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滩,贝壳的叙说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沉 石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4-12-12 11:28

她又来到海滩,胸前戴着蓝底花格子的布兜,右手拿斗笠,沿海滩寻觅着。

潮退得很远,袒露出一片淡白色的沙滩,一个个沙虫洞眼冒着微微的沙泡;一只只寄生蟹从这个洞爬向另一个洞,留下一道道毛边的痕迹。她向前走着,不时停下脚步寻找着遗落在沙滩上的贝壳。海滩上仍留下一个个贝壳,像一行行多彩的诗,又像一个个写给大海的问号。她等了许久,晚霞融进了大海,她还是没有见到他。她的心思凝重起来,一股多味多彩的浪潮冲击着她。海滩上没有他的脚印,他肯定没来,也许有战备任务,不,他算的潮汐可准啦,退了潮常见他寻觅的足音。她真想对着海滩呼叫,可又不知他叫什么名字。每次他来去都是那样匆忙,只留下那个海军衫的身影。他捡到一只虎斑贝时,兴奋得眼睛发亮,用手擦了又擦,一道道多层次的斑纹放着异彩,映着他那张黑黝黝的脸庞,他满足得嘴角漾起微笑,哼着他家乡的小调走了……

他怎么还没来,天色已黑了下来,海滩与脚印都不见了。

他和往常一样,踏着夕阳的沙滩,专心去捡贝壳。他痴情而专注地凝望着这片西沙银色的海滩,心中装着种种梦想。他的眼前又闪现带有锯齿虎皮斑纹的贝壳,是从黛蓝色的海水里缓缓地爬向了岸边,然后留在了海滩上。他记不清是梦,还是西沙的传说。相传,海水黑得发光,波浪中流动的生灵依偎着这座珊瑚礁岛。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三兄弟,他们白天驾驭着渔船穿梭黑波谷撒下一张张渔网,晚上他们相聚在小岛。一天,他们出海收网的时候,拉起来一只硕大的海蚌,半圆的扇形镶嵌绿的波纹,霎时,一股白色的微风拂来,黑色的波谷也变成了银色,布满了无数条扇形的、闪着白色珐琅光泽的丝带,一颗又大又圆的珍珠从海蚌里蹦了出来,仿佛黑夜里升起一轮明月。三兄弟惊喜万分,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珍珠,他们的眼睛仿佛镀上了一层透明的泪珠。一阵青紫色的海雾腾起,飘舞的海仙女落在银色的蚌壳上。她愿嫁勤劳的凡人,正当她羞涩地注视着渔家三兄弟,为嫁谁而犹豫不定时,三兄弟像潮水般涌到她的身边。她允诺,谁能在海上捞到一百个海贝就嫁给谁。老大捞得筋疲力尽,还不够数,他叹着气不再捞了;老二只在浅海里摸;唯有小兄弟把生命置之度外,潜入海底捕捞到一百个虎纹斑贝,他用真诚获得爱情。

他还是沿着海滩朝前走去,虽说眼前仿佛荡漾在梦中,他多么渴望爱情,都31岁的人了,加上西沙烈日的暴晒皮肤黑黝黝发亮,头一次回家探亲,父亲都认不出来自己的儿子了。他淡淡地付之一笑,笑得眼眶里闪动着无须掩饰的亮光。她来了,他的恋人,穿着白色连衣裙,兴致勃勃地朝他旋转而来,宛如一只白色蝴蝶翩翩飞舞,迷爱着身在天涯海角的军人。他把虎斑贝送给了她……

他把捡到的贝壳整齐地放在盒子里,捡了数、数了捡,不知道数了多少遍。夕阳勾勒出他那深蓝色的身影,他双手捧起捡到的贝壳,像得到宝贝似的,脸上荡漾起喜悦的彩霞。他笑了,五彩的虎斑贝映着他那无须掩饰的泪花。

“看你高兴的样儿,是不是也捡到了一百个贝壳……”海妹子边往海里推着渔船边逗乐地说。他有些不好意思:“不,不是,随便捡着玩。”

“那就送你几个贝壳。”海妹子从船舱里捧起一把虎斑贝壳递给他。

他仿佛触电一般连声推让着:“不要,还是自己捡。”

海妹子咯咯笑起来,海滩上撒下一串铜铃般的笑声。“看你害怕的样子,我又不能吃你。”

他哪里知道,他向往爱的心思早已被海妹子看透了。无论他在海滩上表现得平静或者狂欢的样子,都逃脱不了她的视线。多少个傍晚,他独自在海滩捡贝的身影,不止一次牵动着她的眼睛,然而,她摆脱不了他的那颗迷恋寻觅的心。她只能这样做,也许连她自己也弄不清为什么,要按时向他欲走的沙滩扔下贝壳,真的,她不知道,她总觉得这是一种心情,连她本人也无法理解的心情。

他又来了,走向沙滩,不规则的脚印遗留在银白色的沙滩上。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封信。他是多么盼望盖有“北京”邮戳的来信。哪怕是一声微弱的舰船的汽笛声,或是一舟飘荡的帆影,都会像敏感的神经牵动着那颗咚咚乱跳的心。沙滩上叠印着他奔跑的足迹,他常常站在海滩边的一块礁盘上,凝望着蔚蓝的海天深处,一团团的白云缭绕在蓝色的怀抱中,霎时,出现一颗银光宝色的珍珠贝,海面上荡漾着百只五彩绚丽的虎皮斑纹贝……

他惊讶地揉着双眼,茫茫的海面飘洒着白色的水帘,仿佛姑娘的白色连衣裙。然而,一封“父病危”的信催动了他的双脚,刺痛了他那颗欲碎的心。他从小就失去了母亲,是父亲把他拉扯大的。老父亲临终时,拿出了一件件他细心缝制的小孩衣裤,还有他早已买好的小铃铛。善良的父亲盼着他娶回儿媳妇。

他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又回到了天涯海角的小岛。

他守护着岛上的雷达天线,总是忘情地盯着大海,他似乎忘了傍晚时分去海滩。海妹子却从来没忘记在黄昏来到海滩,她更没有忘记把新鲜的虎斑贝,抛向老兵走过的地方,然而,她再没有见过他那海魂衫的背影。她有些失落和怀念……

在一个台风过后的日子,海妹子的渔船被海军带进了一个避风港,她把积攒的5枚斑纹多彩的贝壳装进衣兜里,从船上跳下海滩,寻找海军老兵。

她走在海滩上,看见贝壳被海水带走,她的心空了,泪水洒落风中。

老兵哪去了?海魂衫哪去了?她深深地思念着。后来,小岛来了新兵,她想去询问老兵的去向,可不敢问。她似乎从海上知道了,那次台风老兵下海救援渔船没有上来;她又听说,老兵去了很远的地方,还带走了他捡的那些贝壳。她哭了,忘情地在那片遗落贝壳的海滩上奔跑。她又在寻觅那些有生命的贝壳……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