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我永远做你有力的枪托

军营之星新华网2013-04-12 09:39编辑:刘哲

廖毅文

被誉为“尖刀上的刀尖”的某特战旅连长刘珪与妻子陈娟的相识,仿佛是命运之神的一种巧妙安排,充满浪漫与传奇。

2001年夏季的一天,刚参加完全国高考、浑身轻松的陈娟只身从辽宁锦州来海南旅游,在湛江的海安港准备登船赴海口时,她发现在人头攒动的乘客中,一位身着戎装的年轻战士帮助一位中年妇女左手提着旅行包,右手抱着孩子缓缓而行,汗津津的脸上挂着清朗羞涩的微笑。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这位战士纯净真诚的笑脸和助人为乐的情景,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位正处于豆蔻年华的东北少女心里。冥冥之中,她觉得与这张笑脸前世有约。

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神秘力量,驱动着陈娟穿过摩肩接踵的人流,慢慢靠近这位战士,与之比肩而行。最后,聪慧心细的姑娘竟然刻意地与他坐在了同排相邻的座位上。

这个战士就是从济南学习归队的刘珪。

于是,陈娟主动地与刘珪搭讪,短短一个小时的航程,两人竟聊得十分投机,待到分别留电话时因找不到纸张,刘珪灵机一动,把手上的白手套摘下来,你一只,我一只,在白手套上写上各自的联系方式,赠给对方联络珍藏。

这种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场景,真实地再现在刘珪和陈娟的初识里,真是应证了中国那句古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于是,这两位心有灵犀的年轻人,开始了长达八年的爱情接力。期间,陈娟从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当上了教师,刘珪也从军校毕业分配到驻广州的某特战旅。由于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到了正确的人,双方的感情发展一路绿灯,几乎没有多少波折,双方的家庭也接纳了他们的选择。

2009年12月,陈娟从东北费尽周折调到深圳,与在广州军区服役的刘珪喜接良缘。在简朴而热烈的婚礼上,陈娟看着已是特战连长的丈夫刘珪说:“这辈子,你是枪刺上的刀尖,我就是钢枪上的枪托。我们永远不离不弃,相伴相依。”

许多人不解在物欲横流的商品社会里,许多女性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陈娟年轻貌美,又从辽宁大学历史系毕业,为何要义无反顾地嫁给军人。

“军人虽然是一个牺牲奉献,风险极高的职业,但军人身上的担当、坚强和沉稳,是一个女人终身寻找的依靠。刘珪虽然不富裕,拥有的东西不多,但他把拥有的人品、能力、责任和爱心全部都给了我,一个女人能同时得到这些最宝贵的东西,又夫复何求呢?”

由于特战连担负的任务特殊,训练残酷,强度超限,必须具有“不叫苦、不畏难、不惧险、不怕死”的精神。作为连长的刘珪是刀尖上的尖刀,更要以身作则、迎难而上,哪里有危险,就冲向哪里。每次连队进行爆炸物的传递训练,即每组六人围成一圈,依次传递已经点燃的炸药包,他总是把自己安排在最后一位,由他在最后一秒抛入深坑,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信任射击训练时,他第一个举靶,让战友朝仅离他身体30cm的靶标实施实弹射击。因此,陈娟在很长的时间里,白天悬着一颗心,夜里做恶梦,担心刘珪的安危。随着对刘珪的职业特征的了解,就是在与之聊天时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毫无禁忌,什么话都敢说,怕万一说漏了嘴后一语成谶。

陈娟记得与刘珪领结婚证那天,按常理,两位新人走在一起,既是新生活的开始,也是人生的重要时刻,至少要在一起点杯红酒,吃顿饭,庆祝一下。但是,刘珪连这点时间都没有,领完结婚证就回部队了。现在,他们结婚五年了,还没有时间精力要孩子,婚纱照也一拖再拖,直到去年底才补拍。

有一次,陈娟从深圳宝安搬迁到观澜居住,刘珪有任务,回不来,搭不上手,搬家公司又不配合,气得陈娟肝打颤。没办法,她只好一人坐上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在路上颠簸三个多小时才把家搬到目的地。想起军人妻子生活与别人拥有的不同,而麻烦却一大堆时,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善解人意的刘珪很会哄陈娟,只要有时间回到家里,就主动把家里的卫生搞得一尘不染,提前做好可口的饭菜等她周末回来。有一天,陈娟收到刘珪的一份特殊礼物----他在一张靶子上用枪射击出一颗心的形状。这份承载着军人职业特征,新奇又浪漫的礼物,一下子打动了陈娟,她的心底涌起一股柔情和感动。

很多时候,当陈娟满怀期盼到达部队时,刘珪不是外出训练,就是执行特殊任务。虽然家属房和营区只有短短几百米距离,可你就是见不到他,他也见不着你。

现在,陈娟对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早已习惯了,在支持丈夫工作、独自承担家务上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虽然有时难免还有点小怨气,但这点小怨气与她对刘珪的欣赏相比,则微不足道。因为,在理性的认可面前,感性的怨气是短暂的。有一次,当陈娟来到连队,在等待几天后终于见到刘珪的那一刻,她的心中竟发出了一种“相见时难别亦难”和“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诗情。

有人说,陈娟嫁给了刘珪,就是嫁给了一位不回家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军队是她最大的情敌。但这个情敌虽然在时间精力等许多表象上与她争夺刘珪,然而在本质上陈娟觉得和刘珪永远在一起。因为,她深知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只有强大的国防和一支战之能胜的军队,家庭才能美满幸福,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国家才能不受欺侮。

一天傍晚,陈娟依偎在刘珪的怀里深情地说:“不管生活发生多少变迁,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化。因为你爱军队,所以我爱你。如果你是枪刺上的刀尖,我永远做钢枪上有力的枪托。”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