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消融,南雁北归,落日的余晖把祖国北疆三角山的遍野铺得更加金黄。

" />

界河流淌的烈士忠魂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钱晓虎 陈海波 沈利松 编辑:张志伟 发布时间:2015-04-07 09:43

三角山哨所。

军报记者北京分社(解放军报记者钱晓虎  通讯员陈海波、沈利松)残雪消融,南雁北归,落日的余晖把祖国北疆三角山的遍野铺得更加金黄。

官兵们祭拜李相思和郭凤荣。

官兵们祭拜李相恩和郭凤荣。

2015年4月5日,又是一年清明时节,不见“雨纷纷”的景致,满目“风萧萧”的荒凉。驻守在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三角山哨所上的官兵们,如往年一样,在巡逻归来后,匆匆卸下执勤装具,走出哨所,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到哈拉哈河边,去看一看沉睡在山坡上的老连长。

哈拉哈河。

初春的哈拉哈河还未苏醒,化裂的冰面肆意的碰撞,可故事,却依然在随波流淌。

时间还要拨回到1984531日,这一天,老连长李相恩带领蒙古族战士白乙拉骑马沿边境线巡逻。下午3时许,他们来到了哈拉哈河边。那时,连队管控的边境线丛林密布,阻碍了视野,李相恩和白乙拉必须渡过这条河,才能走完这次巡逻的最后一公里。

望着舒缓的河水,李相恩率先牵马下河,探路在前,让白乙拉紧随其后。当行至河中央时,李相恩突然发现河水越来越深,已接近胸口。霎那间,远处传来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四面的山谷和脚下的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不好,洪峰来了!”李相恩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话音刚落,咆哮的河水似凶恶的猛兽,向李相恩和白乙拉席卷而来。危急关头,李相恩回身紧紧抓住白乙拉。因为他知道,白乙拉是草原上长大的孩子,不会游泳。为了保护战友,李相恩用力把白乙拉一次有一次地托举出水面。白乙拉得救了,李相恩却由于过度疲劳,不幸被急流卷走,连同他心爱的战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官兵们来到哈拉哈河畔,洒下白花祭奠老连长和他的妻子。

老连长,再向你敬一个军礼!

望着川流不息的河水,官兵呜咽着,沿着河流向下游四处寻找。声声呼唤响彻夜空,在崇山峻岭中久久回荡。李相恩失踪的这一天,正是他儿子两周岁的生日。妻子郭凤荣闻讯怀抱着孩子从千里之外赶来,在河边整整伫立了三天三夜,声泪俱下,一直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始终滴水未进,谁也劝不走,最终昏倒在河边。醒来后,她擦干泪眼,登上了三角山哨所。这是连队管段的最高峰,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清晰地看到不远处丈夫失踪的河道。郭凤荣千挑万选,在这里栽下了一棵樟子松。“相恩,你看到了这棵树,就如同看到了我,听到了我日夜的呼唤。我一生一世等着你,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妻子……”郭凤荣一捧土、一行泪,把自己对丈夫的爱全部融入了这棵“相思树”,把它当做自己的化身。

相思树。

长期的操劳和过度的思念,使郭凤荣积劳成疾。2010926日,郭凤荣走了,走得很安详。 天幕低垂,星雨点点,全团官兵人人佩戴着白花,伫立在界河边,随着凄婉的哀乐,手捧着郭凤荣的骨灰和金灿灿的菊花瓣,连同官兵数不清的泪滴,撒向了界河。汩汩的江水载着郭凤荣的心流向远方,在那片肥沃的土地上,与心爱的丈夫实现永恒牵手,也将这一爱情的诗篇播洒人间。

“相思树”下埋忠骨,“相思河”畔淌忠魂,英雄壮举励后人。雁群如约飞过,留下希冀,留下思索……

【三角山哨所的相思树】

                ——姝燕

一条哭泣的河 日夜湍流着忧伤

它在讲述着一段凄美永恒的情话

哈拉哈河 请你回答

我的爱人是否真的在你的怀中长眠

深情的阿尔山 请你告诉我

我的爱人是否永垂在你的山脚

呜咽的风啊 是你将我的心撕碎

潺潺的九曲溪啊 你绕瘦了我浓浓的情愁

这座望夫山啊 你让我望断了天涯路

南飞的雁啊 今生我已不再要你答复

就让我在这三角山的哨所旁

站成一棵永远的相思树吧

亲爱的战友 请将我的灵魂埋在这彼岸之峰

爱人啊 今生来世你都是我的牵挂

然后  再将我的骨灰撒进这条永恒的爱之河

哈拉哈河 我将在这里守望千年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