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平型关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顾春华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4-12-12 11:11

巍巍太行山,风雨平型关。这座明长城内三关与外三关之间的重要关隘,位于山西省灵丘县与繁峙县交界的关岭上。1937年,在华北形势万分危急之际,八路军115师在陕西三原誓师换装,从韩城渡过黄河,挺进山西,在这里取得了出师抗日的首战大捷。前不久,我驱车从灵丘县城出发向西南方向行进,辗转数十公里,抵达了位于连绵群山之中的冉庄村。

这里距平型关15公里,战斗前,115师的部队便在这里集结。村子的中心,有个半亩大小的四合院。1937年9月23日至24日,115师的领导就是在院内一个数米见方的土屋里,详细研究各方面汇集的情况,制定侧击计划,下达出击命令。24日深夜,部队摸着黑向乔沟一线开进了。为了隐蔽,部队走的是最难走的毛毛道。当晚下着瓢泼大雨,战士没有雨具,身上的灰布单军装被淋透了。天黑得像口锅,行进过程中只能相互拽着衣角防止摔倒,战士们最希望的是天上多打闪,这样就能趁着瞬间的亮光放开步子往前跑。

平型关大捷的主战场——乔沟,是一条由东北向西南伸展的狭窄沟壑,长约4公里,沟深数十丈,沟底最窄处仅能通过一辆汽车。当年坡上都是一块块的谷子地,长满了未收割的庄稼,对打伏击很有利。鬼子的部队一从蔡家峪开进来,八路军马上就扎紧了“口袋”,发动了进攻。

战斗在25日清晨7时打响。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后续部队乘汽车100余辆,附辎重大车200余辆,由东向西缓慢地进入乔沟峡谷公路。当敌先头部队进入关沟与辛庄之间的岔路口时,早已埋伏好的115师685团、686团、687团同时开火,步枪、机枪、手榴弹、迫击炮的火力倾泻而下。毫无戒备的敌人顿时人仰车翻,一片混乱。

虽然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战斗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除了686团居高临下占据一定的地理优势外,685团和687团的战斗都是在开阔的河谷地带展开。被伏击的这支日军虽然辎重部队占有相当比重,但都训练有素,武器性能更是占有绝对优势。

115师此战的对手,是日本陆军本部赫赫有名的王牌部队——第5师团的一部。经过最初的慌乱,日军很快清醒过来,他们利用车辆、沟坎作掩护进行抵抗。我军各部冲下公路将敌军分割包围,官兵挥起大片刀,与经受过严格刺杀训练的敌人近身格斗。人称“猛子”的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率20名大刀队员和敌人展开白刃战,在砍倒十几名敌人后,被好几个鬼子团团包围。他毅然拉响身上仅剩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老爷庙梁位于乔沟的东北侧,战斗打响后,这里的争夺最为激烈。686团团长李天佑命令三营不惜代价夺回老爷庙高地。一番殊死搏杀过后,聚集在这一地区的400多名敌人全部被消灭。

安放在老爷庙前的汉白玉碑上,密密的文字勾勒出当时的战斗场景:“我三营指战员前仆后继,浴血奋战,全营连排干部大部分牺牲,原有140余人的九连仅剩十余人。副团长杨勇和三营长身负重伤,仍在指挥战斗……”我站在昔日战场,细细阅读碑文,空气中仿佛仍弥散着硝烟的味道。

乔沟伏击战长达6小时。此役,歼灭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1000余人。115师也付出了伤亡600余人的代价,200多位官兵长眠在晋北热土。

平型关大捷,驿马岭阻击战功不可没。我从县城一路向东,便进入了灵丘的东南山区。道路两旁群山耸峙,谷险沟深。自云彩岭开始,都是极陡仄的盘山道。1937年9月24日清晨,杨成武率领的115师独立团,便是从这山间直插驿马岭,孤军深入敌后,阻击涞源和广灵方向的日军援兵,确保了平型关战斗的胜利。

站在驿马岭顶上向山下望,周边环境尽收眼底,然而,25日当天,这有利的地形却是控制在日军手里。独立团24日下午赶到山下白羊铺时,日军第9旅团第11联队的主力已经占领了驿马岭山顶的隘口。25日凌晨,涞源城又开来了日军的一个联队。独立团面对的,是兵力超过自身数倍的敌人。

又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独立团一营兵分三路。时任独立团一营一连排长郑富贵曾回忆当时的战斗经过:“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平型关传来了隆隆的炮声。这是战斗开始的信号。敌人从山上往下冲,要去增援平型关。我们奋力堵上去,一边往上冲,一边扔手榴弹。前边的战士喊着‘冲啊’‘杀’‘杀’,和鬼子开始了白刃战。一个同志倒下去,又一个同志冲上去……”

下午4时接到师部发来打援任务胜利完成的电报后,独立团预备队和一营一个连立刻插向敌人侧后方投入战斗,鬼子夺路逃向涞源城,独立团乘胜追击50多里,光复了涞源。至此,平型关一战结束。这是“七七事变”后,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仗!

血与火的碰撞,折射出意志和精神的力量。通过平型关大捷,共产党和八路军在华北人民心中树起了形象,立起了威望。平型关大捷,也振奋了全民族抗战的精神。由此开始,中华民族戮力同心,最终将犯华之寇逐出神州。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