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脑子比换装备更重要

——从满广志看“平江起义团”的信息化转型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钱晓虎 柳刚 赵国涛 李志涛 编辑:北京分社 发布时间:2014-11-01 07:44

“平江起义团”第一任团长,彭德怀。

浴血长征,卓绝抗战,解放战场,抗美援朝,团队战功赫赫。

从骡马化到摩托化、机械化,团队是我军历次转型的先锋。

2年前,在信息化转型建设的路标下,团队迎来了第46任团长——满广志,国防科技大学指挥自动化专业学士、军事科学院国际战略学硕士。

当创新使命遇到厚重历史,人们的目光中充满问号——这位年轻“秀才”,能带领这支红军团队完成信息化转型这一历史性跨越吗?

2年后的今天,人们的目光中满是赞许——在前不久结束的“和平使命-2014”演兵场上,满广志这位被塞北烈日晒得黑乎乎的团长,带着一群黑乎乎的兵,用一流的战斗素养,让全世界见识了我军首支信息化机步团的锋芒。

硝烟作证:这黝黑肤色,正是这支红军团队历经信息化转型千锤百炼而获得的“奖章”。

■团长传递忧患,官兵超越自我

“没有和平时期枕戈待旦,怎能有战时横刀立马”

深夜,穿行在前往中军帐的小路上,二级军士长丁辉心里直嘀咕:“团长上任才3天,这么晚找我干吗?”

走进中军帐,丁辉借灯光一瞅,团长那张脸晒得和大伙一样黑,唯一不同的是,脸上多了一副眼镜。

满广志开门见山:“老丁,新型坦克操作上遇到难题向你请教。”

听到这,丁辉心里有底了——他可是建国60周年首都国庆阅兵坦克方队“第一车”,被战友称为“三特精兵”(特级车长、炮长、驾驶员)。

过了几天,满广志又一次找到丁辉:“我想了想,网络模块维护、信息系统操作是你的短板,要尽快补上。”

这话听着“刺耳”,丁辉心里想:自己这身本领在全集团军首屈一指,够用了,何必再为难自己。

没想到的是,又过了一周,满广志主动上门,拿出一沓学习资料:“给你找的,好好看!”

这一下,丁辉不好意思了:“请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半年后的对抗演练中,新型坦克网络模块突发故障,丁辉妙手回春,让工厂随行保障专家连声称赞:“真是能打仗会修理的全能兵王。”

从“三特精兵”到“全能兵王”,丁辉能力升级的背后,是满广志传递忧患、“逼”着部队实现自我超越的那份良苦用心——战争也许就在明天爆发,我们准备好了吗?

和平,对于一支军队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和平享受久了,即使是昔日战功赫赫的英雄团队,也容易滋生麻痹松懈思想,从而变得步履蹒跚。

怎么办?满广志斩钉截铁地说:“我必须让我和我的部队时刻紧绷实战这根弦!”

他“逼”自己——为掌握新型坦克技战术性能,他曾趴在二炮手边上求教,被称为“坦克乘员第五人”。无数个深夜挑灯钻研,无数个烈日连续攻关,他从“门外汉”变为精通10多种信息化主战装备的专家型指挥员。

他“逼”部队——定期对各营连主官进行新装备技能考核、体能达标考核,凡考核不达标,单位评先、个人晋升“一票否决”。

这一幕让人印象深刻:三营教导员刘涛在前不久的5公里考核中,一边吐一边坚持跑,最终通过考核;另一边,一位连长考核没过关,军事训练一级连的牌子被当场拿下。

记者问:“这么干,不怕他们记恨你吗?”

满广志回答:“怕,但我更怕他们在战场上流血!”

“没有和平时期枕戈待旦,怎能有战时横刀立马?”演兵场上,满广志从来都是想方设法地高标准、近极限锤炼部队的实战能力。

去年7月,“砺剑-2013”演习开战在即。看完演示准备,满广志对坦克营营长孟宏伟说:“火炮射击频率必须增加2个波次。”

“团长,在1500米内,现在每个波次的打击用时已接近极限了!”

