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十八岁,我们一起走过

军营之星解放军报龙叶林2012-12-04 09:34编辑:北京军区分社

今晚的夜似乎比往常要安静许多,在大山的怀抱里,显得愈加黑暗与静谧。想起刚刚退伍离队的老兵,心里沉甸甸地积满了不舍与留恋。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罗小强。

在很多人的眼中,罗小强是一个刺头兵。据说他在新兵连就一直不服管理。站岗哨时睡觉,排房里吸烟,出公差不积极,训练懒散,顶撞上级,项项都少不了他。连队干部、班长都对他进行过批评教育,但他始终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在连队的五公里武装越野半年考核中,他的成绩是全连最后,检查时发现他的水壶是空的,子弹袋里没有弹夹,为此,全连的成绩被评定为不合格,恼得连长指着他骂道:“你别一天总是贼兮兮的,有点出息行不行!”

其实我也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罗小强这么不争气。但是,那次驻训中,我才感受到这个看似桀骜不驯的战士内心善良本真的一面。

那天的太阳特别毒,我带车领着4个战士去沙场装沙子回驻训场。我们一铲一铲地往大卡车里泼沙,烈日炙烤下我们就像站在滚烫的锅里。最后,大家身上都裹着厚厚的一层沙,宛若沙雕。我决定让大家先到树下休息,等我买些水回来再开工。我回来时,发现罗小强一个人光着膀子在烈日下铲沙,整个后背都晒红了。“不是让你先在树下休息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干?”我略带责备地说。他答道:“现在已经11点了,再晚些回去,你就要挨批评了。”那一刻,我有些感动。

我知道那次驻训是罗小强在部队最后一次比较大的活动了。罗小强表现出乎意料的好,比其他人都积极,做什么事都是默默无闻的拼命的干。我想,他是想用最后的努力去拼凑一幅在部队的美好记忆。

转眼间到了年终考核,这宛若老兵们告别军旅生涯的一次饯别,这次考核,罗小强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着装齐备,冲到了连队的最前面,待大家都到达终点时,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恭喜你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他一脸的喜悦。回来的路上,他走路一瘸一拐,我发现他在努力撑着。我没有叫住他,只想让他把剩下的路完完整整地走下来。

晚上,我买来红花油,撸起他的裤管,发现他的脚踝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我给他上药,他伏在我的肩膀大哭:“排长,我对不起你和大家,总拖累你们受惩罚,我是一个孬兵,但你从来都不嫌弃我,每次受处罚你都不责备我,每次查夜的时候都会检查我有没有盖好被子,我愧对你的关心……”那次,罗小强哭得很伤心。

临退伍的前几天,他要了全排所有人的照片,每个人都在军旅簿上留下了自己想对他说的话,封面是考核那天我对他讲的一句话——也许我们会错过开始,但至少我们还有今天和明天可以去争取。或许我们走得不快,但我们会一直在前进的路上。

那天清晨,天还没亮,雾蒙蒙的,接送退伍老兵的车奏着《送战友》开到了连队,整个营区都弥漫在难以言表的伤感中。老兵们胸前的大红花,在薄雾之中显得别样的鲜艳明亮,他们与连队的官兵们一一拥抱,话别。哭的最凶的是罗小强。

也许我们都忘记在开始时好好珍惜,奋力拼搏,但我们都会在终点相拥而泣。连队的生活辛苦却弥足珍贵,磨砺人的意志也锤炼人的感情。在这里我们挥洒青春,浇灌梦想。用汗水洗去来时的仆仆风尘,用微笑回报今日的累累硕果,用泪水见证一切的荣耀和真情。

军营生活的点滴成为了这些老兵们宝贵的人生财富,他们正怀揣着梦想踏上新的征程。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