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北疆记者行:“狮子头”下“轮顿”道

今日要闻解放军报陶克、周远2013-08-05 08:03编辑:刘哲

北疆草原上,有这样一幅独特景象:一座座绵延相连的山丘,南半部被清一色的青草覆盖,像狮子毛茸茸的脸部,北半部青松翠绿,则像狮子漂亮的鬃毛,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狮子头”。

7月31日23时10分,记者跟随内蒙古军区兴安军分区某边防团一连潜伏小组,前往离1382号界标最近的“狮子头”执行潜伏任务。

四周漆黑一片,天空繁星点点,一片“乌云”徐徐移动——记者随战士刚在草丛中隐蔽,一群蚊子就“嗡嗡”地围了过来,脸上顿时感到几处刺痛。

执勤官兵就在蚊虫肆虐叮咬中,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节日——八一建军节。潜伏结束时,雷声响起,雨点渐密,进入巡逻车的战士们,则在进行一项特殊比赛——看谁被蚊虫叮咬的大包多。

夏季防虫,是边防部队的大事。我们曾跟随某边防巡逻艇大队四连官兵,在额尔古纳河畔骑马巡逻。指导员王亚斌告诉记者,当地有一种蜱虫,生活在草丛密林中,附着在人身上后,会钻进人体内吸血,带给人致命的传染病。

“不好,我被蜱虫咬了!”中士姜玉岭突然喊道。上等兵罗培文立即打开急救箱,对姜玉岭被咬处消毒,然后用烟头烫蜱虫尾部,“蜱虫嘴上有倒刺,拔不出来,只能用这种土方法让它自己爬出来。”

幸亏处理及时,战士们也提前打了疫苗,不会有危险。

8月2日8时30分,记者前往另一个边防团采访,500公里的边防路,走了整整一天,骨头架子快被颠散了。这是什么样的路啊——

路上,越野车走着像扭秧歌,一会跌在右边的坑里,一会左轮溅起的泥水撒盖了车窗玻璃。随行的兴安军分区某边防团政治处副主任马振飞苦笑着说:“这条路坑多颠簸,我们官兵称之为‘轮顿’大道‘扭腰’街。现在撞下脑袋掉层皮好歹还能看到路,到了冬天下大雪,雪深的地方,分不清路和沟,巡逻车一旦陷进去就麻烦了。”

直到下午3时,我们才赶到某边防团一连吃午饭。连长郝建建告诉记者:“我们连队守卫着100多公里的边防线,如果边防的路能好一点,如果边防部队能飞起来,我们边境巡逻管控的能力就更强。”

这位连长的话,我们听明白了,边防军人多么希望直升机能加入到巡逻的行列,到那一天,万里边防线上无论巡逻,还是给养保障、人员输送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难。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