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额尔古纳骆驼山上的“犬司令”

军营之星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北京田俊生 王浩博2013-03-15 08:41编辑:刘哲

额尔古纳界河河畔有座骆驼山,骆驼山上有个哨所,哨所里有位上士叫李林,李林号称“犬司令”,“犬司令”统辖着某边防团的数十条军犬。

头回见到李林,是个大雪初霁的爽晴天。车进哨所,代理排长、哨所长李林迎出门来,左犬右獒,身后还跟着群大大小小的“亲兵”。一条硕大的蒙古獒认生,咆哮着扑将上来。李林只轻唤道:“小黑,卧!”其即静卧于地,息事宁人。

平时,编制内的军犬分散配置在各边防连队执勤,每年定期送到骆驼山哨所轮训。军犬们见到 “李司令”,一是亲昵,二是敬畏。个中缘由凭您揣度自不必细说。

说起军犬,李林满怀深情。10年前,正面临进退去留的他奉命携军犬“成才”参加军区军犬引导员集训。其间,“成才”的左后腿长了个大肿瘤。结业考核,刚刚输完液的它硬是拖着病腿完成了全部科目,总成绩名列第二。他流着心疼的泪水伴着疼痛得迸着泪珠的它上台领奖。归队后不久,爱犬逝去葬在边关。自此,它的主人视犬如子、爱犬如命。于是,他由当年的“小边卡”变成了今天的“老边卡”。

北疆环境复杂、气候恶劣,边境执勤任务繁重辛劳,军犬的出勤率很高。遇有前沿潜伏、持续巡逻、封锁堵截等特勤任务,军犬往往疲惫不堪或数不敷用。再者,军犬的喂养、训练、使用等均受制度制约,训犬员之外的任何人不得擅自与其接触。李林决心为各哨所培育、训练出既能随时做伴、娱乐,又具备军犬基本素质的编外犬。至于种犬,他选中了当地土生土长的蒙古獒。

蒙古獒虽有忠诚、勇猛且环境、气候适应性强的优点,但生性暴躁、野性十足,不易调教。这天,淘气顽皮的“拉布拉多”乘主人不注意溜出哨所到附近嘎查(村)闲逛,被群牧羊犬撕咬驱逐狼狈而归。它灰头土脸地向种獒“小灰”哭诉。牛犊般的“小灰”闻之大怒,挣脱手腕粗的铁链扑向村子。据前来“告状”的牧民说,“它逢四条腿的就咬,连板凳都不放过”,不光废了狗群,还伤及六七头(匹)大牲口。

见闯下大祸,“小灰”蔫巴了。李林牵着它到嘎查挨门道歉,自掏腰包为伤畜治疗、赔偿。接下来,他陪着它挨饿受罚。他不停地对它絮絮叨叨讲道理,它俯首抱头地对他唧唧歪歪应承着。整整3天下来,“司令”和属下的嗓子都哑了。后又经过艰苦的调教和训练,“小灰”收敛了桀骜不驯的野性子,长了不少军犬的真本事。雪地潜伏,它依偎在战士的身边为其保暖;哨兵上哨,它耳贴地面为其做伴;就连官兵开饭前唱歌,它也要蹲立在队尾挺胸昂首地跟着嗷嗷嗷。

配犬育犬训犬,个中甘苦李林自知但很少提及,说得更多的是“人犬情未了”。育出了良犬,他兴奋难按激动不已;送犬给兄弟哨所,他分手依依黯然神伤。“得力”极通人性,平时不离左右。一天,塔楼哨兵报告有一大群大牲畜有越境可能。听到李林的口令,“得力”一口气狂奔出两公里开外,独自把畜群给兜回来。两年前,“得力”不幸染上“犬瘟热”,并导致小脑萎缩,几乎张不开嘴、伸不出舌头。明知已病危不治,李林仍坚持把肉饭加水兑药嚼碎,嘴对嘴地喂给它。“得力”是在李林的怀里离世的,只给他留下了不舍的目光和两道泪痕。

为将李林拽出深沉的怀念,笔者赶紧转移话题,夸起了他身边站着坐着卧着嬉戏着的犬獒们。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用“司令”的口吻指点爱犬如数家珍。

刚才失礼的獒叫“黑子”。别瞧它不太懂礼貌,可无论是什么天候,只要方圆两公里内有异常情况,它即狂吠报警。

它叫“娜莎”,是个小姑娘。平时温顺可人,关键时毫不含糊。前天晚上林子边闹狼,它一声长嚎,狼群掉头就跑。中、蒙、俄3个国家的边境线在这里交汇。说到爱犬“小成才”,李林的眼中泛出异样的神采。每次三国的边防军会哨或联合演练,它都有出类拔萃的表现。对方几次出超高价恳求转让,李林都装傻充愣地打哈哈。他说:“笑话!哪有司令把自己的兵给卖了的?”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bj.81.c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