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军史发现:境外志愿军烈士遗骸何所在何时归

华北纵横解放军报2013-08-07 08:55编辑:刘哲

金达莱盛开的土地上,处处埋有志愿军的忠骨

60年前在朝鲜半岛上燃起的硝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场大规模的国际性局部战争,双方投入战争兵力高达300多万。在武器装备水平对比极为悬殊的条件下,双方对抗激烈,战争异常残酷。

据1953年8月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的统计,自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志愿军共毙伤俘敌71万余人,自身作战减员36.6万余人,其中阵亡11.57万余人、战伤22.1万余人、失踪和被俘2.9万人。

这些牺牲的志愿军烈士,除了少数团以上干部和部分特级、一级战斗英雄被运回国内,安葬在沈阳、丹东的烈士陵园外,绝大多数长眠在了他们战斗并用鲜血浸染的朝鲜大地上。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战场情况异常复杂、作战地域不断改变,要把烈士遗骸送回国内安葬,困难是非常大的。因此,烈士的遗骸基本上是在作战地区附近安葬的,墓地分布也极其分散。

战争结束后,志愿军烈士遗骸没能回葬国内,一是因为战争期间大量烈士遗体的运回不仅费时费力,而且在“联合国军”掌握制空权的情形下也不现实;另外,不回葬国内也出于政治因素的考虑。为了使分散在朝鲜各地的志愿军烈士得到妥善安葬,从1953年9月开始,志愿军各部队陆续启动牺牲烈士的搬运与烈士陵园修建工作。

1954年5月,志愿军总部专门成立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修建委员会。我国政府拨出建设专款,并从国内选派了优秀的工程技术人员、设计人员和雕塑家到朝鲜直接参加陵园的建设。

根据“原掩埋分布情况就地选择地址,适当集中修建”的原则,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国在朝鲜境内共建起8处中心烈士陵园,分别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云山志愿军烈士陵园、价川志愿军烈士陵园、长津湖志愿军烈士陵园、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上甘岭志愿军烈士陵园、金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新安州志愿军烈士陵园。其中,位于平壤以东平安南道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是目前朝鲜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志愿军烈士陵园。陵园始建于1953年8月,1955年秋初步建成。同年10月,即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五周年纪念日,举行了陵园落成典礼。此后陵园又进行了扩建,包括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内的134名志愿军烈士长眠于此。

但是,由于朝鲜地理条件特殊,志愿军作战地域狭长,最远时曾推进到汉城和三七线上的平泽地区,以上8处烈士陵园不可能将志愿军烈士全部安葬,仍有很多分葬在朝鲜各地。

1970年,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20周年,根据金日成的指示,并征得中国政府同意,朝鲜方面补助专款,在平壤兄弟山为志愿军修建了合葬墓。其后,朝鲜还修建了60多个烈士陵园、200多个志愿军烈士合葬墓,将分散在各地的大部分志愿军烈士集中安葬。时至今日,仍有新发现的志愿军烈士的遗骨被运往合葬墓,只是名字已经无从考证。

1954年板门店附近,志愿军烈士遗骸首次移交

从1951年7月开始,战争双方在三八线南北地区进行了长达两年之久的阵地攻防战。相当一部分志愿军战士就牺牲在三八线以南的原敌占区。仅第四、第五次战役,中朝两军的作战伤亡人数就达到13万。牺牲烈士的遗体一般就地掩埋,以便战后妥善安葬。

1953年7月,根据《朝鲜停战协定》第二条甲项巳款 “在埋葬地点见于记载并查明坟墓确实存在的情况下,准许对方的墓地注册人员在本停战协定生效后的一定期限内进入其军事控制下的朝鲜地区,以便前往此等坟墓的所在地,掘出并运走该方已死的军事人员,包括已死的战俘的尸体。进行上述工作的具体办法与期限由军事停战委员会决定之”,战死者遗骸交接和失踪人员统计提上各方日程。同年9月,志愿军政治部和军事停战委员会向各部队下达了进入我方非军事区及敌方非军事区搬运烈士遗骸的指示。

1954年4月,军事停战委员会成立了墓地注册委员会,专门负责接运与掩埋从敌占区归还的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阵亡人员遗骸。时任第38军副军长的李际泰受命主持这项工作。

1954年9月1日,交战双方阵亡人员遗体的首次交换在板门店附近的东场里非军事区进行。中朝按照协议将200具对方阵亡人员的遗骸移交给对方。我方共收到600具遗骸,其中100具是志愿军烈士遗骸。

志愿军老战士孙佑武曾参与了当年的遗骸接收工作。2006年,他撰文回忆了当时的场景:“整个交接工作都是在宁静肃穆的气氛下进行的,既没有一年前交接战俘时的那种喧嚣与现场控诉的场面,也少见蜂拥而来的记者采访。出于礼貌,我方还为对方运送尸体的工作人员与卡车司机设置了一个休息帐篷,里面摆了香烟和饮料。”

他说:“对照我方处理遗骸的做法,敌方有好几处是不如我们的。例如:装运尸体的袋子,我方是用防水的军用雨布作成的,而对方用的却是纸袋。这一比较,就仿佛是一种无声的抗议,让对方感到自愧不如。因此,从第二天的交接工作开始,对方也仿效我们的做法,将其装尸袋改为胶布袋子。”

