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军委总部总部直属海军部队空军部队第二炮兵沈阳军区北京军区

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武警部队院校科研

标题 正文
您当前的位置:军报记者 > 北京军区 > 军中能人奇事  > 正文


一位押运兵的别样生活

发布时间:2012-10-18 10:46    来源:本网专稿    作者:周 健 李祥华 孙家斌

唐洪建,200212月入伍,20067月入党,现任某军需仓库第一保管队保管班班长,中士军衔。入伍以来,他立足岗位尽职责,扎根山沟干事业,先后执行押运任务20余次,连续6年被上级业务部门评为“红旗库保管员”,1次荣立三等功,多次被表彰为“优秀士兵标兵”。

 

梦想当个押运兵

    唐洪建从小就向往押运兵的生活。20033月,他新兵一下连,就被分配到晋北山沟深处的某军需仓库。这时,他才知道,要想做好押运工作,首先要熟悉保管工作。

    他分管的库房专门存储毛料制品,需定期更换防虫药剂,并及时对物资密封完好率进行抽验。由于防虫药剂气味浓重,保管操作规程明确要求,一次操作最长不能超过半小时。

    唐洪建仗着年轻体壮,一口气连续干了两个多小时,结果造成药物中毒,两天两夜昏昏沉沉,呕吐不止。“干好保管工作,仅靠满腔热情和良好的愿望还不够,最根本的还是要遵守操作规程,掌握科学保管的知识和本领。”这件事给了他刻骨铭心的教训。

    为尽快进入 “角色”,唐洪建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学习上。那段日子里,他经常奔走于库房物资存储区,仔细钻研物资储备知识,掌握库房温湿度,认真核对账物卡,对物资的型号品名反复研究比对,自我强化 “盲摸”训练。经过不懈努力,唐洪建对衣、帽、鞋等400余个被装物资品种的保管收发,能达到 “一口清”、 “一摸准”。不仅如此,他还能对物资垛位情况做到了如指掌,成为仓库业务管理的 “活账本”。

    自担任保管员以来,唐洪建因工作需要,先后3次推迟婚期。2008年春节,唐洪建回老家休假,大年三十,爷爷突发心脏病住院,情况十分危急。唐洪建陪着送往医院,就在爷爷即将手术的关键时刻,仓库来电话,要他尽快赶回部队,执行向南方冰雪灾害地区发放紧急救灾物资的任务。对此,他二话没说,匆忙作了一下安排就急忙赶回部队。每次想起这些,唐洪建都感到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和家中的老人。

    有付出就有回报。凭着过硬的保管技能,唐洪建在上级组织的岗位练兵比武中荣获 “专业技术能手”称号,在上级业务部门组织的清仓查库中被评为 “优秀保管员”。他分管的库房被评为 “标杆库房”。

 

物资管理的“活账本”

    2007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唐洪建担任保管班班长。一次调号过程中,由于他基本知识掌握不牢,一件地方制作的假迷彩服被调换入库,后被仓库业务助理员发现。此事使他深刻认识到,要想真正胜任本职工作,不仅要做到 “一口清、一摸准”,还要精通物资保管的各项指标,尽可能地通过进一步的学习钻研,掌握 “一门通”的专业技能。

    要做好押运工作,必须熟悉各类物资的材质特点。唐洪建从旧军装的内缝边上剪下小布条,仔细琢磨。他还拆出线来,按照军服保管教科书上所写的方法一一验证对比,直至对各类服装的质地有了清晰的认识和准确的辨别。

    为更好地做好被装保管工作,唐洪建在每一次保管收发间隙,都留心记下每类物资的规格、性能、用途、品名、储存期限、存放位置、堆垛要求等,并坚持对库房温湿度、风速、驻地季节气候特点等2000多组数据一一记录对比。

