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班出了仨“兵王”

发布时间:2012-08-12 15:05    来源:    作者:郭海江

核心提示:

不仅自己夺得团队第一届 “兵王”,培养出的两名徒弟也先后荣登冠军宝座。他所带的班,成为名副其实的 “冠军班”。某通信团接力有线电连班长陈海清的军旅生涯里,注定与“兵王”有一段不解之缘。

含泪播种的人,定会含笑收获

2002年12月,陈海清怀着儿时的梦想,毅然迈入绿色方阵,成为一名普通的战士。刚入伍时的他,沉默寡言,加上瘦小的身材,很难引起人们注意。

曾当过陈海清新兵排长、现任团组干股长的刘国伟,对小陈有着深刻的记忆。连队第一次组织手榴弹投掷训练,陈海清和大部分战士一样不及格,毕竟是第一次,谁都没当回事。

吃过晚饭后,大家都在宿舍休息,陈海清却带着教练弹独自来到训练场上,就着微弱的路灯,一次次地投掷,一次次地捡回来再投。就这样,他一直练到9点半连队熄灯,整个胳膊都红肿起来。

几天后,连队再次组织手榴弹投掷训练,陈海清一出手就是40米。这让全连官兵都惊呆了。了解原委后,大家不由对这个福建农村来的小伙子竖起了大拇指。

陈海清不服输的个性,在新兵下连后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训练出成绩、拿第一,他对自己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残忍的地步。5公里越野、攀登固定、收放线,别人练一遍,他要练两遍,完不成训练量决不“收工”。新鞋子穿不了几天,就露出脚指头,脚板打起的血泡跟袜子粘在一起,只有连脚带袜子一块放到热水里,才能脱得下来。

他还有个好习惯。口袋里始终揣着一个小笔记本,随时随地记录训练中的心得体会,并时常进行翻阅思考。在小本子的首页,他工工整整地书写着两行字:“含泪播种的人,定会含笑收获。”

这是他的座右铭。每天他都比别人早起一会儿,拿出小本子,对着这句话沉思一会儿,然后开始新的一天。这个习惯从新兵连开始养成,一直保持到现在,整整9年时间。

能吃苦的陈海清也会耍 “心眼”。他深知苦练更要巧练的道理,经常跟在训练尖子后边 “偷艺”。一次训练,他发现班长传授的有线兵技术综合作业流程、作业步骤和时间,还有可提高的地方,就利用课余时间与老兵探讨,并结合自己的实践,一遍遍地反复体会练习,最终摸索总结出留余线和打线把的新方法,使单兵作业效率大大提升,并在全团得到推广。

当兵不满一年当上副班长,第二年就入了党。陈海清一步一个脚印,走得踏实沉稳。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8年年初,团队举行第一届“兵王”比武,陈海清厚积薄发,步枪射击枪枪命中靶心,5公里越野一路领先。在10个基础课目的比拼中,他力拔头筹,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摘得“兵王”桂冠。陈海清的父母被团党委从福建老家请到团里,风光无限地坐上颁奖主席台。

我是一名党员,知道该怎么做

2010年3月,军区基础训练比武拉开帷幕。此时的陈海清正休婚假,连长金巍打电话征求意见,他坚定地回答:“我是一名党员,知道该怎么做!”在接电话的第二天,陈海清就毅然告别新婚妻子,返回部队参加选拔赛,并一举取得集团军有线专业第一名的好成绩。

同样这句话,陈海清又一次作出回答。不同的是,这次站在他对面的,是指导员孙新建。

2009年7月,幸运之神向陈海清敞开半扇大门,他被确定为团提干候选对象。论条件,陈海清两次荣立三等功,1次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各种荣誉证书堆在一起足有一尺高,条件绰绰有余。可最终,因为名额限制,再加上近年来无线专业干部短缺,陈海清与军官梦失之交臂。

“您放心,我是一名党员,知道该怎么做!”正当孙指导员在为如何做陈海清思想工作绞尽脑汁时,陈海清推门而入,只见他满脸通红,手里还抱着一大摞荣誉证书,“这些都是组织给的,我已经很知足了。”这句话,让这个任职3年的指导员不由得眼眶湿润。

2011年4月,陈海清即将迎来自己的28岁生日。28岁,对于有线兵来说,显然已过了专业比武的 “黄金年龄”,可陈海清依然不服输,坚持要求参加集团军比武,他再次将集团军有线兵专业第一名收入囊中。

