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枪法”打出大写的兵

发布时间:2012-08-08 17:28    来源:    作者:张永红

核心提示:

 

“砰,砰——”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的腾空升起,某摩步旅射击分队表演正式开始。坐在观礼台上的印度原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正用挑剔的目光注视着迎外分队的射击表演。

只见一名战士跑步进入射击场,没等身子站稳,就听到8声清脆的枪响, “热烈欢迎印度贵宾”8个大字依次从靶下翻起。

观礼台上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紧接着,卧姿、跪姿、立姿,分别将一个个随机冒出的半身靶、胸环靶、肩头靶一一击中。电子计时器显示,消灭5个目标,仅用25秒!

“最后一个项目,快速射!”解说员话音刚落,5发子弹几乎同时穿过靶心。

费尔南德斯长叹一声: “中国士兵的枪法真棒!”

令费尔南德斯感叹的这名中国士兵,就是被誉为 “枪王”的某摩步旅二营五连士官冯保付。

咱保付做事实在,为人厚道,就是有一样,不爱说话。下连分配时,新训排长不忍老实兵吃亏,主动找他征求意见。可一连说了几个岗位,他都没表态。直到说到五连,尽管还是没吱声,但总算咧了咧嘴,点了点头。

新兵排长有点急,命令他: “冯保付,你给我说句话!”

“我就想当神枪手!”沉默了半天的保付,终于开了口。

“射击训练非常苦,每天都要泡在靶场。你可要有吃苦的准备。”新训排长苦口婆心地提醒他。

“俺是农村娃,割麦、打谷、盖房这些脏活累活全干过,吃点苦不算啥!”从此,咱保付便与枪械结下不解之缘。

下连后第一次射击训练,咱保付就以5发48环的成绩位居新兵第一。正得意时,连长用靶杆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就这个水平,还想上迎外场?射击连的战士必须百发百中!”

没得到表扬,反换来一顿批评,委屈得咱保付眼含热泪继续训练。多年后,他才知道,连长看他是个好苗子,故意使了一个激将法。

为练就枪响靶落的绝活,咱保付可没少吃苦。练 “卧姿装弹”,别人练5次,他练10次。练据枪稳定性,他枪口挂上砖块,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往往是大家休息了,他还趴在地上接着练。整天左肘撑地,以致他的肘部时常出血,时间一长就结了痂。有时内衣竟与血痂 “长”在一起。有一次洗澡,内衣肘部死活脱不下来。没办法,他只好找了把剪刀,把衣服肘部剪掉。

在迎外部队,新兵能第一批上场是莫大的荣耀。为争取这个机会,咱保付铆足了劲,自我加压搞训练。每天中午一吃完饭,他就扛着枪去靶场练瞄准,一趴就是一中午。每次起来,地上都会被汗浸出个人形。

那年 “五一”,还是新兵的保付第一次登上迎外场。那天,他表演了齐射和精度射击两个课目。齐射发发中的,两次精度射击分别打出192环和194环的成绩。迎外结束,营里给他记嘉奖一次,还奖了他一件衬衣。那天晚上,咱保付激动得一夜未眠。

打那儿以后,齐射、钢板加速射、小目标射击,咱保付打遍了所有靶位。弹药管理员、副班长、班长、 “领射”、代理排长,无论身处哪个岗位,咱保付样样拿得起、干得精。

2002年1月,一位酷爱轻机枪射击的军区副司令员来部队检查工作,提出要与旅里的射击尖子过过招。不料,旅里几位轻机枪射手都在外地参加考核,连队只好派步枪班长冯保付临阵应急。

责任编辑: 北京分社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