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战友,不仅仅是一种称呼

军营之星解放军报马誉炜2013-05-28 08:24编辑:刘哲

前几天见到转业京城多年、年已花甲的原部队的老团长,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不久前老团长去大连,见到许多老战友。其中有当过团训练队长、已病退多年的老干部蒋广绪。战友聚会时,蒋广绪颇有几分神秘和激动,他说:“团长,我没给您带什么礼物,只给您一个惊喜。当年我在团训练队工作时,您是三营营长,那我就给您背诵一下你们营在我们队里训练过的班长名单吧!”接下来他站起身,腰板儿挺得还是像当年那么直,两眼炯炯有神,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地就像队前点名那样,大声呼点起一串串的人名:张小义、尚言礼、崔仲民、冯国柱、包凤山、赵发、张铄、王三小、李毅、葛传荣……约两分钟时间里,蒋广绪竟一口气背下130多个班长的名字!

这些人名,老团长虽都有印象,可要一一背出已难以做到。但蒋广绪离开老部队30多年,竟还能这样清楚地记得这么多班长的名字,的确让老团长吃惊,听着那些名字,老团长似乎回到自己年轻的岁月,浮现出生龙活虎的训练场面,不由得潸然泪下。

据在大连的战友们介绍,蒋广绪对自己曾经训练过的500多个班长的名字记得一清二楚,一有空闲就在纸上写他们的名字,而且对班长们的出生年月、籍贯、性格爱好等基本情况也都记得很牢。特别需要提及的是,蒋广绪在一次车祸中脑部受过重伤,昏迷了半个月,颅骨做了大手术,有三分之一的脑壳是用化学材料顶替的,被评为特等伤残军人。在他昏迷的日子里,除了家人,就是住在大连的战友们日夜守候在身边,来自全国各地战友的慰问电话和信件也有很多……当时大家都担心这场车祸会使他失去记忆,没想到,伤愈出院后,他不仅没有失忆,反而对过去的事情尤其是对在老部队工作生活的事儿记得门儿清,几乎满脑子都是与昔日的战友们相处的故事、当训练队长的点点滴滴。

对老团长说的这个蒋广绪,我也印象深刻。他1965年入伍,兵龄比我要长得多。我1976年当兵时,他们那个年代入伍的兵大多已是营以上干部。上世纪70年代末,南方有战事,部队随时准备开赴前线,兴起练兵热潮。那时军校刚刚恢复,招生数量有限,大批干部骨干都是靠部队的教导队、训练队来培养。记得蒋广绪就是在那个年代当训练队长的,是个正连职岗位。他风风火火,天天扎着腰带,泡在训练场上,组织队列训练和会操、讲解战术动作要领,训练要求特别严格。许多班长骨干见到他都有几分畏惧,队列里大气也不敢喘。他的嗓门儿特别大,有些沙哑但又带有堂音,无论在大操场上组织多少人的活动绝对不用麦克风。最难忘的是每到团里集会,大家最愿意看蒋广绪指挥训练队唱歌的动作,除了两只胳膊有节奏地在舞动,他的全身都在动,颇有几分滑稽、古怪,又让人感到十分舒畅、有力。以至每次集会,整个礼堂都要喊:“训练队,来一个!来一个,训练队!……谁指挥?蒋队长!蒋队长,来一个!”这个“科目”进行不完,集会的正式活动一般都不会开始。训练间隙,他还给大家唱东北“二人转”,讲个笑话什么的,那一口地道的东北话,经常把人说成“银”,把肉说成“右”,惹得大家笑声一片,训练的疲劳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