“别忽悠我,炮长李磊不是已经把打击用时缩短了5秒么,马上抓落实!”

一趟,两趟,三趟……他们一秒一秒地抠,不知不觉中机动力和协同力都实现了跃升。

演习当天,他们高密度的火力打击,让对手喘不过气,很快败下阵来。

“要想战胜对手,首先超越自我”——团长满广志的这句“口头禅”,如今已成为团队官兵的共识。

■团长书桌连战场,官兵身上有书香

“信息化战场上的对抗,说到底是知识智能的较量”

满广志一上任,官兵们就“嚼”出来他的与众不同——

帮他搬家的兵回来见人就说:这个团长有点怪,搬来的家当几乎都是书。

值班的参谋悄悄对人说:上任第一天晚上,团长就到保密室翻外军资料直至凌晨。

没多久,满广志精心设置的一道巧妙考题,让官兵对他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他给所有营连长讲解战术,幻灯片上出现两幅风格迥异的战术标图。其中一幅是我军的,另一幅则没人看得懂。

“这是外军的战术标图。”他沉默片刻说,“之所以考大家,就是想让大家看到自身素质存在的短板,增强学习的紧迫感。”

“学习能力就是战斗力。”在满广志眼中,“信息化战场上的对抗,说到底是知识智能的较量。”

要想打胜仗,必须善于学习。毛泽东曾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看着团史馆里发黄的历史照片,满广志感慨良多:“当年在枪林弹雨的长征途中,前辈们依旧坚持认字读书。现在推进信息化建设,我们更应有学习的紧迫感,军事信息技术日新月异,需要掌握的新东西太多太多……”

书桌连着战场,硝烟透着书香。为了督促官兵们学习,满广志有一“绝招”——主动送书。下次见面,他别的不说,总会先问“读后感”。

今年初第一次团党委会上,他给每位党委委员送上一套信息化建设经典文库,大家幽默地说:“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简装书。”

为了让营连干部业余时间能静心学习,他亲自开列书单,在每个营设立了军官学习室。采访中,记者看到,《飞行化陆军建设研究》《信息时代的非常战》等最新的信息化书籍均已上架。

以前,“爱读书”说的就是满广志一人。如今,在兄弟部队眼中,整个“平江起义团”官兵都在读书。

不久前,四连班长刘茂伟在友邻单位的战友来串门,看到他桌上摆放的书籍《心战》,连声说道:“兄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书山有径,直通战场。那年,满广志指挥团队扮演“蓝军”,处于兵力劣势的他实施“阵前突击”策略,一举打乱对手进攻节奏……事后,对方指挥员登门请教:“如何想到这一妙计?”

满广志憨憨一笑,拿出一本关于外军机动防御策略的作战手册:“我也是刚看到的。”

■团长眼中有数据,官兵胸中有胆识

“转型不仅仅是换装备,更重要的是换脑子”

大战在即,谁担任主攻连?

中军帐内,5位连长争执不让。“红二连”是老先进,显得志在必得。

这时,团长满广志拿出一张表:“谁是主攻,让数据说了算。”

那是近一个月来包含体能测试、单兵技能、单车技术等内容的考核成绩单,下面还形成了最新的“分队综合能力数据对比图”。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三连打主攻,“红二连”因数据统计垫底被拆分使用。

重视数据,让数据说话,是满广志带兵的一大特点。这,也是他加速推进团队信息化转型建设的着力点。

在满广志看来,“转型不仅仅是换装备,更重要的是换脑子。若是观念上没有革命,很难趟出我军信息化转型的新路。”

信息化战场上,单靠英勇是难以取得胜利的,指挥员必须要科学决策,精确用兵。

科学的决策从哪里来?数据!

