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 弟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唐红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5-02-06 10:45

前几日,军校时的同学从内蒙古打来电话,寒暄几句后,猛然问了一句:“你还记得阿拉善左旗吗?”闻言,浑身一震,思绪一阵恍惚,硬生生被拉回到了2008年5月那个漫长的夜。

5月中下旬的阿拉善左旗骄阳似火。在荒漠的深处,一场带有战术背景的毕业奔袭演练已经展开——18小时内越过腾格里沙漠,直逼宁夏的青铜峡,全程84公里。这个毕业的季节,学员对基层部队的向往和建功立业的决心似乎给炙热的天气浇了一桶油,骄阳被烧得更旺了……

8小时的奔袭后,一轮明月已经爬上山头,点点的银光洒在无边无际的荒漠上,让这个夜显得多少有些冷。三三两两的人群拖着疲惫的身影却倔强地迈着步子。我身上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身边的副班长杨明明接过去了,一条背包带一头系我腰带上,一头牵在他手里。

我深一脚浅一脚,蹒跚着尾随他而行,每走一步,脚尖处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大脚趾指甲长进肉里,已经化脓,流出的血水把袜子都染红了。望着明月和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多想躺到地上美美地睡一觉,静候明天的日出。因为队长说天一亮,我们就到了。中途有几次坐在地上休息后实在不想站起来,却总在我眼前伸出一只强有力的手,把我拽了起来,那是副班长的手。

我拧开干瘪的水壶,仰起头,使劲倒了倒,一滴也没有。其实早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一滴不剩,嘴唇干裂的就像久旱的稻田。就在绝望之际,副班长像变戏法般的变出了一个苹果,塞进了我手里。至今我都没有想明白,副班长是把苹果藏在了哪儿。为了锻炼我们对饥渴的耐力,出发前全身可是都被搜了一遍,允许带的只有随身的一壶水。

苹果只有一个,看起来有些小,还有一些瘪。当我舌头触碰到苹果的瞬间,一股香甜传到了心里。我轻轻地咬了一下,又把苹果递给了副班长,他却摇摇头:“我不渴。我身体比你壮。你累的时候就咬一口,坚持住,太阳很快就升起来了。”

终究,副班长还是没有抵过我的执拗,一个苹果在我俩之间悄悄地传来传去。几个小时过去了,瘦小的苹果上只有一道道斑驳的牙印,谁也没有真正咬下去一口。

荒漠的夜很静,静得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一前一后的两道人影在月色下缓缓前行。荒漠的夜很长,却长不过副班长手上的背包带……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