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我国军事文学滞后于强军实践 作品限于小情趣小纠葛

战友文艺解放军报2013-10-27 10:20编辑:刘哲

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已经确定,一幅为打仗、能打仗、打胜仗的新景观正在遍布神州的演兵场上展现。作为我军软实力组成部分的军事文学,滞后于强军实践的现状显而易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离得远,与我军深化改革的步履拉开了距离,成熟的作家有能力却钟情于过去的人和事,新生代作家心有余而力不足,自身的局限制约了创作。二是表现浅,已有的一些作品思想含量低、透视能力弱,只限于小故事、小情趣和小纠葛,对我军推进改革的复杂矛盾触及不多不深,其反映的部队现实生活还停留在浅表层。三是力量散,本来就在紧缩的文学队伍,未能把有限的创作资源集中起来,犹如散兵游勇四面出击,作家的关注点和创作的着力点相对分散,与上个世纪军事文学曾有过的“集火突击”的态势形成鲜明对照。尽快打破目前军事文学长期徘徊的局面,从整体上实现又一次新的突围,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持,既是现阶段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赋予军事文学的使命任务,又是军事文学保持自身生机活力,开拓繁荣兴盛之路的内在要求。

回顾新时期军事文学进程,两次重要突围都取得了丰硕成果。第一次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在改革开放的大潮推动下,以自卫还击作战和百万大裁军为契机,军事文学在经过漫长的浩劫之后成功实现了第一次突围,率先拉动我军文艺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第二次是上个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在世界新军事变革风起云涌的大背景下,以调整军事战略方针、全面启动我军改革为契机,军事文学在面临舞台艺术和影视艺术的双向夹击下,顽强地实现了第二次突围。如果说前一次突围具有全局意义,属于战略性的转折,那么后一次突围则是局部的行动,属于战役性的突破。尽管差异明显,但都对军事文学的发展乃至整个军队的文化建设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实现又一次新的突围,就要学习借鉴历史经验,顺应大势、抓住机遇,以党中央已经做出应对当前中国发展面临的一系列矛盾和挑战、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为契机,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认清军事文学的困境何在、薄弱环节在哪里,冲破长期阻碍的藩篱,从而闯出一条新路来,进一步激发和凝聚军事文学的创造力。

“下生活”,向着

未来战争演兵场拓展延伸

现在部队的专业作家大都在总部、战区和军兵种层面的领导机关,久居大都市,身在高墙里,日子长了,就好像生活在物质和精神的“围城”之中,既有思想的束缚、生活的隔膜,也有工作中的顽症痼疾和创作自身的制约局限。多年来,部队始终呼吁作家要“下生活”,但被当作口号喊得多,停留在会议和文件中多,至于怎么组织落实就很少问津了,也无相应机制监督考评。如在过去的年代,只要作家迈开双腿就能到自己想去的部队“下生活”。但在今天这个新时代,部队的情况已发生了深刻变化,实战化的训练已不在当地,要出营房、跨区域,甚至上天入海到国外;演习不再是单一平面,往往是诸军兵种合成立体,与外军双边、多边联演已成机制并有扩大之势;执行多样化任务早已出了国门,足迹、航迹到达亚、非、欧,长距离、持续性、常态化,如此这些,已成为当前我军最基本、最重要的实践。其原因不是作家主观不想去熟悉和了解,确实是受到各种环境条件的限制而自身又无力去解决。振兴军事文学,要优先考虑组织作家切实把握好我们党新形势下建军治军的总方略,明确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行动纲领,有重点地到我军改革发展的前沿去。如参加总部筹划指挥的战略战役演习,与外军跨国界的联演联训,执行国际维和、海外护航和地区性的反恐处突,就像当年组织作家到执行边境轮战任务的部队去生活,组织作家“重走长征路”“北上南下”“追赶兵车”等活动一样,自上而下,打破建制,混合编组,相互交流。宏观能与战区、集团军首长近距离对话,了解战略战役层面强军打赢的深谋远虑;微观能与前沿部队入列同行,直接抵达作战演习地域,行动军事化,生活野战化,不以“创作员”的头衔去采访,而以“战斗员”的身份去体验。需要强调的是,今天的作家需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创新愿望、追梦想象和探索胆量,但又要防止那种单纯好奇、猎奇而不求甚解、浮光掠影的态度。只有从观念到方式都来一个转变,才能真正做到重心下移,潜入“深水区”,认识新事物、结识新人物,从而使自己对于强军目标精髓要义的思想认识由表及里、由此及彼,有一个大的提升和跨越。惟其如此,作家才能走出“围城”,以坚定的步履向着打赢未来战争的新疆域拓展延伸。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