    在物资发放过程中,唐洪建发现,许多物资大多从工厂或其他单位刚调过来,便又被发往受供单位,加上受库房布局、机械化操作程度较低等客观条件限制,物资收发效率很低。每次收发时,他都注意摸索收与发之间的联系,留心受供单位物资数质量情况,及时作好分类记录和横纵向对比,用心把握其中的动态关系,从提前规划收发规程到努力盘活站台库资源,一步一步总结,提高了收发效率。

    在仓库每年开展的 “岗位练兵”活动中,唐洪建按照精细化管理、精确化保障标准要求,采取编组分训、梯次升级的办法,组织保管员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训、一个难关一个难关地过,不但使全班人员掌握了业务保管要领,还大大缩短了训练时间。

    几年来,唐洪建带领的保管班所保管的400余个品种、20多万包箱的物资没有出现过一次丢失、损坏、霉烂变质等现象,受领的每一项日常和应急发放任务,均做到万无一失。

 

押运路上显风流

    执行艰苦的物资押运任务是每一名保管员的 “必修课”。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押运兵,就必须具备耐冷、耐热、耐饥和耐渴等四种素质。

    2006年底,唐洪建和一名战士押运一批物资前往新疆。时值数九寒冬,车厢内的气温一度降到零下40摄氏度,把随车携带的暖水瓶都冻裂了。只有在遇到车站临时编组停车时,他俩才能勉强下去搞点热水泡碗方便面充饥。

    可是谁也没想到,列车进入甘肃后,竟然连续3天没停。他俩只能靠干啃方便面充饥,用冻成冰块的矿泉水解渴。闷罐车内冷如冰窖,白天,他们戴着棉帽、棉手套,穿着棉衣、大头鞋和皮大衣,打着护膝,依然被冻得直打哆嗦;晚上,铺着四五层褥子,盖着两三床被子,还是冻得睡不着。呼啸的北风夹着沙尘从门缝中吹入车厢,把他俩的脸上吹出了道道血口。

    20077月,唐洪建和另外一名战士去广东湛江执行押运任务。时值盛夏,车厢内温度最高突破了50摄氏度。由于出汗太多,两人出发前带的5箱矿泉水,不到3天就喝了个精光。

    为解决饮水问题,两人在中途买了两个大容量塑料桶。每当遇到临时停车,就赶紧下去灌一桶自来水,这才解了燃眉之急。南方蚊虫特别多。一天晚上,列车在湖南境内一个小站临时停车,本想打开车门散散热气,谁知却在瞬间招来满车蚊虫。那夜成了两人的不眠之夜。

    苦点累点还属正常。有时为保护物资,还要面临危险的考验。

    2009年底,唐洪建与战友到上海执行押运任务。出发的当天晚上,因为华北地区突降暴雪,山西境内铁路无法通行,列车在晋南一个小站一停就是5天。

    为保证物资安全,他们轮流担任警戒,不仅5天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还得经常踏着没膝的积雪下车巡查周围情况。

    到第6天,列车开动后,过度的疲劳使他们很快进入梦乡。这时,一阵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把他们从酣睡中惊醒。唐洪建透过门缝发现列车已临时停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而巨大的撞击声就来自毗邻的一节装满军需物资的车厢。

    唐洪建急忙拉开车门跳下列车。雪光中,他发现车厢大门已被撬开,三四个蒙面人正往车下一箱一箱搬物资。 “住手,这是军用物资,你们再敢搬走一箱,我们就不客气了!”看到这种情形,唐洪建断声喝道。

    “当兵的,识相的就乖乖回到车里去。再说啦,这是公家的东西,你们又何必多管闲事呢?”对方见仅有唐洪建一人,人单势薄,便立即拿着铁锤、铁棍围了过来。

“别吓唬人,不怕死的就过来,实话告诉你们,我已经向110报了警,警察马上就到!”一听唐洪建说警察要来,几个家伙顿时慌了,扔下作案工具一窝蜂窜下铁路,消失在茫茫暗夜中。
编辑:北京分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