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北疆相思树

军营之星解放军报陶克 周远2013-08-04 08:24编辑:刘哲

“相思树”的故事读者也许并不陌生。

29年前的一天,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一连原连长李相恩带队巡逻途中突遇山洪,为营救落水的战士不幸被洪水卷走。李连长的妻子郭凤荣闻讯赶来,抱着两岁的儿子在哨所守望了3天3夜。第二年春天,郭凤荣一把土、一行泪在哨所种下了一棵樟子松,取名叫“相思树”。

8月2日,我们在内蒙古阿尔山市见到了李连长的儿子李心,他爸爸牺牲那一年,他才两岁,已经记不起父亲的模样。“从我记事起,妈妈从不带我去部队,也怕见到一连的人,妈妈常常在夜里流泪。她告诉我,你是边防军人的后代,要像你爸爸那样再苦也要有精气神。妈妈26年没有改嫁,也没有向部队提任何要求,直到2010年去世前,才向部队要求,‘我死后,把我的骨灰撒在丈夫牺牲的哈拉哈河里’。”

说到这里,李心泣不成声。前几年,他大学毕业,就业遇到了困难,他的一位亲戚试着给部队打了一个电话求助。这件事被阿尔山市市委书记刘文山知道了,刘书记说:“他是边防军人的遗孤,不要再找别人了,就到市委来工作吧。”就这样,李心到了市委办公室,成了书记的秘书。

一棵妻子对丈夫的相思树,成为北疆边关人民对边防军人的相思。这是一棵叶繁枝茂的相思树。

边关相思树上,还寄托着“兵妈妈”对兵儿子们的相思。建军节那天,记者跟随“满洲里兵妈妈拥军团”前去某边防团841.9哨所慰问。途中,边防团政委张利华指着前面一个拐弯处说:“这就是当年拥军团翻车的地方。”

十年前的建军节那天,由时任满洲里市副市长孙菊亭率领的“兵妈妈拥军团”慰问官兵途中,越野车制动突然失灵,急驶的汽车一下子翻进路边深沟里。“兵妈妈”孙菊亭感到颈椎钻心地痛,但她没有选择及时回去治疗,而是强忍着疼痛坚持到慰问结束。

回到市区一检查:颈椎撕脱性骨折,而且还有脑震荡综合症,医学鉴定为二等乙级伤残。

望着躺在病床上憔悴的妈妈,两个女儿无法理解,“这么大年纪了,险些把命搭上,值吗?”孙菊亭紧闭着双眼,只说了一个字:“值!”

“1990年元宵节,我在慰问841.9哨所的时候,当听到全哨所的战士都声泪俱下地喊我妈妈,我就暗暗下定了决心当好‘兵妈妈’。23年来,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我和兵儿子团圆的脚步。”孙菊亭动情地对记者说,“兵妈妈拥军团”已由最初的2人,发展到现在的13人。

行走在内蒙古八千里边防线上,拥军的故事听也听不完。

拥军模范马洪祥立下拥军30年的承诺,已连续15年每逢建军节向部队捐款30万元;每逢重大节日,阿尔山市都组织乌兰牧骑文艺小分队奔波上百公里到一线哨所慰问演出;锡林郭勒盟书记于永泉亲自督办,为边防连队修建室内保温厕所……

北疆路远,北疆路颠。但是体现军民情谊的相思树相连成片:郭凤荣,刘文山,孙菊亭,于永泉……他们每个人都是强边固防的主人翁,他们对边关纯粹真挚的大爱汇成一股股暖流,让边防官兵爬冰卧雪不言苦、摸爬滚打不觉累。

边关勇士们,大家整理好着装,带上枪和弹,向着巡逻道、潜伏点出发吧!因为,你们的背后有着千千万万双眼睛在深情注视着。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