满广志率先在部队建成数据管理站,要求每个连队必须指定1名兼职数据采集员,及时更新数据。与此同时,他引导官兵掀起“信息观念革命”,强力推行数据积累、信息反馈、软件更新等一系列制度。

一开始,大家诸多不适。1个月后,偶有异议。3个月后,习惯成自然。

如今,训练演习采集数据、总结讲评分析数据、重大决策依靠数据,已成为官兵们自觉行动。信息通联股股长张志健说:“如今回答团长的问题,‘差不多’是禁用语,必须要给他最精确、最新鲜的数据信息。”

在众多数据中,满广志特别注重收集信息化新装备的实战数据。他说:“作为先行者,我们必须给全军部队探好路。”

一次,试射某新型导弹。检测中,一枚导弹4项关键技术参数中两项超标。

试射机会难得。翻阅资料,满广志力排众议,决定亲自打!他喝退众人,独自走上前去……

大家为他担心,可他表情轻松:“相关数据咨询过厂家,没问题。”

果不其然。导弹似利剑刺出,准确命中目标。他们与厂家协作、反复测试,大大拓宽了该型导弹的实战运用条件,大大简化了该型导弹的检测步骤。

此事传开,众人皆称他“满大胆”。可满广志说,信息是他的“眼”,数据是他的“胆”。

今年春天,兄弟部队一名指挥员慕名前来参观。一开始,这名指挥员心高气傲,不以为然。

可一路看下来,这名指挥员彻底服气了:“以前以为你们就是比我的部队装备配得先进些,没想到,你们的人也‘更新’了。”

■团长嘴上敢“放炮”,官兵手上冒“血泡”

“没有求真务实的精神,训练场上一切都会变味”

还是没忍住,满广志又一次“放炮”了。

2013年4月,军委首长到师里视察调研,他作为基层代表参加座谈。

知道他的脾气,有人反复提醒他:“注意分寸,别因为一时心直口快,断送了前程。”

可满广志一说起来,就“刹不住闸”——他一口气提出了信息化部队当前存在的“日常战备建设基础有所弱化”等4个方面的问题。

大伙都为他捏了把汗。没想到,军委首长听完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称赞道:信息化部队建设,就需要多一些你这样的干部。

师长张利民如是评价:满广志是“一根筋”,做事不唯上不图名,标准只有一个——对战斗力负责。

他上任“平江起义团”团长不久,全师组织新装备检验性机动演练。

有人劝:“新官上任,稳妥为主,别出了岔子,给上级留下不好的印象。”可他毫不在乎,依旧坚持新装备全部出动,按最大距离、最大难度的实战标准进行。

结果,沙丘起伏,地形复杂,部队被拉脱了节,师里先后3次点名批评。

“宁可让问题暴露在训练场上,也不能捂着问题上战场。”回到营区,满广志带领大家反思检讨,随即制订了《信息化机步团实际作战数据标准》等,从根子上破解了野外通信指挥“瓶颈”问题。

“没有求真务实的精神,训练场上一切都会变味。”在满广志眼中,容不得部下有半点弄虚作假。

一次,他到训练场上检查,正赶上二连组织挖坦克掩体训练。官兵们在标记挖掘边界、确定人员编组后,象征性地挖了几下就结束了。

看到这,满广志当场“开炮”:“胡闹,挖掩体到底需要多少时间完成?如果连这都不掌握,怎能应对战场上的复杂情况?”

训练重新开始。骄阳炙烤大漠,满广志站在坦克战车旁,陪着二连官兵一起挖掩体。

1小时,2小时……迷彩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越往下挖土质越坚硬,官兵们手上磨出一串串血泡。

时钟指向夜里11时,满广志才叫停了此次训练。

打这以后,满广志“魔鬼教官”的声名远扬——训练场上,官兵们没人再敢在他面前干“掺水分”的事。

如今,“实事求是”的横幅挂在该团党委会议室门前;机关大楼前的标语“少说多干”,已成为全团官兵的行动准则。上级工作组前来检查工作,每次讲评都少不了“作风扎实”这句话。

前不久,该团在朱日和基地进行对抗演练。

在装备性能、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该团始终不进攻,选择被动“挨打”。

现场观摩的上级领导不解:“这是为何?”满广志回答:“让对手全力出击,才能探索出新装备在防御作战中的运用方法。”

这,就是满广志和他团队的“本色”——不在乎演练场上的一时胜负,眼睛里盯着的永远是实战的问题。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