克、土灰色的牛仔,一直留到了现在,更刻进了我的记忆。买后,我坚决先让他穿上,可他倔强的硬是不肯。“去我们学校吧,我带你转转。”他拒绝了,说不方便,可我明白,大学校园又岂不是他内心永远的伤,他也是校园曾经的佼佼者。我不再坚持,他要走了,当挥手告别转身的那一刻,那个背影渐行渐远,不经意一滴泪划过我的脸庞,我流泪了,悄无声息的哭了,那么情不自禁。

脸庞——最真挚的战友

茫茫戈壁,六月酷暑,经历了一整天的拉练,对于刚去当兵锻炼我,迎来了一天最苦的时候——体能训练。荒漠的戈壁,无非就一个字——“跑”,“荡秋千”、“大浪淘沙”是最经典的样式,我明白忍耐是军人最可贵的品质。山头是我们的目标,一个大圈大约五公里,这是第一个科目,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体能训练时间用“跑”几乎堆满了所有,高温、干渴渐渐让我在忍耐有点失去了意识。“休息三分钟”,一声哨响是最幸福的时候,可我没有水壶,也没有带瓶水,因为第一次没有经验,正迎着骄阳暗骂的时候,一个脸庞出现在我眼前,有点嫩却很黑,“排长喝点,我看你没有带水,不多不用给我留了”。此时此刻已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内心深处的感激与感动,一声谢谢有点生外却别无它言,看着他眯着眼黝黑的笑,我把那张无形的照片永远珍藏。我们的战友就是这样可爱可敬,虽只在一起呆了不到一个月,我依旧记得他的名字,永远永远忘不了,只是不知还能不能再相逢。

许多、许多,一幅无尽头的画卷。河流依旧在流淌,时间不停,人生因他们而泛起涟漪,只愿永恒,永恒在那一刻,不增不减。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