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七七事变”前日本对华经济战:垄断华北命脉

华北纵横新华网李惠兰 薛凤2013-05-28 09:23编辑:刘哲

为了达到掠夺华北资源的目的,日本设立了两个专门的机构——兴中公司和惠通航空公司,并且利用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大量走私。日本通过兴中公司和惠通航空公司掠夺华北资源,掌握华北制空权,对华北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破坏,国民政府逐渐丧失了对华北经济和领土主权的掌控。这两家公司成立别动队,协助日军的行动,将资源丰富的华北地区变成日军全面侵华的“后方基地”。

兴中公司是日本满铁公司的子公司。1935年3月,为控制和掠夺华北的经济资源,满铁公司决定成立兴中公司。8月2日,日本政府批准了这一方案,此外关东军和驻华武官也表示支持。1935年12月20日,由满铁直接控制的兴中公司在大连正式成立。在东京、天津、上海、济南、广州、大阪等地设子公司。天津子公司设在法租界新华大楼三楼。兴中公司从成立起,全面推行日本的侵略国策,其章程第四条规定:“本会社为使中‘满’间经济关系密接起见,以经营下列业务为目的:1.对华输出贸易并其代理及居间;2.在中国经济诸事的直营,斡旋及居间,并对于该事业的投资;3.附带及关联于前二款的业务。”兴中公司资本共1000万元,分20万股,满铁总裁松冈洋右一人就认领了199200股,社长十河信二是满铁的理事,因此整个兴中公司是日本控制的。

兴中公司天津子公司掠夺的重点是华北地区的煤、铁、长芦盐和棉花。早在“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就制定了一系列掠夺华北战略资源的政策。1933年11月,满铁制定了《华北经济调查计划》,在各地成立调查分会,摸清华北经济资源(包括煤、铁、棉花、麻、羊毛、面粉、烟草、木材、药等)的分布及供需关系。1934年6月和9月,满铁理事十河信二两次到中国考察,提出了向华北经济扩张的方案。10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制定了《华北重要资源经济调查之方针及要项》,提出向华北扩张的设想。1936年2月和8月,日军部及政府先后制定了《华北产业开发指导纲领》、《华北经济开发之投资机构纲要》及《第二次华北处理要纲》,明确了对华北工农业、商业、矿业、交通运输、纺织、通信及金融等方面的掠夺方针。

兴中公司在日军方的支持下,同日本轻工业资本机构对中国民族工业中较有基础的纺织工业进行收并。1926年用变相投资的手段兼并了裕大纱厂,1936年用举债、售卖股票的手段兼并裕元纱厂和华新纱厂,还吃掉了破产的天津宝成纱厂,天津的7个民族纺织厂已被日本纺织资本收买了4个。到1936年底,日本在天津纺纱业中资本占63.4%,纱锭数占71.7%,线锭数占53.4%,布机占76.3%,已处于绝对统治地位。此外日本各纺织会社积极在津建立新纱厂,如裕丰纱厂,生产能力达10万锭。1937年初日本在天津的独资纱厂达10个,而中国民族纱厂仅存5个。日本帝国主义已完全垄断了天津纺织工业,天津的民族工业受到重创。

另外,1936年兴中公司在日军方的支持下,以145万元的廉价收买德国资本在河北井陉煤矿四分之一的股票。并千方百计地策划收买英国在开滦煤矿的股份。还设立了冀东采金公司,强行开采遵化一带的金矿。

为了补充日本国内工业原料的不足,方便从华北运送原材料,日本又成立了运输公司。盐是日本发展工业生产的重要原料,每年日本从华北地区掠夺大量的长芦盐运往国内。仅1937年就有十万吨长芦盐运到日本,且盐价压得很低,几近抢掠。此外,兴中公司还掠夺华北的棉花。兴中公司在海河沿岸设仓库,向内地购买棉花,除供给华北各日商纱厂外其余都运往日本销售。在华北的日本纱厂生产的纺纱也直接运送到日本。1937年6月,兴中公司在天津联络大阪棉业团体组建华北协会,集资500万元,其中兴中公司出资250万元,大阪棉业团体出资150万元,以华北协会名义出资100万元。从此日本垄断了华北棉业。

在对华北经济掠夺中,虽然日本垄断了越来越多的行业,但各种工业都依赖各租借地的电力供应。由于社会发展,各国租界地已出现供电不足现象,自日本侵吞东北之后,华北形势岌岌可危,欧美各国放缓对华投资,持观望态度,唯独日本急需中国资源,尤其是日资几大纺纱厂的开办更使其电力呈供不应求之势,急需垄断华北电业。于是兴中公司除了成立运输公司专司将华北各地的煤、铁、长芦盐、棉花运至日本外,还染指华北电气事业,建立了天津电业股份有限公司。这是日本企图独控华北经济命脉的一个重要步骤。1936年8月20日,中日合办天津电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日本为了进一步拉拢政府人员的支持,除副董事长由日本人石井成一担任外,其他职务均由亲日派或汉奸担任。该公司名义上是中日合办,实际上是满铁电气会社独家投资800万元,中方仅以电力权合股入伙。电业公司在白河(即海河)建设了一家三万千瓦的大型发电厂,垄断了天津地区的电力供应。随后兴中公司合并了山海关、秦皇岛、昌黎、滦县、唐口、芦台、通县等七家电灯公司,创设了冀东电业股份有限公司。此外,还收买了北京电车公司、北京华商电灯公司的股票。至七七事变前(1936年统计)日本对华全部电业投资(借款除外)1452.8万元之中,华北占到一半以上,达752.8万元。由此,日本垄断了冀东地区的电力。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