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记者网 > 北京军区
独家│从小汤山抗非到援利抗埃的“姐妹花” ( 1/)
2015-02-11 09:28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宋保国 丛墨涵编辑:北京分社 支持左右键翻页 查看原图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再看一遍
下一图集
从小汤山到CHINA ETU的一对“姐妹花”:刘珂欣()和右刘静莉(右)。
穿脱防护服训练,是每天必须要训练的科目。
刚从病房出来,虽然大汗淋漓,却顿感轻松。
刚从病房出来顿感轻松。
与当地护工合影。

 

独家│刘静莉、刘珂欣:从小汤山抗非到援利抗埃的“姐妹花”

军报记者北京分社(宋保国、丛墨涵)刘静莉、刘珂欣。这两个温婉、可人的名字在2003年“非典”时就被大家所熟知。

她俩并不是姐妹,却因为“非典”胜似亲姐妹;她俩也没有约定,却总是心有灵犀,再次共同踏上了援非抗埃的征程。

2003年4月,刘静莉正是新婚燕尔,刘珂欣也才不满23岁,在人人谈“非典”色变、避之不及的时候,她们俩人却顾不上亲人的担忧,义无反顾地奔赴北京小汤山医院。从此姐妹俩便形影不离,同吃同住,搭班工作,在小汤山医院的22病区和重症监护室渡过了难忘的55天,结下了生死之交。

一转眼已十一年,已经是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护士长的刘静莉和护理部助理员的刘珂欣,又不约而同地奔赴抗埃的最前线——利比里亚CHINA ETU(中国埃博拉出血热诊疗中心)。而这次,又不同于“非典”,她们的敌人是WHO认为史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埃博拉,生物安全等级高于SARS,没有特效药,感染死亡率高达70%—90%;她们的战场不在中国,而是被联合国公布的最贫穷国家之一——利比里亚:气候恶劣、资源匮乏,卫生条件极差。这场战役考验的不仅仅是她们的生理与身体,更是一场持久的心理与技术战。

姐妹俩人再次零距离接触埃博拉。49岁的Mulubah,是医疗队首例确诊的Ebola患者,体重达200斤,除了高热、谵妄、乏力、咳嗽等症状外同时伴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同在一个小组工作的姐妹俩承担起Mulubah的主要护理工作,测量体温、血压、血氧饱和度、吸氧、监测血糖、注射胰岛素等。穿着三层厚厚的防护服,即使在32-35℃的气温下也会大汗淋漓,完成这些护理操作时往往全身已经湿透。尽管如此,刘静莉仍然坚持每天给Mulubah沐浴,帮她更换干净、舒适的病号服,这些平时看似非常简单的工作却危机四伏、耗尽体力。为了帮助Mulubah控制血糖,刘珂欣又与利方护士反复沟通,为Mulubah制定了糖尿病饮食,每次她都要查看Mulubah的饮食,并指导利方护士用利方语言向患者讲解糖尿病相关知识。经过精心护理的Mulubah一天天好转起来,第二次Ebola-PCR检测结果阴性,见医护查房时高兴地说:“Chinese is very good!Thanks!”

一个月前,医疗队在成都集训时,姐妹俩人训练穿脱防护服,互相检查、监督;今天在埃博拉病房,俩人又相互检查防护服穿着,哪怕一丝头发露在外面也要重新穿戴。姐姐刘静莉从病房出来脱防护服,妹妹刘珂欣的双眼就没有离开过监控屏幕,时不时还要提醒下一步该做什么,要注意什么。当全身被汗水浸湿、脸上被口罩勒出深深印痕的刘静莉走出最后一个脱衣间时,刘珂欣总是先递上一瓶水,报以会心的微笑。

在生活上姐妹俩依然如故,一人值班,另一人就帮忙把饭打好;一人下夜班休息,另一人就帮忙把脏衣服洗了。一起帮厨、打扫卫生、讨论工作,两个熟悉的身影经常出现在CHINA ETU和SKD体育场,成为医疗队人人皆知的“姐妹花”。

 

上一篇独家│抗埃女博士的亲情连线:"妈妈,勤洗手别着凉!"
下一篇独家│随北京军区某油料仓库运油班行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