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个刘胡兰在成长

——刘胡兰英雄民兵班50年传承红色基因记实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郭建跃 武元晋 郭冬旭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5-01-13 08:22

军报记者北京分社(解放军报记者郭建跃、武元晋  通讯员郭冬旭)哗啦啦的汾河水,在吕梁山下的文水县哺育了一位闻名全国的女英雄刘胡兰。在她牺牲后,以她名字命名的刘胡兰英雄民兵班,建班50年来成员换了一茬又一茬,班长换了一任又一任,始终传承着她用鲜血造就的红色基因,51次受到各级的表彰奖励,成为山西民兵方阵中的一张闪亮名片。追寻这个班的红色足迹,记者欣然发现,在胡兰精神的照耀下,千万个刘胡兰正在成长。

训练场上的“霸王花”

脱下军装,她们是一群爱美的花季少女,然而走上训练场,她们即刻成为英姿飒爽的“霸王花”。

今年参加吕梁军分区民兵训练成果展示,刘胡兰英雄民兵班甫一亮相,就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目光。跃进、卧倒、出枪,头戴钢盔、身着迷彩服的12名女队员动作娴熟连贯、干脆利落,“啪啪啪……”枪声响处,所有目标应声倒地。13秒!在冲锋枪100米卧姿无依拖对固定目标射击课目中,她们以优异的成绩技惊四座。

赛后,“胡兰班”第十八任班长李亚茹激动的和队员拥抱在一起,她们用实际行动证明:虽然能歌善舞,但她们不是表演队;固然顶着“胡兰班”的光环,但她们无愧英雄的传人。文水县武装部的领导介绍,“胡兰班”的军事训练一直向作战部队看齐。除了每年1个月的脱产训练,在民兵整组、“军事日”活动、生产淡季,都要抽出一定的时间进行体操、军体拳、单兵战术、战场自救互救等军事科目的训练;武装部专门抽调1名军事干部和1名技术过硬的职工,专门负责胡兰班的训练,还多次邀请北京军区八一体工大队的射击教练专门对队员们进行专业指导。

滴水成冰的天气里,她们蒙着眼罩,一遍遍进行步枪拆组分解结合;沙尘飞扬的训练场上,她们手持盾牌进行防暴演练,在日复一日的摸爬滚打中,这些从农家院落里走出的女孩子,褪去了一身青涩,成长为合格的女民兵。副班长陈转,被队员亲切的称为“励志姐”。报名“胡兰班”时,身高不足1.60米的她差点被刷下来。虽然每次队列都因瘦小的身材排在最后,她却把这看成自己的“优势”:“排在最后不代表最差。其他姐妹的动作,我在最后看得最清,谁做的好我就向谁学。”参加射击训练,每隔40分钟休息1次的时间,她还继续趴在冷冰冰的靶场上揣摩动作要领,缠着教练给自己挑毛病。强化训练近40天,她的射击成绩节节升高,射击考核打出了5发子弹49环的好成绩,被县人武部评为“优秀射手”。

辛勤的汗水浇灌出奋斗的硕果,“胡兰班”连续4年参加省军区、军分区组织的对抗射击和军事比武活动,次次夺冠,涌现出18名训练标兵,10名优秀射手。

消防队里的“女汉子”

穿着消防服,戴着安全帽,手拿灭火器材穿梭于县城的火灾现场,与火魔搏斗,这样的情形似乎与女孩子温婉的形象大相径庭。可“胡兰班”的女民兵却做出了这样的壮举:2008年,以胡兰班队员为基干的全国首支24小时值勤的女子消防队正式成立。

文水县近年来造纸、酒类加工等民企发展迅猛,消防形势颇为严峻。女子消防队成立后,当地消防部门拨出30万元专款,为她们配备了消防车和24小时值班室,并对她们进行了相关知识技能的专业培训。她们可不是做做样子,几年来她们共出动51人次,参加10余次消防扑救,成功处置火灾3起。

2012年5月21日下午14时30分,“胡兰班”女子消防队的值班室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凤城镇南徐村和家沟发生火灾,请你部立即出动。”接到任务的队员们立即全副武装,迅速向着火地点出发,机动途中通知邻近的森林灭火分队和应急分队向着火地集结。到达着火点后,火情已经刻不容缓,这里主要植被为灌木丛和杂草,过火面积大约300余亩。面对熊熊烈火,她们毫不犹豫冲上前去,配合数百名民兵,经过4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成功扑灭山火。

在没有重大任务的时候,“胡兰班”女子消防队的队员们走上街头巷尾、田间地头,开展消防知识宣传,对容易发生火情的地方进行排查处理,被当地百姓誉为“火凤凰”。因为工作出色,2011年11月,消防队被公安部表彰为“热心消防事业先进集体”并颁发奖牌。

扶住孤寡的“女雷锋”

与同龄人相比,“胡兰班”队员们的生活强度大、紧张枯燥,津贴不高,在县城哪怕做个店面收银员、餐饮服务员,工资也比她们高4、5百元。可物质财富的贫乏却掩盖不了她们精神世界的丰富,当别的女孩子忙着逛街购物,沉浸在父母的关怀呵护中,这些胡兰精神的新传人,已经担起了照顾他人的责任。

刘胡兰的故乡云周西村,有26个军烈属、3个五保老人,她们全部包了下来。村里春种秋收,挑水扫院,请医抓药,她们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五保老人李三女年事已高,大家拿出自己的积蓄,为老人专门安装了电灯,制作了过年的新衣服,送去了新被褥,每到过年时捐助200元钱和两袋面粉。老人感动之余,特意让人买了2尺红布,一针一线地缝上“比亲闺女还亲”的字样送给了“胡兰班”。

老红军刘德年势已高,老伴刘桂英患有脑血栓后遗症。“胡兰班”主动找上门去,擦玻璃,打扫房间,为老人洗脸,把两位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老红军逢人就讲,“胡兰班”是文明的种子,走到哪里,就把文明的种子播撒在哪里。

现在,“胡兰班”的队员和已经先后出队的18名历任班长,还与本县18所中小学建立了联系,担任“校外辅导员”,定期展开活动,并打算成立一个“志愿者”活动组织,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胡兰班”的女民兵们如此可爱,难怪“胡兰班”首任班长、刘胡兰的妹妹刘芳兰,前不久来参加“胡兰班”成立五十周年活动时动情的说:“看到你们,我好像又看到了姐姐当年的样子,胡兰精神后继有人了。”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