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踏着万道霞光,悄然向我们走来。一泓一泓的思念悄然涌起。看天,万里无云,越看越远,越看越蓝,越看越深,很静很静……

" />

梦在呼唤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姜鹏武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5-02-03 11:40

新年踏着万道霞光,悄然向我们走来。一泓一泓的思念悄然涌起。看天,万里无云,越看越远,越看越蓝,越看越深,很静很静……

忽而,几只喜鹊,从窗外嘎嘎飞过。它们从哪里飞来的呀?家住何方?窗台上,那盆无名草,淡绿淡绿的,几片叶子泛黄了。春夏秋冬,默默地陪着我加班熬夜。平时,急匆匆的,随便给它浇点水,没仔细瞧过。定睛一看,郁郁葱葱的绿芽芽,已悄悄冒了出来。朝阳下,书橱上,映出它跃动的影子,好似天空中一群追逐的燕子,多么朴实忠实的植物战友啊!

远方,传来阵阵鞭炮声,顺着声音打开的时间隧道,儿时的场景,慢慢浮现出来。那场景,既在眼前又很遥远,既清晰又很模糊,记忆的碎片慢慢组合起来……

故乡的雪真大啊。小学生们一筐一筐往河边抬,很冷很冷。红红的小脸蛋,冒着一股股热气。冰窟窿下的河水,哗哗流淌,河岸上的冰雕晶莹剔透。有的像下山猛虎,有的似欲飞的凤凰,有的如清秀园林,还有的像大炮飞机……渴了,小伙伴们随手掰下一块冰,咔嚓咔嚓吃了起来。结冰的大斜坡上,小伙伴们抱在一起,往坡下溜,一不小心,仰马朝天,摔个腚呱呱,过足了溜“冰滑梯”的瘾。

夜幕慢慢降临了,远远地望见老母亲弯曲的身影。寒风中,老母亲叫着我的小名喊道:“吃饭了!”我用双手拢成喇叭回道:“妈——俺这就回去!”砰——叭!“二踢脚”的鞭炮声在山谷里开始回响,传得很远很远。东边苗家,西边官地,北边后泊,南边杨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万方合奏起来,礼花在夜空里尽情绽放,真美啊!鲜艳的对联,随风飘动的红灯笼,映着皑皑白雪,好似一副清新扑面的油画,永远印在了心底。肚子咕噜咕噜饿了,领着大黑狗,一溜烟往家里跑。“搓嗒!搓嗒!”的风箱声越来越清晰,大锅里热气腾腾的饺子,飘出了浓浓的麦香味。“过——年——了!”小伙伴们边跑边喊……

手机“嘀铃铃”响了,老弟从老家打来电话,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哥,吃饺子了?”我说:“一会儿,回家吃。”老弟高兴地说:“哥,村里的柏油路修好了,河上也架起了桥,商户来得可多了,苹果的价也好,一斤四块多,收入小十万呢!”一分辛劳一份幸福,老弟蛮拼的。乡亲们的年一定会过得很美。

是啊,梦生发于春天的泥土里,父母期待的眼神中,冲浪在民族复兴的滚滚大潮上……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