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的军营火热的歌

——军队文艺工作座谈会艺术家代表发言摘登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晓岭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4-11-18 08:39

从1994年起我担任了战友歌舞团十年团长,客观地说,是这个职务逼迫我要带团队去军营演出,让我逐渐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应当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十年间,我带演出分队和创作组走遍了战区各集团军团以上单位,也走遍了内蒙八千里边防线。其实更重要的是,通过下连队走边防,我们真正感受到了士兵的情怀。说一个创作歌曲《当那一天来临》的例子。那是2002年我团创作室去山西某机步旅采风,听说他们的猛虎连正在举行渡海登岛演习前的誓师大会。我们赶去一看,战士们正在连旗前宣誓,连旗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每一个士兵的名字,那场面让我们十分震撼和感动。这情景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就是后来在歌中唱到的那样“看那军旗飞舞的方向,前进着战车舰队和机群。上面也飞扬着我们的名字,年轻的士兵渴望建立功勋。准备好了吗,士兵兄弟们,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放心吧祖国放心吧亲人,为了胜利我要勇敢前进!”

我作词的歌曲《当兵的人》《一切为打赢》《送你一枚小弹壳》《军中姐妹》和近期唱响全军的《强军战歌》,背后都有这样的原型和故事。与其说这些军歌鼓舞了部队的士气,不如说是部队的士气首先感染了我们。

近期我团创演的大型声乐套曲《西柏坡组歌》,在军内外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好评,被称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的生动教材。回想从三年前的确定选题到今天的成功上演,实际上是一次寻根之旅。这个寻根,既是寻找中国梦强军梦的精神本源,也是寻找深入生活之根和文艺工作者安身立命的心灵之根。从2013年剧组建立后,我们这两年的每一个节日几乎都是在西柏坡度过的,主创团队先后20多次深入西柏坡和太行山的各个角落。

这期间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记忆,是写作《天下乡亲》这首歌。前后写了五稿都不满意,第六次去西柏坡的时候,我们听说在海拔2000米的太行主峰上有当年白求恩为八路军战士做手术的医疗所,就驱车前往。回来路上,我们发现路边有一个小山村。这村子是当年诞生赫赫有名的平山团的地方。平山团当年受晋察冀根据地聂荣臻司令员嘉奖,称它为“太行山铁的子弟兵”,从此叫响了“人民子弟兵”这五个字。我们进了村子一看,乡亲们住的房子还是那种非常破旧的百年老屋,房子上长着茅草。当时我们开的是军车,老百姓看见我们都很高兴,就像当年子弟兵回来一样。我们问他们,怎么光看见你们上了年纪的人,那些年轻人呢?他们说都进城打工了,说着还要留我们吃饭。我们觉得应该把这些真实的东西写到歌里,真实的情况,真实的思想,就是最能打动人的东西。

强军兴军的热土就在我们脚下,波澜壮阔的时代就在我们身边。要想文艺作品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我们的创作者就要耐得住、蹲得下、沉得稳,要想文艺作品能在大地上踏石留印,我们的创作者就要在生活中抓铁有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