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路郝维烈的戎马生涯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弯云龙 王亚平 卜金宝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4-12-17 10:18

15岁加入共产党

郝维烈1923年12月出生于山西省沁源县榆坪村,祖辈都是淳朴本分的农民。父亲弟兄3人,父亲排行第三,大伯鳏居一生,可怜二伯父15岁时竟被野狼吃了。全家有父母、妹妹加上大伯共六口人,土坯房3间,旱地15亩,山林地3块,以务农为生。正常年景尚可糊口,灾荒年粮食不够吃,只得靠借贷为生。有一年大旱歉收,春节将临,家中存粮无几,几近断炊,父亲便向地主家求借,不但没有借到,反遭辱骂训斥,全家人非常气愤,看透了地主老财的黑心。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到他的家乡,乡亲们流离失所,饥寒交迫。

“我亲眼看到了国民党军队溃退南下、八路军北上抗日,地下党进行抗日活动的情景。”郝维烈说。他从国共两党对待日本侵略者和老百姓的不同态度上,辨认良莠,选择道路,树立起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决心。他当了儿童团长,站岗放哨,宣传抗日,引起党组织的关注。1938年3月,15岁的他秘密加入了党组织,走上革命道路。后来,郝维烈从入党介绍人那里得到《论持久战》《共产党宣言》两本书,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从此,他更加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念。

伯父侄子竞相从军

近朱者赤。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我军实力的壮大,郝维烈萌发了“扛起枪,上前线,打鬼子”的念头。他四处奔波,多方求情,一心一意要参军,一门心思上前线。但他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娃娃,又是郝家唯一的男孩,家里人说什么都不愿让这个“独苗”出走,于是紧紧地看着他。郝维烈就以出去看姥姥为由,偷偷找到八路军,好说歹说留在部队,当了一名勤务员。

郝维烈参加八路军后,他50多岁的伯父郝鹏举费尽周折找到了侄子郝维烈,可侄子说啥也不回去。没有办法,郝鹏举找到带队领导说:“维烈要是不回去,那我也待在这里,我会做饭。”于是便留下来当了炊事员。

他们这段“伯父侄子竞相从军”的趣闻,一度被传为佳话。

怀里的书被鲜血染红

1941年秋,扫荡太行根据地的日本鬼子进驻关家垴,准备取道归巢。八路军得到情报后,乘着夜色摸到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将敌包围,不料被鬼子发现,战斗由此打响。在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二营当卫生员的郝维烈始终坚守在救护伤员的岗位上。

战斗的第二天,敌机狂轰滥炸。郝维烈所在的救护所离重机枪火力点只有十几米,突然一颗炸弹在救护所和重机枪火力点之间爆炸,重机枪手当场牺牲,郝维烈被炸出十几米远,晕了过去。地里的谷茬子穿透了他的衣服,刺破了他的皮肉,他揣在怀里的《论持久战》《共产党宣言》被鲜血染红。郝维烈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书呢?我的书呢?”看到两本书后,他又投入激烈的战斗。

拼死抵抗8天8夜

1941年11月,5000多名装备精良的日军气势汹汹地向我太行根据地黄崖洞袭来,企图摧毁我兵工厂,截断我军武器弹药的供给来源。

为粉碎敌人的企图,我军拼死抵抗,战斗尤为惨烈。郝维烈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南口,是进入兵工厂的必经之地,地势险要,峡窄谷深,蜿蜒千米,两侧高峰对峙,一边是绝壁,一边是瀑布,仰视‘一线天’,俗称‘瓮圪廊’。我军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占据着有利地形,打退敌人10多次冲击,打死打伤100多个鬼子。气急败坏的敌人,动用了山炮、燃烧弹和掷弹筒。突然,1发炮弹击中了我7连阵地,连长当场牺牲。还有个战士腹部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他坚持用一只手捂住流出来的肠子,另一只手持枪射击,最后拉响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

郝维烈动情地说,这次战斗我军拼死抵抗8天8夜,以1个团的兵力歼敌1000多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奇迹。

现在,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郝维烈经常向驻地的学生和干休所工作人员讲述这段历史。他告诫说:“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我们不能忘记历史,要格外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人物简介:郝维烈,山西省临汾军分区干休所离休干部。山西沁源县人,1923年生,1938年3月入党,同年10月参加八路军。参加过百团大战、平汉战役、保卫黄崖洞等战役战斗,屡立战功。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