“这些归还的三八线以南的志愿军遗骸,大概分为三类。第一类,1950年冬至1951年6月志愿军第三、四、五次战役期间,在原敌占区作战时牺牲的战友。这部分烈士的遗体已完全腐烂,只剩得一具骨骸。第二类,1953年7月中下旬志愿军发起金城反击战后,一举突破敌25公里的坚固阵地,突入纵深最远达18公里。在我完成战役任务撤退时,将牺牲的战友就地进行了掩埋。这部分人的尸体比较完整,尸肉尚在,但已充水肿胀。上述两部分人在接收时,大多没有辨别其身份的材料,在移交名单上仅仅登记为‘UNKNOWN’(姓名不详)。第三类,志愿军战俘烈士。他们是在‘联合国军’战俘营死亡的志愿军被俘人员。这些人大都是有名有姓的,而且还有敌方早先交来的被俘人员死亡名单可以印证。”

这场大规模的双方军事人员尸体交接工作持续了近1个月,于当年9月底告一段落。“联合国军”方面送还的志愿军遗体共1万余具,当时都掩埋在了位于开城松岳山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巨大地下墓穴中。此后,陆续又发现了少量志愿军烈士遗骸,都通过军事停战委员会移交给我方。

烈士遥望故土,祖国不忘英魂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的伤亡在“联合国军”中是最惨重的,共阵亡54246人,另外尚有8100余人失踪。美国国防部推测,这些失踪的美国士兵,估计约5500人埋在朝鲜境内,其余的在韩国。因此,美国于1996年开始与朝鲜、韩国合作,搜寻并挖掘在朝鲜战争中阵亡、失踪的美军士兵遗骸。

韩国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国,自然要配合和推动这项工作。2000年4月,韩国国防部开始在非军事区以南挖掘朝鲜战争阵亡者的遗骸。久而久之,在挖掘过程中也发现了不少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等各国军队士兵的遗骸。

据韩国媒体报道,2005年,在京畿道加平郡北面花岳山一带,共挖掘出朝鲜战争期间遗骸52具,其中22具属中国人民志愿军。2008年3月至6月,在庆尚南道咸安和京畿道加平等15个地区挖掘出了519具遗骸,其中69具属中国人民志愿军。截至2012年下半年,韩国共挖掘朝鲜战争战死者遗骸7009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有385具。

为了处理挖掘出的“敌军”遗骸,韩国政府根据日内瓦协定,于1996年6月在韩国京畿道坡州市积城面沓谷建成朝鲜中国军人墓地。起初墓地安葬的中朝两国军人的遗骸仅为100多具。现在墓地面积已发展到6000平方米。墓地分为1墓区和2墓区。第1墓区安葬着朝鲜人民军的遗骸,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安葬在第2墓区,有360具。按照韩国的传统,墓地一般向南安放。而在这里,烈士的墓地全部朝着北方,据说是韩方特意让这些客死他乡的军人们能够遥望自己的故乡。

此次韩国总统朴槿惠提议送还安葬在朝鲜中国军人墓地的这360具志愿军遗体,并不是韩国政府首次归还志愿军遗骸。此前,韩国政府还通过朝鲜交还过志愿军烈士遗骸,后于1997年中断。据统计,1981年至1997年,曾有43具志愿军遗骸通过军事停战委员会和板门店将军级会谈经朝鲜交给中国。

新华社驻韩国的一位记者回忆,早在1981年的时候,他就参加过一次志愿军烈士遗骸的安葬仪式。当时的仪式很隆重。这位烈士的遗骸是美方于朝鲜军事分界线南侧的美军营地发现的。在遗骸附近还发现“解放华北”“解放西北”纪念章两枚,私人图章两个,分别刻有“南生华”和“羡义”的字样。

1986年6月,驻韩国“联合国军”方面在京畿道杨平发现一具志愿军烈士遗骸。同时出土的还有3枚图章,其中两枚骨质,均刻有楷书体“蒋立早”3字,一枚水晶质,刻有篆书体“孙敬夏”3字;哨子两个,一为电木质,标有“上海制造”字样,另一枚为铁质,有“GHYKYAN”字样;铁卷尺1条,有“中商出品”字样;药瓶1个,有“四野卫”字样,并有五星图案。另有武装带、铜纽扣、钥匙环等25件物品。“联合国军”方面将遗骨和遗物交给了当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驻开城联络处。烈士的遗骨被安葬在开城烈士陵园的合葬墓中,遗物则由抗美援朝纪念馆收藏。

1989年5月12日,新华社电告,新近发现的19具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在朝鲜开城的志愿军烈士陵园。这些遗骸是几位来自美国的历史学家在韩国砥平里乡间发现的。遗骸四周的冻土里还散埋着志愿军烈士用过的子弹、水壶、牙刷、胶鞋等上百件遗物。新华社在当时的电文中写道:“这是自朝鲜停战以来,在南朝鲜境内发现志愿军烈士遗骨最多的一次。”

近年来,我国政府一直在从事牺牲军人遗骸返还和境外墓地维修等烈士纪念设施的管理保护工作。2011年4月,国家民政部、外交部、财政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墓地设施考察和祭扫代表团,赴朝进行了为期8天的访问。这次访问为境外中国烈士陵园管理保护和修缮做了前期调查摸底工作,也为出台我国境外烈士陵园管理实施意见提供了资料。

今年7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烈士纪念工作的意见》。《意见》要求:高质量高标准完成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积极稳妥推进境外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建立健全保护管理长效机制。

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并负责到底,是一个国家不容推卸的责任!未来的日子里,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志愿军烈士魂归故里,落叶归根。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