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 汉 张 勇

发布时间:2012-08-08 17:30    来源:    作者:张永红

核心提示:

某防化团洗消连有个中士班长,叫张勇。这人身高一米七一,略显干巴的身材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带队喊口号如编钟齐鸣,震得人耳膜发麻。一双不大的眼睛,老是炯炯有神地闪在紧锁的眉头下。看见他你就会明白,原来 “威武”二字是可以写在脸上的。

当新兵时,张勇一顿吃下15个馒头。班长问他,吃饱没?他说,差不多了。班长说,差不多就去训练吧!没想到,这小子就像脱缰的野马。五公里武装越野,他穿上沙袋背心不算完,愣要再绑上一副沙袋护腿,上气不接下气地龇着牙、咧着嘴,不知在跟谁较劲。一个月后卸下 “沙袋”,张勇不龇牙,也不咧嘴了,跑起步来如猎犬撵兔子,战友啧啧称奇。张勇却不以为然: “你绑你也行!”

每天就寝前,张勇坚持 “三个一百”,即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蹲下起立、一百个仰卧起坐。尽管一日生活制度没规定,他却把持得比一日三餐都严实,就连除夕夜看春晚都没落下。时间一长,终于练就一身腱子肉。夏天抗热,冬天抗冻,篮球场上还抗撞,没人敢造他撞人犯规,因为那是要付出不亚于一次轻微车祸所付出的代价。每逢篮球比赛,如果加油呐喊声中,夹杂着痛苦的叫喊声,不用看,那准是张勇正在场上 “厮杀”。

有人说,张勇是属汽车的,加上油就能跑。这话对不对且不论,反正只要让他吃饱了,啥事都好说。去年“五一”,团里举办军事运动会。最后一项比赛是万米长跑。比赛开始前,连长问张勇: “吃饱没,给咱跑个第一回来?”张勇拍拍胸脯说: “放心吧,连长,六个馒头下肚了,问题不大。”连长见状,心里有底了。张勇果然弄回个第一。像5×10米折返跑、400米障碍等项目,更是不在话下。只有单杠引体向上,比第一名少拉了两个,可他还撇着嘴不服气:就他那动作标准,我再拉10个也没问题。

一个多月前,部队安排张勇带新兵,他天天让新兵做俯卧撑。有个新兵起了个哄,请班长作个示范怎么样,新兵全都拍红了巴掌。张勇知道“在劫难逃”,便拉这个新兵作“垫背”,要跟他一起比划比划。刚做18个,新兵就趴下了。更让新兵开眼的是,张勇不仅还在做,而且用的是大拇指。后来,他们才知道,班长的“绝活”多着哩:他可以用食指拉单杠,可以在脸盆水里憋气两分钟。

也有一次,差点现了眼。新兵王伟达,身高一米八二,体重200余斤,被战友戏称为 “东北大汉”。新兵们推荐他跟张勇比试哑铃扩胸。张勇知道遇上了强手,但又不能在新兵面前服软,只好硬着头皮上阵。张勇实在顶不住了,但还是坚持着,直到王伟达败下阵,他才故作轻松地收手。新兵再次长了见识,齐说班长不是个凡人。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张勇也是硬撑的。此后几天里,他胳膊疼得都拿不住筷子。

去年,连队担任反恐应急分队。平时就喜欢比划几下的张勇,主动请缨担任了反恐格斗教头。训练场上,他仰仗自己满身皮实的肌肉,让战友挨个在身上体会动作要领。摔得不到位的,他大叫: “你抱媳妇呢!”摔得不够狠的,他还叫: “你抱媳妇都抱不动!”

张勇性子直,直得走圆圈都能拐出个直角来。新兵站内卫哨,张勇交代,答不上口令的,天王老子也不能放行!晚上,参谋长张雷加完班,顺便想到连里查查铺。由于没问当天的口令,就被新兵挡住了。张雷解释说:“我是参谋长。今天没来得及问口令!”也是啥人带啥兵,新兵的回答更直截: “班长说了,答不上口令的,天王老子也不能过!”张勇知道这事后,嘴上鼓励新兵: “没事,这规定都是他们制定的!” 可心里还是犯嘀咕。直到参谋长在全团大会上表扬了这名新兵,张勇的心才落到肚子里。

战友们称他硬汉,可他偏偏还侠骨柔肠。一次,班里一名新兵患急性阑尾炎,疼得满头大汗。部队卫生队不具备手术条件,张勇向连首长请示后,连夜把新兵送到驻地医院。他还跑前跑后,挂号、交押金、办住院手续,折腾了整整一夜没合眼。新兵住院期间,张勇全然不顾硬汉形象,帮新兵擦身子,讲究力道;打饭,注重营养。在张勇的悉心照料下,新兵很快痊愈出院。新兵回来后逢人就夸,班长比我妈还会照顾人,我要是女人一定嫁给他。

张勇的老家在河南淮阳,家里日子一直过得挺紧巴。父亲长期在外打工,从记事起母亲就药不离口,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上学。经常吃不饱饭,成了张勇儿时最深的记忆。入伍后,一天三顿有人做好了等着去吃,还管饱,知足了。刚转士官那会儿,他把每月工资分成3份寄出,每份400,上大学的弟弟、妹妹各一份,家里一份。现在工资涨了,还是3份,每份600,雷打不动。唯独破例的一次,是汶川大地震的那个月。张勇给母亲打电话,说想从家里那份拿出一半交“特殊党费”。母亲听罢,语重心长地说: “儿啊,娘没养好你,现在国家养着你。国家就是你娘,咱要报恩。你把那份全交上。家里日子现在好过多了,你寄回家的钱我都给你存着哩,将来好给你娶媳妇……”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硬汉亦然。母亲哭了,张勇也哭了。

责任编辑: 北京分社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