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写在大山深处的军营履历

从繁华美丽的海滨城市,到艰苦偏僻的塞外山沟。军校毕业10年来,军区装备部某军械器材仓库第二保管队队长赵铁锋再也没有离开过大山

预发稿库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北京杨庆利 鲁民 赵庆安 曹雨2013-08-02 09:39编辑:刘哲

【主人公小传】赵铁锋,河北省秦皇岛市人。1980年12月出生,1999年考入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弹药工程专业,2003年毕业分配到军区装备部某军械器材仓库。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2次荣立二等功,多次被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基层带兵干部。所带保管队2次被军区装备部表彰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所在党支部3次被表彰为优秀基层党组织。

从山脚到营门,要足足走上5公里的盘旋山路。山路两侧的树木山石间,隐蔽着大大小小数十个严格保密的军事禁区。这就是军区装备部某军械器材仓库的驻地。

虽然库区四周被铁丝网和高墙所包围、人烟稀少,但大山深处并不冷清。这里森林茂密、植物丰富,而且松鼠、獾、狍子、刺猬等动物时常可见。仓库第二保管队队长赵铁锋,自军校毕业后,就一直工作在这个仓库。他的军营履历尽管几经变迁,可一直没能走出这座大山。

初到山旁满眼荒

赵铁锋1980年出生在海边城市秦皇岛。父亲在他两岁时就过世了,当铁路工人的母亲凭着顽强的毅力,吃尽苦头硬是把赵铁锋抚养成人。1999年,怀揣军营梦想的赵铁锋以优异成绩考入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从此步入军旅生涯。

经过4年军校生活的锻炼,2003年赵铁锋与其他4名同学一起被分到军区装备部某军械器材仓库。从石家庄坐上火车不久,他们就驶入蜿蜒崎岖的山路。数着一次次穿越的山洞,1、2、3、4、5……直到火车最终停下,数字定格在66上。

看着望不到边的大山和漫天飞沙,赵铁锋满腔的热情顿时凝固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少年时就已向往的火热军营,会是这样的荒凉萧条。

这个仓库离北京只有100多公里的路程,但与大都市的气息迥然不同。驻地已是塞外,所在村庄到最近的县城,也得走20多公里的山路。周围都是大山。当时,山里的绿色植被也不多,满眼看去光秃秃的,一刮大风,黄沙就漫天飞舞。

黄沙遮挡的,不仅是天气。赵铁锋的心,也被这黄沙塞得满满的。这里交通闭塞、通信不便,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就是固定电话也因线路难以维护,经常时断时续。打个电话要扯着嗓子喊,好像在跟人吵架,就这还常常因听错意思而闹出笑话。

更让赵铁锋难以接受的是,他向往的是生龙活虎的军营生活。可仓库人员不多,环境封闭,与想象中的军营完全不同。平时面对的,大多是不会说话的洞库、哨所、群山,还有无边无际的寂寞。

两鬓有些斑白的老政委看出他的失落,把他找到山谷边谈心:“年轻人,别灰心!别看大山很安静、不说话,那是因为他们只忠诚于自己的主人。不信,你听我喊两嗓子。嗨——啊——”

空旷的山谷,立即响起 “嗨——啊——”的回声。

“只要你把这儿当成家,把自己当主人,他们自然会跟着你一起热闹起来。”老政委的话,在赵铁锋的心里激起阵阵暖意。

母亲也打来电话安慰他:“大城市有大城市的方便,山沟沟也有山沟沟的优势,现在你还年轻,多吃点苦没什么不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磨炼自己。能力素质提高了,自然就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在领导和母亲的开导下,赵铁锋心中快要熄灭的激情又有了温度。他不再怨天尤人,不再彷徨嗟叹,开始脚踏实地熟悉脚下这片土地。

大山深处建新家

仓库的主要任务是收发和保管枪械弹药。初来乍到,他只能从保管员这个最基本的专业干起。

这个活儿说难也难,任务来得一般都很突然,必须24小时待命。任务一来,就要立即冲上去,清点物资、搬运码放、检查整理、登记造册,一个环节紧跟着一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要求要快、准、精、细、实、稳,一点儿都不能马虎;可说容易也容易,规章制度十分清楚不说,还有领导和干部骨干一起干。这些“老仓库”、老班长,个个都是业务能手。每个人都能一口清、一摸准,几乎人人都有各自专业的拿手绝活儿。

赵铁锋心眼细、嘴巴甜,跟谁一起工作都要问上几个为什么,一来二去,很快就把基本的业务流程搞清楚了。他还利用工作和训练间隙,找来业务教材,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有不懂的就找领导问、请骨干教,还经常找到仓库的老战士,软磨硬泡缠着人家练,很快便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

2006年,仓库编制体制调整,保管队全部搬离主营区,进驻各自分管的库区。这就对保管队干部的管理素质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由于赵铁锋工作干劲足、业务能力突出,仓库党委决定,任命副连职的他代理第二保管队队长。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