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马峪的星光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章熙建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5-01-08 08:49

标题书法:刘业勇

曾经的岁月总难释怀,惟有军人的选择刻骨铭心。初冬时节随战友郭政委去京郊石马峪,得悉一群老兵精彩的治水故事,领略了当代军人让信念种子深植沃土的壮举。于我不啻一场心灵洗礼。

这是个典型的北方四合院,北依密云水库二道堤坝,东临逶迤连绵的云蒙山脉。初冬暖阳照耀下,山峦层林尽染,秋叶折射万点金光,毫无骄矜地喷吐着时光的沧桑与从容。郭政委说,当年几位战友揣着地图翻山越岭,不约而同都用红笔圈点这个山坳。

老兵们都曾拥有戍守边关的辉煌,尽管军旅生涯的句号落在京城,但挥戈执戟的酣畅却意犹未尽,那是使命情怀的不倦激荡。缘此,他们相约依托石马峪山庄,汇集军旅珍藏,打造一方寄放青春梦想的精神家园。山庄四合院乍看宛若连队排房,院内风景更不寻常,墙上镶嵌着照片拼组的文字——“无悔军旅、戎马荣光”。那是郭政委和战友们的戎装照,军旅伉俪、父女军人英姿勃发,背衬着或燕山萧瑟秋景、或南疆葳蕤椰林、或雪域万仞群峰。展柜排列着斑驳弹壳、战损钢盔,还有水壶挎包、黄棉军被、黄铜军号等寻常物什……穿越弹雨硝烟的军事元素,犹如附着岁月履痕的红色音符,让古老山村激荡出雄壮的军旅旋律。

石马峪村位于密云水库内湖南麓、云蒙山下。《轩辕本纪》载:“时有神马出生泽中,因名泽马……”传说有一天神马飞临水湾,庄稼地立刻青苗茁壮、硕果累累,山坡上霎时芳香一片、仙果遍野。村民由此给村子起名“神马峪”,后演变为“石马峪”。此刻,村子西山矗立的神马巨石,似乎正与老兵的情有独钟畅叙某种传奇默契,只是当年的神话如今嬗变成真。高耸的花岗岩长堤下,铺展着一片茂密的板栗园,秋风如一支神奇画笔,将葱翠的树叶染成一片金黄,在秋阳照耀下摇曳万点碎金。中层沟渠蜿蜒、泉流潺潺,之下是苞谷地、红薯田、蔬菜大棚、精养鱼塘梯次排列,那般直线加方块,如同军人最熟悉的行进队列。每年春秋,时令就像集结号召唤老兵,拉犁耕地、挥镰收割、修渠沤肥……“南泥湾”汗水与甘甜的滋育,让寂寥山野如沐春风般绽放战地黄花的醇醪芬芳。

伫立堤顶俯瞰山庄,飘扬的国旗令我血脉贲张。正是这抹鲜红的熏染,让老兵拥有特殊的生命底色。老兵都有30年以上军龄,从选择军旅到建功军营,从带兵戍边到转业地方,沙场硝烟熏染,边陲风霜浸染,他们或许过早地让皱纹爬上额头,霜白浸染头发,但沧桑的脸庞始终红润而豪迈。思绪间,我转头远眺,目极处横亘着一道黛色苍蟒,那是著名的古北口长城要塞,作为辽东平原和内蒙古通往中原的咽喉,历来兵家必争、战伐连绵。1933年惨烈悲壮的古北口抗战,更以360余名爱国将士的鲜血,为民族尊严烙下凝重注解。我倏然想起那次登上古北口要塞,适逢一群大学生正擎举国旗列队宣誓。庄严肃穆的一刻,断壁残垣的城墙、黝黑幽深的弹眼,仿佛时光老人静默注视着世事变迁,周遭漫山遍野的秋叶也洇漫成血色海洋。

红旗、红星、红领巾,这组独具蕴涵的词汇,霎时被一根殷红血脉缀合串连,在我心底炽如火炬、光耀灼灼。

夜晚,再次登上密云水库二堤。坝下山村炊烟袅袅,远处灯火阑珊,湖面星光倒映,我的视距无法摄取那遥远的浩瀚,但内心却激荡着诗意的遐想:待到南水北调开闸通渠,此刻当是渔火点点、胜若仙境。寒风飘来一缕稍稍呛鼻的烟熏味,让我想起故乡的朦胧暮色,亦不禁唤起军营篝火的嗅觉记忆。