有人劝他, “你功立了,提干超龄了,还拼个什么?舒舒服服过日子比啥都强。”可陈海清却不这样认为。他说, “我能有今天的成绩,是团队培养的结果。只要还穿一天军装,就要为团队战斗一天。”

由于表现突出,今年7月,陈海清被军区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最近,团党委作出决定,上报集团军党委,为陈海清报请二等功。

自己行不算行,全班行才算行

连队现任连长张涛,曾是陈海清的班长。提起老班长,陈海清就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刚下连时,陈海清百米成绩不及格,班长和他结成帮带对子。每次训练,都一块儿冲刺。为培养陈海清的信心,张涛每次都保留实力,故意让陈海清超过自己。渐渐地,陈海清信心越来越足,成绩也越来越好。半年后,在团队组织的百米对抗赛中,陈海清一举夺得义务兵组第一名。

陈海清说: “是老班长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做事,更让我懂得了如何去当好一名班长。”

为提高本班战士的军事技能,陈海清针对每个人的实际情况,科学制定训练计划和成长规划,并把自己的所知所学毫无保留地传给徒弟。为克服大家的畏难情绪,每次训练他都身先士卒,有了任务第一个上,以老黄牛精神影响和引导着战士们的成长进步。

辛苦浇灌必然迎来鲜花满园。自2005年当班长以来,陈海清共帮带出团二级以上技术能手17名,6名义务兵光荣入党,陈海清所带出的“明星班”,在上级组织的各种赛事中频频获奖,在大项演习任务中冲锋在前,勇挑重担。

战士常仕超比陈海清小两岁,在第一届兵王比武中成绩垫了底,情绪非常低落。陈海清向他发出挑战:“以后我们一起练,咱俩比一比,看谁能夺得下届兵王。”

挑战是军中男儿之间的血性比拼,常仕超的血性被激发出来了。

打那儿以后,两人一起探讨训练方法,加班加点相互比着练。为帮常仕超克服体能弱的问题,每天熄灯后,陈海清都拉上小常到俱乐部“陪练”,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并与小常约定,自己做多少,小常必须跟着做多少。陈海清一边留神小常动作是否变了形,一边鼓励他刻苦训练,实际训练强度是小常的好几倍。每每感觉双臂发木,腹部酸痛,再也不能多做一个的时候,陈海清就告诉自己,多做一个,小常就多一分进步。他咬牙坚持着,小常咬牙默默跟着做。就这样,常仕超的体能素质、专业成绩不断被刷新,陈海清的脸上也越笑越灿烂。

有人提醒陈海清:“你最好留一手,小心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陈海清却只是嘿嘿一笑,不当回事。第二届“兵王”比武,常仕超如愿以偿摘得“兵王”桂冠,实现了自己的“兵王”梦想。陈海清屈居第二,但他的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

提起这些,战士刘志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是去年的军区比武选拔赛,初出茅庐的小刘一上赛场,就因为紧张扭伤了脚,只能卧床养伤。看着战友们紧张备战比武,别提他的心情有多郁闷了。

刘志情绪的变化被陈海清看在眼里。每天训练完毕,陈海清的第一件事就是陪刘志聊上一会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引导他,“一时的挫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不要被困难打倒。”

为让刘志早点好起来,陈海清坚持每天用手蘸着烧酒,为他擦伤。一次,刘志不小心,打翻了盛烧酒的杯子,滚烫的浇酒顺着陈海清的手流下来,顿时烫出一串串水泡。刘志一下子惊呆了,可陈海清只是摆摆手,咬牙挺着,坚持为刘志疗伤完毕,愣是没发出半点疼痛声。至今,陈海清的手上,还留着一道醒目的伤疤。

今年3月,团队举行第四届 “兵王”比武。入伍仅3年的刘志,如一匹 “黑马”过关斩将,轻松夺得第一的桂冠。在宣布成绩的那一刻,刘志眼眶湿润。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激,与陈海清紧紧拥抱在一起。全团官兵都为之动容,纷纷以最热烈的掌声,向这对师徒表达衷心的祝福。

“虽然兵王的荣耀给了我,但它应该是属于班长的!”刘志的获奖感言这样写道。无独有偶,2009年3月,第二届“兵王”得主常仕超的获奖感言也如出一辙,同样把最高的奖赏送给了陈海清。

陈海清说:“作为一名有线兵,属于我的赛季显然已经过去。但我的梦想却依然在延续,因为,当不了选手,我还可以当教练,用自己的能力和经验,培养出更多的打赢尖兵。”

责任编辑: 北京分社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