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尽狂沙始到金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刘松峰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5-01-16 07:56

接到编辑部约稿的电话后,我拖了有两个月,迟迟不敢下笔。除了日常事务繁杂纷扰外,更多的是惶恐自己才疏学浅,在这个全国性期刊上给读者谈自己的写稿体会,贻笑大方事小,更担心会给编辑部带来不良影响。即便如此,服从编辑部要求乃是第一要务。怀着无比纠结的心情,在键盘上敲出自己从事新闻工作的一些粗浅体会。

我入伍前务过工、经过商;入伍后,从战士、班长、排长、连队指导员干起,曾先后在3个集团军、3个军事院校工作学习过,取得了军队政治工作学的硕士学位。但更令我感到珍惜的,是2003年初开始,我从事的国防后备力量建设新闻宣传工作。

光阴荏苒,一不小心已经11年过去了。11年间,我写过数以万计文字量的新闻稿,推出了赵渭忠、张连印、杨敏学、王启发、高英和平山县人武部“一对好主官”“保定市优秀复转军人群体”等一大批先进典型。每一篇优秀的新闻作品的问世,总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不论是做一名新闻工作者,还是人生的修行,能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正如古诗所云:“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我经常听到有人叹息稿难写,稿难上。其实从另外的角度去观察,正因为稿难写,才让你去写;正因为稿难上,才让你去上!人在难中,如果能知难而进、迎难而上,保持高尚情操,坚守心灵高贵,那难就能成为成长进步和灵魂升华的阶梯。

担任《中国民兵》杂志的特约记者、记者11年来,我走遍了河北省军区系统所有的一线要点,采访过200多个团以上单位,亲历过辖区内所有的抗震救灾、抗洪抢险、扑救森林大火、抗击台风和暴雨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参加过军以上单位组织的所有演习演练和炮兵、防空兵实弹射击,见证了河北省军区组织的每一次试点观摩和现场会。为什么讲这些呢?因为别人没经历过我经历了,就可能写出别人写不出来的稿子,这是一笔难得的财富。2012年8月,“达维”台风肆虐。我带领新闻骨干奔赴救援第一线,顶着狂风暴雨、趟着齐腰深的积水,冒着随时被泥石流淹没的危险,拍摄了大量的珍贵镜头,第一时间在新华社播发了河北十万军民齐心协力抗击台风的通稿,并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了现场救援画面,极大地鼓舞了灾区党政军民的士气。

新闻工作离不开对“人”的报道。只有“至人所未至”“想人所未想”,深入采访对象心里,达到别人没有深入到的程度,才能获取更具新鲜视野的独家新闻。2010年夏天,我接到去太行山深处采访河北省军区维护连“夫妻哨”魏志国一家三口在大山深处维护国防工程事迹的任务后,打着背包住进维护连。每天清晨,我都要跟部队练长跑。正课时间,又要穿起迷彩服和战士们一起沿着大山巡查。那些天,山里的气温接近40℃,我那身迷彩服天天泡在汗水里。一周下来,虽然迷彩服上结着厚厚的“碱花”,但我却和魏志国一家三口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长篇通讯《大山里的“夫妻哨”》被军地多家媒体刊用,产生了良好的宣传效应。

正如新闻界的前辈所言:好视角,关在屋子里找不到,讲套话更不行;只有深入一线,才有茅塞顿开的新思路。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如今,在组织的关怀培养下,我已成长为一名正团职军官。我深知,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让我承受了不少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但也正因为从事新闻工作,我才有了今天的成长进步。自己脚下的路还很长,还有更重的担子需要担当,我会始终如一地忠诚于自己从事新闻工作的职业道德,忠诚于自己的人生选择。

(本文转自《中国民兵》2015年第1期)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