郭政委父亲是抗战老八路,孟良崮战役担任先锋营长,曾率部如利刃撕开敌军的最后防线。部队短暂休整后南下参加淮海战役,重伤躺在野战医院的先锋营长心焦如焚,却不得不受命留下加强地方新政权。战伤尚未痊愈的先锋营长拄着拐杖上任莱芜县水利局长,指挥旱涝频发的鲁中大县治水战役。团政委转任的县委书记硬邦邦掷给一句话:“战场打不垮,治水战必胜!”

郭政委童年记忆中的父亲,是模糊甚至陌生的。但父亲鏖战水利工地的雄姿铁骨,却刀錾一般嵌在他记忆里。

那年深秋,少不更事的儿子跟随父亲去雪野水库工地。父亲抬着泥筐艰难地向高耸的堤顶攀登,儿子弓下腰像虾子抠着黄泥向上攀爬。施工小憩,直喘粗气的父亲用沾满黄泥的大手,拧开军用水壶惬意地深抿一口,儿子傻傻地嚷着也要喝水,父亲笑着把壶嘴递到儿子鼻孔下,一股浓烈的醇香呛得他连打几个喷嚏。烈酒加黄泥,就这样铸成父亲的形象:汗渍染黄的粗布白褂,浆洗泛白的黄军服,中间夹套一件漠北羊毛短袄,那是父亲老班长牺牲前送给他的遗物。父亲时常自豪地甩出一句口头禅:任凭天寒地冻,有老班长护着,浑身都是英雄虎胆!

子夜,宿营号响彻山坳。熊熊篝火中,苍穹繁星与工地人群交相辉映,织成一幅壮美的群星璀璨图。父亲像当年伫立孟良崮崖顶一样,一手叉腰,一手摁在儿子头顶说:“小子,等这堤坝大功告成,你就留这儿啦。得好生给爹护好堤看好水哟!”

只是当时的懵懂伢子尚未想到,临危受命的先锋营长鏖战18年,指挥修建了4座大型水库。封山移民、爆破采石,凿渠引水、抗灾护堤……刺刀见红的5千多个日夜,那番险恶惨烈一如战场的短兵搏刃。雪野水库始建于1959年,水面达14平方公里,总库容超2亿立方米,后更名为雪野湖。这源出九龙大峡谷的一泓净水,终让灾患连绵的莱芜华丽变身,成为济南美丽富饶的后花园。

倔犟耿直的父亲翌年初调往高青,年仅5岁的儿子虽然没能留下,但高中毕业的姐姐却扎根在了莱芜。转眼30多年过去,从18岁踏着父辈足迹远赴晋中军营,到走上领导岗位,每到冬春时节,当年的懵懂伢子都要回返雪野湖,面向万顷碧波庄重地敬军礼,而后攥把黄泥使劲地嗅吸,那黄泥里仍旧透出一股浓烈醇香。这刹那,一缕尘封的记忆便喷涌而出,郭政委说那是父亲嘴角渗漏的酒滴,还有身上滴落的汗珠,那气息劲道而隽永。

许是触动真情,性情爽朗的郭政委语调渐显凝重,目光投向水面隐约闪现的星河倒影,似乎正沉浸时光倒流中。那一刻,夜幕如漆,堤坝路灯光愈发明亮,我陡然察觉郭政委双眸中有晶莹在闪烁。

郭政委和老兵战友多属军二代,有的即便无缘这份渊源,也执著地把子女送入了军营。郭政委女儿北大研究生临毕业那阵子,妻子为闺女工作择岗挺闹心,可俏闺女触及话题总神秘地回应8个字:水到渠成、静候佳音!直到去年底,女儿才陡然亮给父母一个惊喜——一纸海军某部入伍通知书。于是,石马峪山庄的群星组照中,又增添一颗晶亮新星。飒爽英姿的海军上尉乌亮的瞳仁里,书写着睿智而坚韧的憧憬。令我油然想起石马峪夜空的璀璨星光,“无悔军旅、戎马荣光”,那是新一代血脉延续的使命宣言!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