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北京军区
英烈祭|半壶水,巴丹吉林戈壁大漠深处最好的祭品 ( 1/)
2015-04-03 09:34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钱晓虎 徐博荣 李鑫编辑:张志伟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军报记者北京分社(解放军报记者钱晓虎 特约通讯员徐博荣、李鑫)奉献刻忠诚是边防军人的永恒话题。近日,记者再次踏上辽远深沉的戈壁,重拾那个时常击打心灵深处的边关梦。

“军医,张良是谁?为什么每次点名大家都要一起答到?为什么每次大家都要轮流替他站哨?为什么你的军挎包里总是装着一根驼骨?………”新战士小王巴望着眼睛不厌其烦地追问着军医张富,好像在朗诵《十万个为什么》,军医张富没搭话,而是小心翼翼的从挎包里拿出驼骨擦了又擦,看了又看,那是他和张良一起巡逻时军驼“小黄”的一根腿骨,脑海里翻滚着13年前的情景。

13年前,5月的骄阳把阿拉善清河口变成了一个炼丹炉。 当时的张富是连队的哨长。滚烫的戈壁滩,地表温度高达70℃。可是清河口的官兵们,无论天气多么热,执勤巡逻不耽搁。一行五人,翻过一道道沙丘,走过一条条河槽,警惕的双眼,时刻注视着国境线。五公里、二十公里,长途的跋涉,火一样的烈日,使巡逻官兵消耗了大量体力,一名战友中暑后瘫倒在地上,怎么办?在生死攸关面前,张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仅剩的半壶救命水送给了战友,自己和哨长张富返回求援。途中张良也中暑了,他推开哨长说:“不要管我,快回连部找人!”张良一个人在戈壁滩上停停走走。戈壁滩上到处是路,到处又不是路。行路时极易迷失方向。本来一直向东走,慢慢地就可能变成了向南走。等到张富回来接他时,他已经因为过度劳累,严重虚脱,停止了呼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手搂着武器,一手指着远方,像一棵千年不倒的胡杨。夕阳落下,天黑得吓人。这是小王下连后跟着班长第一次执行野外潜伏任务。苏广军擦了擦眼泪,把驼骨使劲往沙子里一埋,在骨缝里斜插了一根胡杨枝,在旁边点燃拣来的梭梭和小王一起取暖。顿时,一个手握钢枪,挺拔坚毅的哨兵身影在火苗的映衬下,出现在对面百米高的沙山上。小王不禁站了起来,感觉自己在伟岸的影子下是如此的渺小。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突然把理想、信仰、尊严之类的词语一下子紧紧的连接在了一起,随着跳动的火苗一起涌上心头,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军医张富放着家族企业继承人不做,而宁愿在这沙堆里坚守的真正原因。

“张良,你走的太匆忙。部队的温暖你只体会了156天。这几年冬冷夏闷的地窝子变成了遮风避雨的潜伏堡,咸苦干涩的“矿泉水”变成了甘甜可口的纯净水,要是歇脚纳凉的风雨亭再早盖几天……”半壶水的战友爱,一辈子的戍边情,张富跪在那里早已经泣不成声。年近40岁的汉子硬生生的哭声振地让人心颤。张良所在的边防连是军区最西端的连队,驻地清河口更是一个远到天边边的地方。一听到“清河口”,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清泉缕缕、河水潺潺,可谁知道清河口这个名字的由来,却颇有些辛酸。

为了找水,一茬茬官兵先后挖了十几口深井;“草原水神”李国安也帮打过井。1964年夏,连队因断水48小时而陷入绝境,消息惊动了中南海,周总理专门指示用直升机送来了救命水。此后,总理又为连队特批了一台运水车,从80公里外的兄弟连队拉水吃。出于对水的渴望,官兵们把仅有的一口苦水井命名为“甜水井”,将驻地命名为“清河口”。因缺水,连队实行定量用水,一点水需早洗脸晚洗脚,最后浇树才能完成“使命”;因苦水氟化物、砷化物等含量严重超标,新战士入伍普遍有腹泻症状,不少人患了肾炎、脱发和皮肤病等疾病,有的甚至落下了残疾。

古人云,春雨贵如油。在清河口官兵的心中,滴水贵如金。有一次,电视台一个摄制组到边防连队采访,正好赶上“张良班”出去巡逻,便一起上路了。出发的时候,还是一轮艳阳,把深冬的戈壁晒得暖暖的,远处的孤山、怪石、枯树、泥潭,在微微的地气蒸发下,叠造出一派奇妙的沙海蜃楼的幻景。可没走多远,戈壁上狂风大作,浑黄的沙尘如遮天的幔帐,铺天盖地而来。霎间,世界回到宇宙初开的世纪,天地间一片浑浊。战士们在骆驼上骑不稳,就用粗麻绳连着,牵着骆驼一步一步往前挪。就这样,大伙在这股子沙尘暴中摸索了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一个避风的断崖,扎起了帐篷,休息进餐。记者们抓住了这个机会现场采访,让战士们谈谈感想。

可三个巡逻兵一张嘴,唇上就迸出一粒粒血珠子,第6任“张良班”吴胜静说:“别问了,他们给家里写信都说这儿很好,这一拍上了电视,让当爹当妈的看见了,还不心疼死”。这话也许说到了大伙心里,三个兵顿时沉默,忍不住哭了,低着头,沾着泪水和血水,使劲吞咽着干燥的压缩饼干。班长毕竟是班长,说:“当兵的流血流汗不流泪,我们是张良班的兵,别让人家看笑话。来,唱支歌!”接着笨手笨脚的比划着,半半拉拉的唱起了“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比划完了,又说:“哭了,唱了,吃了,喝了,咱们该干啥还干啥”,言未落,一挥手,巡逻队又闯进浑浑噩噩的沙尘中………

吴胜静告诉记者,他们每次巡逻路过张良墓时,都要给墓碑前的军用水壶里续上半壶水。我想他们想续上的,正是戍边官兵们为捍卫祖国神圣尊严从心中迸发出的滚烫血水,是他们摸爬滚打、苦练本领洒下的炙热汗水,是看着百姓安居乐业,牺牲自己一家不圆,换取万家团圆的幸福泪水,是流淌在戍边官兵们心中那股子对党忠诚,永远涌动的爱国之河………

离开清河口,天已经黑了。戈壁的苍凉和空旷让黑暗填充的严严实实。记者的思绪从界碑游弋到哨所,脑海里翻滚着战士们皲裂地面容,回味着那段半半拉拉的歌声,猛然悟到,那几句歌词就是他们的最爱,有感而发,由心而至,由情而出。是一种军人们用生命感觉的艺术,用生死认同的心声,让人刻骨铭心,回味无穷。(照片由李鑫提供)

上一篇山西吕梁为新寻找到的五位晋绥抗日烈士遗骸举办安葬仪式
下一篇邯郸军分区第一干休所老八路清明祭奠革命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